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巢

  恩德雷是一个又小又偏僻的教区里农庄的名称,周围是崇山峻岭。农庄位于一个平坦而肥沃的山谷之中。发源于群山丛中的一条大河,从山谷中穿过,注入教区附近的湖泊,给四周的山乡添上一片绮丽的风光。
  
  农庄主人原先是到恩德雷湖摆渡的,他第一个在这个山谷里披荆斩棘,开垦荒地。他叫恩德雷,如今住在这儿的是他的后裔。据说恩德雷是犯了杀人罪才逃到这儿来的,他的家庭之所以这样神秘,原因也就在这里。不过也有人说,这是由于大山的关系,仲夏的午后,五点就不见阳光了。
  
  教区有一处上空孤悬着一个鹰巢。鹰巢筑在一座大山的悬崖绝壁上。人人都能看见雌鹰落在鹰巢上,但是谁也无法攀登上去。雄鹰在教区的上空盘旋翱翔,一会儿猝然下降,抓走一只绵羊;一会儿猛扎下来,攫去一只小山羊;有一次它甚至拎着一个小孩,然后冲天而去。因此,在这座大山上,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当地居民有个传说,说是古时候,有两兄弟攀登上山,捣毁了鹰巢,但是如今已经没人能上了。
  
  在恩德雷农庄,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两个人碰在一起,就谈论着那个巢,然后抬头看看。在新年中,当这对兀鹰再次出现的时候,人人都知道它们原先猛扑下来杀生的地方;也知道谁最后做出最大努力,想攀上悬崖绝壁。当地的小伙子们从儿时就开始练习爬山,上树,搏斗,扭打,为的是有朝一日能够仿效古时两兄弟的壮举,攀登上大山的绝顶,捣毁鹰巢。
  
  在讲述这个故事期间,恩德雷农庄有个最聪明的孩子叫利夫,他并不是恩德雷家族的人。鬈曲的头发,小小的眼睛,在一切游戏中他聪明伶俐,而且喜欢漂亮的小姑娘。他很早就立下豪言壮语,说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攀登上这座大山,直捣鹰巢。但是上了年纪的人却说,他不应该夸下海口。
  
  这话大大刺伤了他的自尊心,因此,在他还没有成年就开始爬山了。那是早春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六上午。雏鹰一定快要破壳而出了。一大群人聚集在山脚下,观看利夫的壮举;老年人极力劝他放弃这种危险的尝试,小伙子们则尽量怂恿他上去。
  
  但是利夫自有主意。他等待着,一直等到雌鹰离巢飞去,于是他纵身一跳,攀住离地几米高的一棵大树的树干。这棵大树生长在岩石裂缝里,他从这个裂缝开始往上爬。小石子儿在他的脚下松动起来,泥沙和砾石滚滚而下,除了背后奔流的山涧发出压抑的、没完没了的哗哗声之外,一片宁静。不久,他就攀到大山开始凸出的地方了。他在这儿用一只手攀在岩石上,把身子悬空了很长时间,同时用一只脚探索立足点,因为脚下的情况他根本看不见。很多人,特别是女人,都背过脸去,说要是他的生身父母还健在的话,决不会允许他干出这种玩命的行径来。他的脚终于找到了立足点,不断探索攀登,一会儿用一只手,一会儿用一只脚,抓牢、站稳;他有时失手,有时滑脚,接着把身子悬空吊起来。站在山脚下的人们静得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见。
  
  一位远离大家、坐在一块岩石上的高个子小姑娘,蓦地跳了起来。据说她从小就许配给利夫了,尽管他跟她没有宗族关系。她张开双臂,大声喊叫:“利夫,利夫,你干吗要往上爬哟?”人人都扭过头来看着她。站在旁边的姑娘的父亲严厉地盯了她一眼,但是她根本没有理睬。“利夫,还是下来吧,”她叫喊,“我爱你,你在山上只会落得一场空!”
  
  大家看见利夫正在犹豫不决;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往上攀缘。有一长段时间,他的进展十分顺利,因为他踏得稳当,握得坚实;但是一会儿以后,他仿佛渐渐变得筋疲力尽,因为他常常爬爬停停。不久一块石头像是不祥之兆似的滚了下来,在场的人不能不注视着这块石头落下来的途径。有的人再也不忍心看下去,转身走了。那位小姑娘仍旧站在岩石上,绞着手,目不转睛地朝山上凝望。
  
  利夫再次用一只手攀住岩石,但是手一滑没有攀住;小姑娘在山下看得一清二楚;然后利夫使尽气力用另一只手去抓岩石,但是他的手又滑下来了。“利夫!”小姑娘呼喊,喊声响彻群山,所有的人都跟着她喊叫。
  
  “他滑下来啦!”大家一声惊叫;男男女女都朝他举起双手。他真的夹带着沙粒、石子、泥土滑下来了,滑下来了,不停地往下滑,越滑越快。大家都背过脸去,接着就听见他们身后传来一阵阵沙沙声和嚓嚓声,这以后就听见什么沉重的物体,仿佛是一大堆湿土,轰地声落在地上。
  
  当大家能够四下看看的时候,只见利夫躺在地上,跌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那位小姑娘一下昏倒在岩石上,她父亲立刻把她抱在怀里走了。
  
  原来下过一番功夫,煽动利夫从事危险的登山活动的小伙子们,这会儿连帮忙把他抬起来的勇气也没有了;有的人甚至不敢对他看一眼。因此,老年人不得不走到前面来。年纪最大的一位老人,一面抱住死者的尸体,一面说,“太惨了。不过,”他说着朝山上瞥了一眼,“鹰巢筑得那么高毕竟是件好事,不是人人都能上得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