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值的分手费

  7年前,周远新遇到黄媚时,正处于感情的寂寞期。妻子胡晓真怀孕后妊娠反应很大,只好回到江苏父母家待产。周远新在北京某部委做公务员,夫妻两人只能通过电话交流。
  
  周末,周远新来到王府井一家书店,买了几本书,边看边往外走。可能是他太专注了,在门口撞到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手里的冰激凌掉到了地上。
  
  周远新赶紧说对不起,女孩儿却笑了起来:“别光说对不起啊,要不你请我去吃哈根达斯吧。”
  
  周远新抬眼望去,不由得心跳加速了,女孩儿20岁出头,身材苗条,面容娇好,打扮时尚。
  
  就这样,周远新和黄媚相识了。黄媚告诉他,她大学毕业不到一年,现在在一家文化公司工作。周远新只告诉黄媚自己比她大7岁,是名干部,没敢告诉她自己已经是有妇之夫了。
  
  之后,两人便开始了交往。五一假期时,他们去郊区采摘,晚上,同居一室的他们越过了最后的底线。
  
  周远新接到黄媚的电话,说她肚子疼得很厉害。周远新急忙赶过去,将她送进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黄媚是宫外孕,必须马上做手术。
  
  黄媚被切除了左侧输卵管,医生说,将来她怀孕的几率会小许多。黄媚听后牡赝纯奁鹄矗“: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必须要娶我。”周远新心中暗暗叫苦,可表面上还是敷衍着“:你放心吧。”
  
  那年9月,胡晓真在老家生下了一个儿子。周远新高兴坏了,立即请了假赶到了岳父母家。孩子满月后,他将妻儿接回了北京。
  
  此后,黄媚打电话找周远新,他不是说正开会,就是说出差了。渐渐地,黄媚开始怀疑了,便给周远新发了个短信:今天晚上你必须到我这里来说清楚,否则后果自负。
  
  周远新接到短信后,觉得这事必须和她挑明了。于是,他下班后去了黄媚那里,把自己已经有妻子儿子的事告诉了她,黄媚扑上去打他:“你这个骗子!”
  
  周远新任由她发泄着,一个劲儿地道歉。
  
  黄媚实在是不甘心,对周远新说:“要分手也行,但你要赔偿我30万元。”
  
  回到家,周远新一夜未眠,到哪儿去弄30万元呢?想来想去,他忽然想起了手上的10万元原始股。几年前,他帮朋友张波的公司融资,张波拿不出现金,就给了他10万元股票作为提成。可张波的公司一直经营不太好,从来没分过红,上市更是遥遥无期,手上的股票像个鸡肋。这事他没和妻子说过,他决定把这些股票转让给黄媚,就算抵赔偿费了。
  
  黄媚开始死活不同意,周远新开导她说:“这些原始股很有潜力,别看现在无法变现,但只要一上市,就会翻几十倍。”
  
  周远新完全是在哄黄媚,没想到黄媚竟然同意了。
  
  年底,周远新和黄媚办理了股票转让手续,黄媚从此没再找他麻烦。
  
  为了给儿子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周远新努力工作被提升为副处长。儿子上幼儿园后,胡晓真开了个网店,每月也有近2000元的收入。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然而,灾难突然降临了:他们的儿子程程被查出患上了非淋巴性白血病。必须要尽快给程程做骨髓移植手术,一旦病情恶化将有生命危险,手术费大约要30万元,而且还要找到合适的配型。
  
  周远新夫妇立即表示:“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救儿子。”
  
  幸运的是,从中华骨髓库传来好消息,终于找到了和程程相配的捐献者。医院通知周远新,赶紧交手术费,尽快为程程做手术。周远新和胡晓真激动万分,立即分头去借钱,可也只借到5万元。怎么办?
  
  正当周远新焦头烂额之时,他碰到了张波。几年没见,张波俨然一副成功者的派头。张波拍着周远新的肩膀说:“老兄,当初你把股份转给别人亏大了,我的公司去年在香港上市了,你那10万元原始股,现在已经市值300多万元了。”
  
  周远新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黄媚现在成富婆了,我何不找她去要30万元呢?”
  
