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在唐朝恋爱

  毛致远夫妇是公务员,儿子也上了小学,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但一家三口也有苦恼,那就是一到周末,无法打发空闲时间。市内的公园、游乐场不知去过多少遍了,没有一点儿兴趣;到外地的风景区旅游,又没有充足的时间。
  
  就在毛家三口为此纠结时,机会来了。这天,毛致远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说距市区20多公里处新建了一个唐朝农庄,农庄内有上百块菜地欲出租,每块菜地有两间房那么大,年租金一元。
  
  仅花一元钱就能租块菜地,真是太便宜太划算了,夫妻俩一高兴,便决定去租块这样的菜地。
  
  说干就干,第二天,毛致远便驾车带着妻儿去了唐朝农庄。去后才得知,所谓“一元钱租菜地”的确不假,但农庄还制定了不少附加条件。比如承租者必须交两千块押金,一年后归还。农庄对此的解释是,既然租了地,就不能让地荒芜,否则要扣押金。再比如承租者必须穿着唐朝服装干活儿,理由是这里是唐朝农庄,当然要穿越到唐朝,体验那种男耕女织式的田园生活。
  
  看完这些附加条件,毛致远夫妇心想:押金是有些多,可人家一年后全额返还,自己并没有损失什么。至于唐装也不难,随便买两套不就得了?这样一想,夫妇俩便不再犹豫,很快交了押金,签了协议。
  
  双休日到了,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下乡种菜,可到了农庄才想起来,人家要他们穿着唐装干活儿,这可咋办?这穷乡僻壤的,上哪儿买唐装?正焦急时,门卫走了过来,他指了指旁边的一间屋子说:“那是一个租赁店,专门出租唐装……”
  
  夫妻俩走进租赁店,慷慨地花钱租了三套唐装。换衣服时,毛致远随口问店主:“你们农庄为啥起名叫唐朝农庄?”店主说:“我们的庄主姓李,据说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后代,对唐朝有特殊的感情,所以起了这个名字。”
  
  毛致远又问:“不穿唐装照样能干活儿,你们为啥要强人所难?”店主笑了笑,说:“这个你们以后就知道了。”听店主那口气,这事儿还挺神秘的,但毛致远没时间追问,他催促妻儿换了衣服,三人兴高采烈地来到所租的菜地。
  
  这时候已是开春,由于长时间无人管理,菜地里长满了各种杂草,夫妻俩只好先除草再整地。干活儿的间隙,夫妻俩放眼望去,只见菜地里有不少忙着种地的年轻人,从他们的肤色和干活儿的姿势看,这些人应该跟毛致远夫妇一样,是下乡种菜的城里人。
  
  在这些忙碌的身影中,有一对老年人特别显眼。两人头发斑白,步履蹒跚,说话有气无力,正在侍弄一块菜地,虽然干活儿不那么利索,但两人干得很认真,还边干活儿边小声嘀咕着什么,样子看起来很亲密。
  
  看着两位老人相互体贴和关爱的样子,毛致远忍不住说:“这对老夫妻真让人羡慕啊……”
  
  这话恰好被从身旁匆匆走过的一个老农听见了,老农约五十多岁,也身着唐装,但他胳膊上戴着一个红臂章,上写“管理员”三个字,看样子是唐朝农庄雇请的管理员。老农停下脚步,摇头说:“你们不知道内情,可不要瞎说。”
  
  毛致远“嘿嘿”笑起来:“他们都那么大岁数了,还那样亲密,不是夫妻,还能是啥关系?”
  
  老农瞪了毛致远一眼:“他们不是夫妻,是情人……”
  
  见毛致远满脸疑惑,老农索性打开了话匣子,老农说,这男的叫李宏,女的叫尹娟,两人原是某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还在上大三时,两人就被某导演相中,后来被安排在一部电视剧中扮演男女主角。这部电视剧讲的是唐朝某富家小姐爱上一个种菜的家奴,跟家奴私奔的故事。正是在演该电视剧的过程中,李宏和尹娟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大学毕业后,两人感情越来越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有一天,尹娟却突然消失了,几年后,李宏偶然听说尹娟回到了老家,顿时欣喜万分,火速赶了过去,但他看到的不是尹娟本人,而是尹娟的坟墓。尹娟的母亲告诉李宏,尹娟是得了乳腺癌后才不辞而别的,她本想等病愈后再跟李宏联系,可为了保住乳房,她坚持保守治疗,结果没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
  
  讲到这里,老农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老农说,尹娟是他的姑姑,几十年来,姑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着,吃尽了苦头。
  
  尹娟不是去世了吗?她怎么还一个人生活……毛致远正想再问问老农,见老农十分伤心,语不成句,只好作罢。
  
  又一个双休日,毛致远一家三口再次来到唐朝农庄。因为菜地上次没有整好,所以一到地里,毛致远便甩开膀子干了起来。但干了一个多小时后,毛致远便有些吃不消了。这时,在庄园内闲转的老农关切地问毛致远:“累了吧?”毛致远点了点头。老农便指着不远处的尹娟和李宏说:“你看他们在干什么?”
  
