非洲自助餐

  我第一次在尼日利亚吃自助餐时,被取餐台上的丰富程度惊着了:光是肉就有几十种,从牛羊肉到鳄鱼,再到蜥蜴、鸵鸟、珍珠鸡,真正的山珍海味。我目瞪口呆地在台边踱步,有一种东西从来没见过:盘子里堆着一个巨大的螺旋形肉体,色泽为赭红,肉质非常紧致,粗看像橡皮,细看能见到肉体的纹理,类似某种热带木料。餐盘前面竖着一块招牌,写着这种肉体是巨型蜗牛。
  
  一只蜗牛除去壳也有小号水桶那么大,不敢想象它们带壳的体积。据说它们生长在潮湿、茂密的丛林里,有时可以爬到几十米高的树上栖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热带丛林里有这么一N奇特的生物。
  
  巨型蜗牛旁边放着一块厚厚的案板和一把雪亮的厨刀。见我站在蜗牛前面不动,一位尼日利亚服务员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问他这东西怎么吃,他说可以生吃,也可以熟吃。生吃就由他用刀削下一片,蘸芥末和日本酱油吃,配上点泡生姜,很美味。说着他拿起厨刀,我赶紧阻止,说今天已经吃饱了,以后一定尝尝。我看出来了,那家伙的直径有五六十厘米,无论厨刀横切、竖削或斜着片,弄下来的一片肉都比我手上的盘子大得多。
  
  等我取了食品回到餐桌,来瑞已经坐在位置上开吃了。他面前放着一大盘食物,旁边还放了个浅口汤碗,里面是某种煨炖的菜肴。尼日利亚本地菜肴以煨炖为主,因为他们让蔬菜和瓜果都尽量长,长到极致体量,而不讲究老嫩区别。加上热带阳光充足,一个礼拜能让豆角从开花到结豆,稍不留心作物就长得傻大憨粗,不靠煨炖牙口再好也难以咀嚼。我问来瑞那是一碗什么,他说是炖蜗牛肉。他说着就要叉一块蜗牛肉给我,我吓得赶紧把盘子端起来。他说蜗牛的味道很奇怪,带点儿木头的香味,但口感实在不敢恭维,活像胶皮。我说那有什么吃头,他说本地人敢吃他就敢吃。我想他敢吃是因为蜗牛被剁碎了、炖烂了,要是在林子里跟一群移动炮楼般大小的巨型蜗牛相遇,还不知道谁敢吃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