  接到周远新的电话,黄媚感到很意外。几年前分手后,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许宏。许宏比她大5岁,研究生毕业,长相英俊,在一家银行工作。
  
  结婚后,黄媚一直没怀孕,许宏提出两人去医院检查一下。黄媚怕许宏发现自己做过输卵管切除手术,便托人找到一位在医院工作的大夫,给她开了一张一切正常的证明,许宏便没再提此事。
  
  后来,黄媚听说她手上的股票在香港上市了。她赶紧去查询,惊喜地发现当初的10万元股票现在已经升值了30多倍。黄媚暗自庆幸自己当初有眼光,接受了周远新拿股票抵分手费。她悄悄把股票变现了,存进了自己的账户。
  
  没想到,此时周远新竟然主动找上门来。她本不想见他,但又想看看他那后悔的样子,便和他相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周远新掏出儿子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给黄媚:“我实在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这是我儿子,他得了白血病,危在旦夕,需要30万元手术费。我听说当初给你的股份升值到300多万元了,你能不能拿出十分之一,救救我的儿子?”
  
  黄媚不屑地说:“你想要钱就直说,用不着咒自己的儿子。”
  
  周远新着急地说:“我没骗你。不信你可以去医院查证。”
  
  黄媚开始以为周远新在骗她,后来感觉又不太像。于是,她悄悄去医院了解情况,当她从病房的窗口看到头发被剃光、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的程程时,她的心软了。
  
  黄媚到医院收费处交了30万元,然后给周远新发了个短信:你儿子的医药费我已经交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周远新将信将疑,赶紧到收费处查询,果然账户上有30万元。
  
  钱到账后,程程做了骨髓移植,手术非常成功。
  
  儿子的病情稳定后,胡晓真想起了那30万元。她几次问丈夫到底是哪个好心的朋友,说自己想见见他,一定要当面感谢人家,可周远新不是说对方忙,就是说人家不需要感谢。胡晓真觉得丈夫的解释不合乎常理,起了疑心。
  
  胡晓真到收费处询问,得知给儿子交钱的是个女人。胡晓真更奇怪了,那个女人与丈夫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悄悄给儿子30万元,却不愿露面?
  
  胡晓真越想越觉得丈夫肯定有事瞒着她。于是,她对丈夫说:“你与交钱的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周远新一愣:“普通朋友啊。”胡晓真说:“你不用再骗我了,普通朋友为什么那么慷慨?你又为什么不敢让我见她?今天,你必须跟我说实话。否则,我带着儿子和你离婚。”
  
  周远新一看无法再瞒着妻子了,只好如实向她坦白了。胡晓真做梦也没想到,在自己怀孕期间,丈夫竟然耐不住寂寞找情人,还瞒着她送给情人分手费。尤其是当她得知当初丈夫给黄媚的分手费已经升值到300多万元时,她就更加不平衡了。
  
  胡晓真决定去找黄媚,她趁周远新睡觉时,从他手机里查出了黄媚的电话。胡晓真拨通了黄媚的电话,自报家门,说有重要的事必须当面谈。
  
  来到约好的茶馆,胡晓真上下打量了一番黄媚后,开门见山地说:“听说远新当初给你的分手费现在升值了,这笔钱根本不该属于你。我儿子有病需要钱,所以,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向你讨回这笔钱。”
  
  黄媚原以为自己交了30f元的手术费已经够意思了,他们应该感谢自己才对,没想到他们竟然得寸进尺。
  
  她对胡晓真说:“这钱是我应得的,那30万元是我可怜你儿子,就当是捐给慈善机构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说完,站起身就走了。
  
  黄媚的态度令胡晓真很意外,她原以为一个小三应该理亏才是,可她却这么嚣张。
  
  于是,她三番五次地找黄媚,提出可以让一步,只让她退回150万元,黄媚一口回绝了她,还羞辱她管不住自己的丈夫。黄媚的态度激怒了胡晓真,她打听到许宏的电话,把黄媚和周远新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他。
  
  许宏得知妻子竟然做过小三,而且因为宫外孕手术而导致不孕,并且一直在欺骗他,他怒不可遏,愤然向黄媚提出离婚。
  
  明明自己当初被周远新欺骗了,并且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得到补偿是应该的,可他们夫妇不仅没有愧疚,反而眼红她的钱,逼得她失去令人羡慕的婚姻。黄媚被仇恨的火焰吞噬着,她决定报复他们。
  
  黄媚给胡晓真打电话,说自己想好了,同意给他们150万元,但双方必须签一份协议,让他们保证今后永远不许再打扰她,并且要求周远新一起来。
  
  胡晓真高兴地拉着周远新一起去了黄媚在朝阳区一家酒店订好的房间。
  
  黄媚拿出事先打印好的协议书,趁周远新和胡晓真看协议时,她走到他们身后,掏出事先藏在沙发下的铁锤,照着周远新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了下去,接着,又向没有反应过来的胡晓真抡去。看他们没动静了,黄媚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匆匆地逃走了。
  
  第二天,服务员打扫房间时,发现了已经死亡的周远新夫妇。
  
  警方接到报案后,通过侦查,于当日将黄媚抓获,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黄媚提起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