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界限

  2008年《加油!好男儿》比赛结束后,我第一次开了演唱会。刚刚出人头地,我很希望外婆能来现场,和我一起分享那个重要的时刻。舞台上我戴着耳麦,环境音又实在太吵,什么也听不清。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外婆在舞台上对观众说:“你们都爱偶像李易峰,但他就是让我骄傲的外孙。”其实她说了什么并不重要,我看到她那么开心和激动就够了。
  
  除了这种特别的时刻,我不太喜欢让自己的家人出现在公众场合,如果他们的出现变成了某种形式,我心里会有点儿别扭。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之前在爸爸的主导下,我们全家的风格都偏内敛,家庭关系非常和睦,但如果用特别直接或者外露的方式表达情感,就会觉得不自然。
  
  我渐渐长大,也渐渐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我觉得是时候带头改变一下家人之间过于含蓄的气氛了。有些话当面说会觉得肉麻,但用文字写下来,妈妈生日的时候,我会发短信告诉她:“我非常勰恪D闶鞘澜缟献蠲赖呐耍”
  
  家人在我的感染下也慢慢变化,只有爸爸严谨依旧,毕竟他也到了这个年纪,不可能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他对我说的话言简意赅,多半就是“开车要小心点”之类的嘱咐,听起来老生常谈,但我明白那些简短句子下藏着的关心。我得了奖,妈妈不会特别表示什么,倒是爸爸每回都给我发消息,一本正经地写“恭喜陈队长”。“陈队长”是我在电视剧《麻雀》中扮演的角色,这个称谓是爸爸的小幽默,也是他试图藏起兴奋的委婉表达。
  
  从小到大,父母对我而言一直更像朋友,什么都可以交流。我看剧本的时候他们也会一起出主意,拍《活色生香》之前,本来我更想挑战后来由陈伟霆扮演的文世倾,觉得那个角色更酷,但妈妈坚定地认为,宁致远的角色更适合我。事实证明她说得对。
  
  只要有我参演的电视剧开播,他们一定守着电视机,定时定点,雷打不动,是我最忠实的粉丝。
  
  我的倔脾气应该继承自爸爸。印象里我们的争执虽然不多,但场面都颇为激烈。记得小时候,一次到饭点了,爸爸喊了几次,见我还磨磨蹭蹭不上桌,只顾着看电视上的新歌排行榜,他就火了。几句话双方就拧起来,到最后,我一拳砸向手边的柜子,把柜子砸坏了。爸爸立刻冲着我吼:“这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你有什么资格把它打坏?”我的怒气噌地一下就蹿到了顶点——你和我?原来分得那么清楚?
  
  大家生了两三天的闷气,互相留纸条道了个歉,事情也就过去了。现在爸爸会用更平等的方式和我交流,一家人可以围坐在一起喝点儿酒,很多原本说不出的话,借着那一点酒意就都能聊个畅快。一次大家都有点儿微醺的时候,爸爸说起一件往事:以前他做生意碰到过严重的资金短缺问题,最困难的时候,他甚至被人用暴力威胁。我和妈妈都大吃一惊。小时候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爸爸脸上鲜有笑容,总是满腹心事的样子。我这才明白,原来他的人生经历如此丰富,为了这个家,他默默扛下过这样沉重的压力,又咽下了不计其数的烦恼。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爸爸都是我最崇拜的人之一。他有责任感,有自己的想法,还看过许多书,知识很广博。以前我觉得他无所不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现在他年纪大了,体力和年轻时不能相提并论,曾经那么好强的性格,现在偶尔也会服输。但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始终是我的榜样,是我心目中“男人”的最高标准——自问现在的自己和他的差距,大概不小于三倍。我希望自己能少一点脆弱,能像他一样有更多的担当,在关键的时候,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保护自己和周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