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是灵魂的对视和自省

  自己排队的时候,希望所有的人都排队。自己插队的时候,又希望别人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是君子,希望所有人是君子,自己是小人还希望所有人是君子——这样好放过自己。遵守和打破,就像是人性的两面,不是左右手互搏,而是左右手彼此妥协和投机。
  
  对他人铁面无私,对自己网开一面,人的自私就在于此。在责人和责己方面,严重不对等的逻辑本身,体现的就是这种自私的聪明,以及,聪明的自私。?
  
  在人类秩序的维护上,教化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当每个人都明白守规则,首先是一种文明,其次是一种教养的时候,教化的影响是深入灵魂的。
  
  更多的时候,是教化照亮了人类精神的天空。或者,退一步说,它成了灵魂的衣裳,既用遮羞和取暖来使之高于动物性,也用智慧和文明来彰显其高贵。
  
  凡是教化不能抵达的地方,都叫蛮荒之地,这跟那儿是贫民窟还是高档社区都毫无关系。一个人,如果粗野、鄙陋,无论是否接受过高等教育,都属于野蛮人。
  
  说到底,文明是灵魂的对视和自省。?
  
  一般说来,有羞耻感的人,在自我管理上,易于恪守本分,是其是,非其非,爱憎鲜明。毕竟,羞耻感是道德的底线。人一旦突破了羞耻感,不守规矩时自己没有感受,作恶时又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前者是对公序的挑战,后者是对良知的颠覆。一个人,公序和良知都无所顾忌了,便只会走向卑鄙。
  
  还有一类人,在强权下,装得低眉顺眼,各种温良恭俭让,但一旦自己出了头,或有人让他出了头,则迅速成为刁民。这时候,他们比强权者还要变本加厉,骑在他人头上,作威作福。
  
  人性是狡黠的。有些人云山F罩,难以彻底看透其本质。所以,羊群里,一只羊突然变成狼,也并不稀奇,不是它潜伏得太深,而是人性实在深不可测。
  
  对于冥顽不化的人,专制和暴力是有效的手段。但以暴易暴带来的改变,只会是表面的服从和浅层次的收敛,而且这样,很容易让他们将自身的奸邪隐藏得更深。所以,照见自我的污浊,比用暴力将其打入污浊,更容易给灵魂以引领。
  
  伟大的信仰给予人的,就是这样一场精神的洗礼,并最终引领人走向简单和澄澈。信仰的强大之处还在于,它所形成的自觉是彻底的,是自内而外的。这种统一性,建构在对人性诡诈的有效束缚上。
  
  事实上,只有安妥了人性的恶,善美才会自然释放,一切规矩的领受才会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