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代驾

  这天晚上,代驾司机林强赶到一个小饭馆,在一张堆满啤酒瓶子的桌子后面,见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孩儿,林强问她是不是要找代驾,女孩儿点点头,指着门口说:“走吧,车停那儿了。”
  
  林强出了门一看:好家伙,自行车!他瞪大眼睛问女孩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女孩儿噘着小嘴说:“喝多了骑自行车也危险啊,万一掉沟里咋办?”林强以为是恶作剧,苦笑着摇头想离开。谁知女孩儿一把拽住了他:“你要是拒绝服务,我就投诉你,再……再告你性骚扰!”
  
  没办法,林强只好答应了女孩儿的要求。女孩儿兴奋地坐到了自行车后座上,一挥手:“致家宾馆,走起!”
  
  林强好多年都没碰俩轱辘的车了,所以骑得歪歪扭扭,差点儿把女孩儿晃到地上,吓得她紧紧抱住了林强的腰,嘴里还嘀咕着:“就你这技术还当代驾呢,这年头混饭吃可真容易。”林强本不想跟这小醉猫搭话,但是女孩儿明显属于喝多就话多的类型,女孩儿自称叫段小烟,是一个骑行爱好者,路过这里一高兴就喝了点儿酒,结果因为带着自行车没有的士愿意拉她,车放在饭馆又怕丢了,所以才雇了个代驾。
  
  林强一路猛蹬终于到了致家宾馆,可谁知刚下车,段小烟忽然大叫一声:“哎呀,我钱包落在宾馆了,你跟我上去取一趟吧!”林强看她醉成这个样子,心想:刚才手都没碰就要告我性骚扰,这要是进屋了不得告我性侵犯啊。最后他咬咬牙说:“钱我不要了,拜拜!”说完转身就走了。段小烟却在后面大声喊:“我一定还你钱,等我电话!”
  
  林强气喘吁吁地回到公司,老板见他满头大汗的样,笑着问:“今儿个开的是手动挡啊,累成这德行?”林强气呼呼地说:“脚动挡!”随后,他向老板讲明了事情的经过,老板叹口气:“这次就算了。”
  
  第二天一早,林强还没睁开眼睛,手机就响了起来,原来是段小烟打来的,说要还他钱。林强本不想再见这个活宝了,但她却死乞白赖,最后还强调了一句:“你要是不来拿钱,我就告你偷我的钱包。”
  
  这姑奶奶可真是惹不起,林强哭笑不得,只好答应在致家宾馆门口见面。宾馆门口,段小烟笑嘻嘻地把钱递给林强:“昨天我喝多了,要是说了难听的话,你可别往心里去。”林强一言不发,转身想溜走,谁知段小烟又拉住了他,“今天你还当我的司机吧!”
  
  林强一边摇头,一边找借口:“不行,我今天要参加两个婚礼,三个葬礼……”
  
  段小烟皱起了眉头:“怎么?嫌给我蹬车丢人?别人想让我搂着,我还不干呢!”说完,她从包里又掏出三千块钱硬塞给了林强。
  
  见林强有心软的迹象,段小烟蹦蹦跳跳地跨上了后座,双手搂住他说:“先跟我去蹭顿饭。”林强无可奈何地蹬起了车。
  
  到了贵宾酒店,两个人来到一个豪华的包间,林强看见有三四个青年男女在里面说说笑笑,这才知道他们是段小烟的朋友,都是从省城来的。当大家问起林强的身份时,段小烟自豪地说:“这是我的司机。”结果引起一阵哄堂大笑:“你不是骑自行车来的吗?还雇了个司机?”
  
  吃饭的时候,有个叫大鹏的小子凑到段小烟身边,说想和她单独喝几杯,谁知段小烟把酒杯一扣说:“想跟我喝酒,咱们先比试比试。”
  
  大鹏问:“比什么?”段小烟眼珠一转,说:“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就回省城,你们开车,我骑自行车,看谁先到。”包间安静了片刻,很快又响起了哄堂大笑——自行车跟汽车比速度,这不是犯傻吗?段小烟接着说:“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开车不能走高速,只能走乡道,敢吗?”说着,她掏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给大家指了指驾车路线。
  
  大鹏揶揄地问:“如果先到了有什么奖品吗?”段小烟说:“如果你先到了,我就当着大家的面亲你一口,怎么样?”大鹏喜笑颜开:“一言为定!”
  
  林强越看越觉得好笑:这帮孩子估计都是闲着没事儿干啊。这时,大鹏看了林强一眼,问:“他也跟着去吗?”段小烟说:“对啊,我坐后座,他给我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