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原谅

  我和女友刘涓恋爱五年了,隔三岔五,刘涓就催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也想早点结婚,可为了买房,我已经花光了自己和父母的所有积蓄,连举办婚礼的钱也拿不出了。
  
  这天,我还在琢磨赚钱的门道,朋友刘明打电话邀我去喝酒。刘明在一家婚介所做兼职,据说灰色收入比工资还高。三杯两盏下肚,两人都有些醉意,说话也就没有了拘束。我发了一通缺钱的牢骚,刘明醉眼蒙地打量着我,忽然咧嘴一笑:“我,我看你当婚托蛮合适。”
  
  我听了直摇头:“不行不行,当婚托容易引起我女友的误会,到时候鸡飞蛋打,连后悔药也没处买了!”
  
  “想赚钱就不能顾虑太多。”刘明递给我一根烟,又说,“你长得风度翩翩,能说会道,当婚托是合三的兄弟——合四(适)。听我的没错,趁年轻多赚点钱,结婚后就金盆洗手,啥事也没有!”刘明还抖出了一些婚托赚钱的秘闻,拍着胸脯保证,“当婚托又来钱又轻松。实不相瞒,我就是一个婚托。”
  
  虽说婚托是和骗子同流合污骗别人,但面对人民币的诱惑,我还是动心了。第二天,我来到了刘明兼职的婚介所。刘明和一个中年人早等在那里了,刘明介绍说,中年人就是婚介所的王经理。王经理瞥了瞥我,突然冒出一句:“你们俩认识吗?”刘明朝我眨眨眼,我立即意识到什么,摇着头说:“我不认识他,也不想认识他!”
  
  王经理满意地点点头,招手叫来一个年轻女孩,问我:“你认识她吗?”我看了女孩一眼,冲口而出:“认识。”王经理脸色一变,指着女孩问我:“那你说说,她叫什么名字?”我淡淡地说:“女人。我只知道她是女人,别的我就不关心了。”“不错不错,你已经进入角色了。从现在起,你就是一名婚托了。”王经理露出了笑脸。
  
  回到住处,我对刘涓说,我找了份兼职,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业务员。刘涓知道我这是被没钱结婚给逼的,建议去旅游结婚,这样既省钱又省事。女友的善解人意让我很感动,于是信誓旦旦地说:“涓,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举行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刘涓是个细心的女孩,特意为我挑了一套西装和一双皮鞋,一再吩咐我:“别穿寒酸了,让人瞧不起。军,钱是身外之物,婚礼也可以简化,人活着,千万不要为钱所累。”女友的话,让我心里猛然有些发慌。可那时我被钱冲昏了头脑,没有听进她的忠告。
  
  在王经理和刘明的面授机宜下,我的“业务”一直顺风顺水,拿了一笔数目不菲的“提成”。就在我沾沾自喜之际,我遇到了一个叫许晴的女人。
  
  许晴离过婚,现在下海开了一家公司,生意很好。王经理说这是条大鱼,精心为我包装了身份:IT精英,有房多套,有车代步,年薪30万以上……许晴看了我的相片和资料后,要求和我见面。
  
  见了面后,许晴对“财貌双全”的我很满意,痛快地交了2000元的中介费。接下来,就是我和许晴两人的私事了。接照惯例,交往三四次后,我就要制造理由,然后和许晴好说好散。然而,前几次约会,许晴都表现得特别到位,根本不让我有提出中止交往的机会。我担心露馅,心里十分着急。
  
  第五次约会是在一家咖啡厅,许晴提出要我去她家坐坐。机会终于来了,我当即黑着脸说道:“我们才见了几次面,你就让我去你家,也太随便了吧。对不起,你不是我心目中的那种女人。”然后,我站起身就要走。周围的人都惊异地看着我们,我正需要这种效果,一般来说,女人面皮薄,是不会出言挽留的。许晴脸色煞白,艰难地说:“你走吧。也许我俩真的无缘。”
  
  我在内心上,感觉挺对不住许晴的。许晴十分善良,对我就像大姐姐一样,伤害了她,也伤害了我自己。羞愧的我决定提前金盆洗手,和刘涓结婚,再也不干婚托了。
  
  终于有钱可以举行婚礼了,我和刘涓都很兴奋,将婚期定在国庆节这天。不料这天举行婚礼的新人特别多,我接连找了几家婚庆公司,都被人家婉言谢绝了。正在我焦头烂额之际,刘涓的妈妈提供了一个信息,她以前的一位同事开了一家婚庆公司,可以去找她帮忙。
  
  刘涓的妈妈、刘涓和我一起去了那家婚庆公司。在接待室里,我一眼看见了许晴,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许晴径直朝我们走来——原来她就是刘涓妈妈以前的同事、婚庆公司的老板。我两脚发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得听天由命。许晴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就和刘涓的妈妈攀谈起来。她们说的话我一句也没听清。过了好久,刘涓轻轻推了我一下,娇嗔地说:“今天怎么像个木头人?走吧,许老板答应了为我们主持婚礼!”
  
  婚礼是许晴亲自为我们主持的,看得出来,她对婚礼十分重视,不但价格上打了五折,而且没跟我和刘涓商量,临时加了不少免费项目,打造了一个精致与时尚、优雅与妩媚的特别婚礼!我猜不透许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隐隐地感到一丝不安。
  
  在结婚仪式上,许晴问刘涓:“你爱王军吗?”刘涓毫不犹豫地说:“爱。”许晴追问一句:“为什么爱?”刘涓一脸骄傲地说:“王军为了给我一个体面的婚礼,上班之余,还在外面兼职挣钱。这样对爱负责的男人,当然值得我爱。”
  
  许晴愣了愣,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我问:“你爱刘涓吗?”我拉过刘涓的手,大声说:“我爱她,胜过我的生命!”许晴轻轻笑了,又意味深长地问:“你敢保证,你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吗?”我不容置疑地回答:“永远不会!”
  
  许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想到对许晴的伤害,愧疚之下,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冲动地说:“如果我因此伤害了别的女人,在这里,我真诚地向她们道歉!”然后,我朝许晴深深地鞠了三躬!
  
  婚礼的气氛陡然有些微妙,不明就里的宾客互相交头接耳。刘涓也十分尴尬,用力抓住我的手,似乎是责怪我的失态。
  
  许晴的眼眶有些湿润,但很快,她恢复了常态,笑着说:“祝你俩新婚快乐!”然后,轻松、自然地主持完了婚礼!
  
  婚后的第七天,我在单位上班,突然接到许晴发来的短信:王军,当我听刘涓的妈妈说你和刘涓已恋爱五年时,我才意识到,我一见钟情的男人竟然是个可耻的婚托。我当时对你多么失望,多么恨你!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为你主持婚礼,就是要用自己的方式报复你。然而,在婚礼上,刘涓的话开始让我改变对你的看法。最后,你竟然不顾场合,对我真诚地道歉、鞠躬,让我深深地震撼了。最后我没在婚礼上戳穿你是婚托的真相,我相信你对刘涓的爱。这份爱让我羡慕,同时让我相信,你是为了爱而不小心失足的。因为这份爱,我愿意原谅你。
  
  许晴的短信让我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我这样回复短信:许姐,感谢你的原谅,感谢你为我主持了一场特别的婚礼。请你相信,我将永远不再失足。我祝福你早日找到婚姻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