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烟头造纸

  烟头污染一直是世界各国环保部门难以攻克的难题。而现在,巴西科学家泰蕾兹·霍夫曼终于找到了治理烟头污染的科学方法——用烟头造纸。
  
  泰蕾兹·霍夫曼是巴西利亚大学化学系的一名教授,也是一名资深的环保主义者。每天步行上下班的路上,霍夫曼看到地上散落着很多烟头,很痛心。作为一名资深的环保专家,霍夫曼深知,烟头对环境污染的危害有多大——烟头里残留着两千多种有害物质,需长达5年的时间才能自然分解,而且对土壤、河流以及地下水的危害极大。
  
  霍夫曼觉得自己应该为里约的烟头治污做点什么,于是他利用业余时间展开对烟头的研究。他到街上收集了一些烟头,然后把它们带到实验室进行检测。经过检测,霍夫曼惊喜地发现,烟头中所含有的有机成分竟与纸浆的十分相似。于是,霍夫曼突发奇想,如果能用烟头造纸,既解决了烟头污染问题,又节省了大量的木材,更能创造出财富,一举多得啊!
  
  说干就干。霍夫曼开始着手烟头造纸的试验,他把收集来的烟头,通过加热、排水、搅拌、压缩、晾干等工序,把烟头中的有害物质和难闻的尼古丁味去除掉,用剩下的无毒无味的纤维进行造纸。这样造出来的纸才不会对人体的健康造成伤害。经过上百次的试验,无毒无味的烟头纸终于造出来了。霍夫曼为烟头造纸技术注册了专利,并寻求造纸商合作生产。虽然烟头纸在色泽和手感等方面与用木材造出来的纸张有一定差距,但因为造价低廉、环保而倍受造纸商的关注。霍夫曼从众多的造纸商中选中了一家名叫“FBR纸业”的公司,与它联合生产烟头纸产品。
  
  然而,在烟头纸产品投产前,烟头的收集成了一道避不开的难题。人们总是习惯随手把烟头扔到地上,它们又被清洁工人与果皮等其他垃圾一起扫进垃圾箱。为了能收集到不掺杂别的垃圾的干净烟头,霍夫曼特地设计了一款新颖的烟头回收箱。这款烟头回收箱将烟头回收箱与投票箱设置为一体,共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面的是投票话题栏(每天更换一个新话题,比如,宠物狗随地大便要处罚吗?请用您的烟头代表您的选择投入投票箱)。下面的是代表两个相反意见的烟头投票处(即烟头存放箱)。新颖漂亮的烟头回收箱和兴趣盎然的话题投票,使广大烟民主动把手里的烟头投进烟头回收箱。
  
  遍布巴西各大城市的烟头回收箱,使制造烟头纸的烟头来源有了保证,“FBR纸业”开始投产烟头纸产品。霍夫曼为烟头纸开发出了种类繁多的产品——贺卡、请帖、盒、笔记本封皮等。因为价格“低廉”和头顶的“环保”光环,烟头纸产品倍受关注,巴西政府部门和学校、银行等社会机构率先购买使用,旅行社和酒店等社会团体也紧随其后,烟头纸产品大受欢迎。有部门做过专门统计:如果按每300个烟头生产7张A4复印纸计算,里约州每天可生产98万张,每年达3。577亿张,而一棵重约100千克的树可制造约1万张A4纸,那么,里约州每年可以少砍伐35770棵树。照这样计算,如果全巴西乃至全世界都生产和使用烟头纸,那么少砍伐树木的数量必定是个惊人的数字。
  
  如今,巴西70%的学校、酒店、政府的办公部门都在使用烟头纸产品,不仅节省了用来造纸的木材,更培养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环保理念,为巴西的环境治理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化腐朽为神奇的技术也能在世界上更多地方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