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尊重代替施舍

  MaxPazak在全球顶尖的广告公司奥美集团担任艺术总监,一次与女文员Kayli到南非开普敦出差,看到那里有很多衣不蔽体的流浪者,Max说:“要是给他们送些衣服就好了。”Kayli说:“是啊,现在很多像我这样的白领,有很多多余的衣物。”
  
  办事那几天,Max看到在寒冬腊月,很多人穿着单薄的破衣,很多穷人流浪街头。他便想着为这里的流浪者做些什么,但是觉得直接筹集一批衣物分发给流浪者不太妥,因为他曾经给一些孩子送过书包,送一个崭新的红色书包给一个男孩时,那男孩却说要蓝色的。Kayli也说:“上次我送一箱衣服给老家的亲戚,结果人家不买账,说大多不太合身。”Max感觉到,很多人捐衣物,没有考虑过接受人的感受,而且即便是穷人也不太愿意被动接受施舍,不愿承受异样的眼光,这样容易伤害他们的尊严。Kayli突然说:“我买东西时最快乐,一次我就想,如果买东西不要钱就好了。”“对,我们就让他们随便挑选,但是免费。”Max叫了起来。但这让Kayli不太明白,Max便跟她说了开街边公益快闪店的想法。之后他们俩很快决定创办“TheStreetStore”组织,为流浪者做点实事好事。
  
  Max便与南非当地几个社会组织联系,发现捐献淘汰下来的衣物不是问题。他们先收集八成新的衣物,同时贴出广告,接受任何人的自由捐赠,然后和志愿者们进行清洗、消毒和熨烫。他把活动海报设计成衣架和鞋盒的形式,2014年年初的一天,他们用特制的衣架陈列衣服和鞋子,摆在街头,如同地摊式的自由商场。
  
  一个中年男性流浪者凑了过来,眼里满是羡慕:“这是卖的吗?怎么没有标价啊,不要钱吗?”Max说:“对,这里的商品一律免费。”“什么?免费?真的吗?”流浪者不敢相信地张大了嘴,立马乐了。“你随便挑,看中什么就可以拿走。”“这么好的东西,我真的可以拿吗?可以拿几件?”他憨憨地笑着问。“你想拿几件就拿几件。”流浪者试探性地挑了一件汗衫,然后试着离开,可是马上又折回来挑了一条裤子。当他还想选鞋时,Max说:“再挑双鞋。”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要紧,你喜欢怎样的,自己挑。”他试了几双都不合适,像买东西一样挑剔,还挺有自己的审美观,也有自己偏爱的造型样式。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购物的快乐体验,一直沉浸在自主搭配的喜悦之中。他终于选中了合适的鞋子,然后绽开了笑脸,接着又哭了,他在被给予了几十年之后,几乎忘记了自己还可以喜欢一样东西。他走了不久后,又带着另外两个同伴回来了,他笑着对Max说:“我对他们说我刚才选的衣物不要钱,他们还不相信,这不我把他们带来了。另外我还想挑几件夏天的衣物。”
  
  好事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流浪者涌向这里。一位正需要衣服去改变生活的中年女性,挑中了件心仪的衣服,喜不自禁;一位姑娘选中了一双运动鞋后,立马就开心地跳起了舞。还有一位大叔在选完衬衫后激动地唱起了歌,现场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有位大爷此生第一次穿上西装,立刻有了精气神,他整了一下衣服,又摸了一下头发,举手投足都充满了自信,他走时,说了句很有哲理的话:“从今天起,我要打起精神来生活!”
  
  在快闪商店的旁边还有一排空衣架是专门给想捐赠衣服的人提供的。有个姑娘偶尔经过这里,看到此举让一个个流浪者重拾自己的尊严和信心,传递了正能量,就把刚从商店买的一套结婚礼服捐了出来。
  
  在这个街头商店,Max和Kayli消除了捐赠衣服的尴尬,没有怜悯施舍,没有强迫与给予,使流浪者可以不受怜悯目光的注视,自由挑选心仪的物品,满足对美的追求。有人给Max他们留了一张字条:“上帝会感谢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