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新婚夜

  春妮今年十八岁,是山里最漂亮的姑娘。村长的小子毛大石很喜欢春妮,可他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整日吃喝嫖赌、游手好闲,经常与村子里的寡妇们传出各种流言蜚短,春妮才瞧不上这种人。其实这小妮子已有心上人,就是村里最年轻的养殖户虎子。虎子比春妮大两岁,勤劳朴实,春妮很喜欢这个有上进心的小伙子。虎子也很喜欢春妮,两人悄悄约定,等养殖场规模一扩大,虎子就正式向春妮家提亲。
  
  这天春妮到后山捡柴,突然身后窜出个人来将她拦腰抱住。春妮挣扎着转过身去——竟是毛大石!她大叫道:“你想干什么?”毛大石狞笑道:“我要干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老子那么喜欢你,你却整日和那个虎子混在一块。老子就是要生米煮成熟饭,看你怎么办!嘿嘿……”说着不顾春妮的苦苦哀求,饿狼般扑了上去……
  
  等到这个禽兽发泄完离去,天已经快黑了,春妮匆匆理了下衣服就向山下的家奔去,在山脚下的拐弯处迎面碰上个人,是虎子。他见春妮这狼狈模样,关切地问:“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
  
  春妮羞愤难当,刚才发生的一切怎好对心上人说出口?春妮一抹眼泪,从虎子身边侧过,直向家里跑去。虎子呆呆站在那,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回到家春妮把事情告诉了父母还有哥哥,这个消息对一家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春妮她爸首先一拍桌子:“这还有没有王法!”她的哥哥也气愤至极:“明天就上县里告这王八兔崽子!”春妮的娘则只是在一旁默默地掉眼泪。
  
  第二天一早,春妮她爸和哥还没来得及出门,村长一干人就吆喝着进了屋。村长把用大麻绳捆着的儿子毛大石向春妮爸爸面前一推,说是负荆请罪来了。毛大石顺势跪倒在春妮爸爸的脚边,说自己是太爱春妮了才会做出这下流事来的。村长也在一旁数落儿子的不是,说着说着就转移到正题上来了。原来他们想私了这事,既然两个孩子男未娶女未嫁,不如由毛家赔点钱,两家结个亲好了。春妮她爸一怔:“这……这怎么成……”这分明是恶性强奸!但春妮她爸没说出口,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山沟里,村民是不敢得罪村长的。这个老实的农民还没将拒绝的话说出口,村长安排在屋外的人就已经敲锣打鼓将大担的聘礼抬进了屋,接着村长将用报纸包好的两万元钱递到了春妮爸面前。春妮她爸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不由呆住了,说不出话来。春妮她哥也望着这叠钱,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他快三十的人了,至今还光棍一条,不就因为家里穷吗,要是有了这钱……
  
  春妮从门缝里看到了这一切,激动地冲了出来,将村长手中的钱打落在地,吼道:“钱!你们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一定要让法律制裁你们!”说完夺门而出。
  
  在场的人都一愣,还是村长最快反应过来:“不能让这丫头跑了,她这是要去县里告状,大家给我追!”人们纷纷追了出去,刚才还热闹的小屋一下安静了,村长瞪着春妮的爹:“我儿子要有事,咱们没完!”
  
  毛家的亲信们找了一天一夜,也未能发现春妮的踪迹。三天后,毛大石被县里派来的警车押走,春妮才出现。那天村里人都出来看了,春妮一家也在场,村长望着押送儿子的车越走越远,回过头狠狠看了春妮他们一眼,目光冷飕飕的……
  
  一个月后,村里人才听说毛大石被判强奸罪,监禁六年。
  
  这本是件大快人心的事,但由于大家都不敢得罪村长,春妮一家人的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他们不是被人在地里扔大石头,就是园里的菜被人一夜摘了个精光,猪啊牛啊只要出了自家院子就会挨打,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春妮的哥哥根本谈不到对象,没有哪个姑娘愿意嫁到这样的人家遭罪。而春妮更是像生活在炼狱中,男人们都用看不正经女人那样的目光瞧她,女人们则当面骂她破鞋,说是她自己勾引毛大石,完了还把人送监狱,那话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走在路上,小孩子们也朝她扔石子。更可怕的是,家里人也不支持她,爸爸和哥哥把他们在外所受的气全怪罪春妮的身上,成天在家对她吹胡子瞪眼。母亲虽无抱怨,却总是流着眼泪向春妮叹气:“唉,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要告他了。”
  
  春妮快要崩溃了,她想起了虎子,他曾是那么地爱她,发过誓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而当春妮找到虎子时,他和他父母正同另一位姑娘一起在屋里有说有笑。虎子瞥见门口站着的春妮,收起了笑容,独自走了出来。
  
  “她是谁?”春妮责问。
  
  虎子支支吾吾:“是我远房亲戚介绍的对象。”
  
  春妮心一紧,不由激动起来:“那我怎么办?你不是说过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虎子不耐烦了,冷漠地说道:“这也不是我的错,是我爸妈讲的,你已经是毛大石那无赖踏过的破鞋,根本不配进我们家的门。”
  
  这时虎子的母亲也冲了出来,朝着春妮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春妮无地自容,掩面而逃。虎子的母亲仍在后面追骂:“残花败柳!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还好意思来找我儿子,这辈子别想进我们家的门了,奉劝一句,下辈子做人要清白!”
  