  顺着老农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毛致远看到两人正在犁地,只见尹娟牵着牛,李宏握着犁,一前一后,配合默契,虽然地犁得歪歪扭扭,像猫盖屎似的,但不时传来两位老人爽朗的笑声。看到这里,毛致远忍不住说:“大叔,能不能把你姑姑的犁和牛借我一用?”
  
  “当然可以。”老农微笑着说,“那牛就是我养的。”
  
  果然,两位老人耕完地后,老农就把牛牵了过来。趁犁地之时,毛致远试探着问老农:“大叔,能不能接着讲讲你姑姑的爱情故事?”
  
  老农叹了一口气,开始讲起来。他说,李宏听尹母说尹娟已去世,顿时泣不成声。后来,李宏在好心人的劝说下,渐渐从悲痛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并娶妻生子。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李宏已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他正式从演艺圈中退了下来,每天也就是看看报纸,兴之所至,还会反复观看自己演的比较得意的电视剧。有一天,李宏在看自己跟尹娟合演的电视剧时,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他想再到尹娟的坟上看看她。
  
  这次李宏没跟任何人打招呼,他雇了辆车独自去了尹娟的老家。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原来埋葬尹娟的地方,死活找不到尹娟的坟墓。后来一位村民告诉李宏,尹娟根本没死,她的乳房被切除后终生未嫁,当年是为了斩断李宏的念想,她才“装死”……讲到这里,老农的手机突然响了,接了手机后,老农说农庄有事,便匆匆离开了。
  
  一晃又一个双休日到了,这天,毛致远夫妇发现种下去的菜籽已开始发芽,但由于干旱,不少菜苗已经快枯死了。看来,必须尽快给菜浇水,可田间地头没有水井,也没有自来水,怎么办?这时,毛致远看见菜地不远处有一架水车,这架水车是仿古车,是唐朝时农民们常用的引水灌溉工具,使用时,由两个人踩踏板,通过轮带上的小竹筒,把坑内的水带上来。
  
  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毛致远只好提着水桶向水车走过去,到了水车旁才发现,原来李宏和尹娟已先到了。只见两位老人合力踩着踏板,被轮带带上来的水,汩汩地流进旁边的小水渠里,那个熟识的老农,正拿着摄像机在拍摄。
  
  见此情景,毛致远悄悄问老农:“大叔,你们这是在干啥?是拍电视剧吗?”
  
  “不是。”老农略带悲伤地说,“姑姑和她的男朋友年纪都大了,相聚的机会不多,因此,每一次相聚都应该留下宝贵的影像才对。”
  
  听到这里,毛致远忍不住说:“大叔,你姑姑的爱情故事我还没有听够,要不,你再跟我讲讲?”
  
  老农笑着嗔怪道:“你呀你,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啊。”
  
  接下来,老农告诉毛致远,得知尹娟真的没死后,李宏心急火燎地进村找到了尹娟。果如村民所言,尹娟依然健在,但此时此刻的尹娟也鬓发斑白,行动不便。昔日两个爱得死去活来的情人,只能四目相对,泪眼婆娑。
  
  考虑到尹娟目前一个人孤苦地生活着,临别时,李宏提出要来照顾尹娟的生活,可尹娟深知李宏是有家室的人,坚决不同意,于是劝李宏道:“别这样,咱们的恋爱只能在唐朝……”
  
  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李宏的心,回家后,他征得妻子的同意,拿出一部分积蓄,在尹娟的老家租下几十亩耕地,建了唐朝农庄。
  
  农庄内,所有房子、凉亭、道路、农田等,都是唐朝模样。为了吸引更多的“唐朝人”进农庄干活儿,以便再现电视剧中男耕女织式的繁华景象,李宏采纳了别人的建议,这才在报纸上打出了“一元钱租菜地”的广告。一切准备就绪,每逢双休日或节假日,李宏便来到唐朝农庄和尹娟相会,为了再现电视剧中两人共度难关的恩爱场景,两人索性也种了一块菜地……
  
  听完老农的叙述,毛致远的眼泪“哗哗”地落了下来,这泪水既是感动的泪,也是愧疚的泪。毛致远也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婚后没多久,妻子患了尿毒症,虽花光了所有积蓄,但病情仍不见好转。终于有一天,妻子提出要离开他,毛致远知道,妻子是不想连累他才这样做的。
  
  如今,毛致远又建立了新的家庭,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可前妻去了哪里?她现在过得好吗?更重要的是,她会不会像尹奶奶那样,还在苦苦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