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美好

  这是一个没有理想的时代,人们皆匆忙前行,但,那是为了物欲。
  
  庸常生活之中,理想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泡沫,偶尔冒出水面,片刻之后,便化为乌有。假若谁进入婚姻或者职场之后,依然存有一份不切实际的青春期的理想,那么,他多半会遭来人的嘲笑。务实人生,大约应是多数人所走的努力对物质的寻求之旅,如果慢上半拍,等待落在青春里的若干理想,你也大抵会被这个竞争惨烈的社会丢下。
  
  世俗生活与理想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这是我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无理想生活,是现实人生的常态,因为功利,我们不得不舍弃那看似总是虚无缥缈的慢行的理想。日常生活的阔大无边,常常让我觉出无助与绝望,我试图将它打败,试图逃离这一片烦恼的水域,但最终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无论我如何努力,挣扎,我依然需要薇呶藜实南质档恼釉螅巧В粑V埂
  
  想起几天前的某个黄昏,我无意中在一家山东梁山夫妇开设的餐馆里吃饭。这是一家面向学生群体的快餐店,所以相比于其他装修豪华饭馆在八九点钟的冷清,它是繁忙且嘈杂的。大约三十多岁的老板娘,长相瘦弱,却脾气暴躁。她的12岁小女儿,因为夜晚看了鬼片,惧怕一个人待在家中,扔下两个刚满三岁的双胞胎弟弟,跑到饭店试图寻求父母的慰藉。但是,她等来的,却是忙碌中母亲的责骂。她的母亲,一气之下,当着顾客的面,摔掉了手机,并将手头的碗筷,推到了地上。可是哭哭啼啼的她,还要在顾客带着同情的注视下,去洗盆中成堆的碗盘。
  
  等到人们陆续离开,店里安静下来,与可以歇息片刻的老板娘聊天,得知,她根本无暇照料女儿,平日上学,女儿皆是一个人在外孤独吃饭,坐公交来往。而性急的她,来这个离山东千里之外的城市谋生,虽然生意不错,但两年之中,却总是频生意外。曾经,她因暴躁,将一个来饭馆惹事之人,拿刀砍伤,并因此把一年所挣,全部赔付其中。
  
  这是一个被世俗烦恼百般折磨,却又不甘停下过贫穷生活的女人,她的急躁性格,促使着她为三个孩子和四个老人,陀螺般永不停歇地前行。她说不上有什么理想,她只是为谋生和整个家庭,看似激情地燃烧着自己。这是很多成人的生活模式,自我消泯于强大的生活之中,而理想,不过是矫情又不值一提的空洞词汇。
  
  我其实很想劝一劝这个女人,她可以停下来,休息片刻,陪自己的女儿聊一会儿学业,或者与家中的老人说几句家常。假若挣钱的生活是一条奔腾的溪水,那么,这样节奏缓慢的休闲,则像那水底的鹅卵石,尽管静寂,却让那溪水,闪烁出更为明亮的光泽。而这样的光泽,其实,即是她挣大笔的钱后,想要追求的理想生活。
  
  但同样来自山东的我,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停止下来。而她与我有着相似童年的女儿,除非在成人后,能够自觉地跳出并远离这样的生活状态,否则,将会成为与其母亲一样急性暴躁的女人。
  
  作为一个典型的悲观主义者,我习惯于用冷嘲热讽的态度,对待我无法摆脱的一地鸡毛似的日常琐碎。并慢慢懂得,人生最应该学会对抗的,其实不是几率很小的天灾人祸,而是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的世俗烦恼。我们大多数人,偶尔能遇到一两个可以成就理想的知己,但很快又被生活的洪流席卷着,与其擦肩而过;也曾想过对抗,但努力之后,终究还是选择了波澜不惊的世俗人生,那明亮诱人的理想,像是琥珀里的小虫,再如何姿态高昂,但也不^是漂亮的标本罢了。
  
  只是,我依然仰慕那琥珀里的飞虫,尽管有被定格的危险,可是那为某一个理想而振翅飞翔的努力,却让人于绝望之中,始终保有着一份希望。在起伏不定的现实洪流中飘浮的理想,总是透着某种随时被席卷而去的悲观,可尽管悲观,它依然是这个世间,始终让我们觉得美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