  春妮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呼吸了,她一口气狂奔到山顶,只想跳下去就解脱了,一了百了。然而,她远远看见了村长一家人从家里出来上了小车,接着车子一路颠簸,向通往县里的方向驶去,看样子他们是一家人去看毛大石的。
  
  想想毛大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村里人们非但无半点指责,反而将作为受害者的自己当成了群起而攻之的对象,春妮心寒至极。如果不是毛大石,自己不会这么惨,家人也不会跟着受这么多苦。不,不能让这样不公平的事再继续!春妮的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她已经准备好了。
  
  第二天春妮就找到了县里,要求解除先前对毛大石的控诉,称自己那次与他发生关系是自愿的,但后来因两人闹矛盾才把他告了,现在想通了很是内疚,想帮他澄清。毛家人得知消息大喜,四处花钱请人打通关系,终于毛大石在坐了半年牢后被提前释放出来。
  
  回村后人们像迎接凯旋的英雄一样迎接了毛大石,春妮见了心如刀绞。不到一个月,毛大石再次向春妮提亲。春妮一口就答应了,只是表示:自己嫁过去以后不论再发生什么事,也都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绝对不可以再牵扯自己的家人。毛大石想着无非也就是夫妻间吵嘴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答应了。
  
  春妮说:“不行,你得当着全村人的面保证,我才信!”
  
  下午,毛大石让村长父亲召开全村大会,会上宣布了春妮和毛大石结婚的消息,毛大石也向村里人作了保证。
  
  春妮的家人听了却不安,这小妮子让未来的丈夫做这种保证,到底是何用意?但后来看春妮整日和毛大石黏糊在一块,粉刷新房,购置家具电器,有说有笑,一派喜气洋洋的模样,这才安下心。而且自从和村长家结了亲,人们对他们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连她哥这几日都有好几个媒婆上门作介绍了,春妮父母心中那个喜呀……
  
  洞房花烛夜,毛大石与春妮喝过交杯酒,“嘿嘿”笑道:“我的好老婆,你当初就不该把我送局子,害你老公白蹲了半年大牢,现在我不还是娶到你了吗?”
  
  春妮笑而不答,只是一个劲劝他多喝几杯。毛大石舌头大了,又含糊不清的说道:“其实早在我进去前就发过话……你已是我的女人……谁要……谁要再敢动你的心思,那……就是和我们毛家过不去!没他……好果子吃!只是……”他又将脸贴近春妮,贼嘻嘻的说道:“只是这大半年时间让……你和我老丈人他们受苦了,哈哈,不过你要不受这苦,又……又怎会醒悟过来呢?这山里呀,哈哈……就我姓毛的说了算!”
  
  等他喝倒在桌旁,春妮坐到镜前又梳理了一番。天哪,才半年时间自己竟憔悴了这么多——这都是毛大石害的!她心中的怒火狂烧起来,等待已久的复仇终于要开始了!春妮将毛大石用绳子结结实实绑在了床柱子上,把早已藏好的汽油将他和整个房间统统浇透。最后一抬手,把汽油从自己头上倾下。她要复仇,要报复这个毁掉她整个人生的无赖;她要解脱,要结束自己再不可能幸福的人生!
  
  这个时候,毛大石醒了,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了,一下子醒过酒来,他大喊救命,可是春妮已经把自己点燃了,她猛的上前抱住了他,在他耳旁柔声说道:“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吗,那我们永远在一起!”
  
  话未完,火苗子呼的一下窜到了毛大石身上,跟着整个屋子就燃烧在茫茫火海中……
  
  待到救援的人们赶来,毛家大院已成废墟一片。不久,村长夫妻就双双病倒了,县里派了个年轻的干部过来接替村长的工作。
  
  年轻的干部待人随和,脑子灵活,领着村民们种果树搞养殖,村里人渐渐都富了起来。
  
  清明时节,春妮的父母步履蹒跚的来到了一座坟前,那墓碑上写着——孝女春妮,女婿毛大石。那场火将他们两人完完全全的烧溶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