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佛里斯

  约翰逊是一家杂技团的老板,前些日子,杂技团一个顶梁柱在走钢丝的时候,不慎从七米高的钢丝上摔落下来,他很幸运,落在了保护网上,只扭伤了大腿,但却无法继续演出。
  
  约翰逊决定再招一个走钢丝的演员,但一晃几天过去了,来了几个应征的,但没有一个能让约翰逊满意。这天,正在约翰逊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办公室来了一个人,一进门就大声说:“老朋友,我帮你来了。”
  
  约翰逊抬头一看,来人正是佛里斯,三年前,佛里斯一直是他的台柱子,观众们都叫他“蜘蛛佛里斯”,意思是说他就像蜘蛛一样,走在钢丝上就像蜘蛛爬在蛛网上一样稳健。最难得的是,佛里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无论多高、多长、多险的表演,他都毫不在乎。
  
  约翰逊高兴地迎上去,和佛里斯紧紧拥抱。他笑着说:“我可不想让你帮我,能够见到你,我就很高兴了,怎么样,你的身体还好吧?”
  
  约翰逊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三年前,佛里斯已经六十岁,虽然身手仍然像年轻时一样矫健,但毕竟年岁已高,所以退休回家养老。今年他已经六十三岁,这么大的年龄去走钢丝,岂不是太危险了?约翰逊哪能让老朋友冒这个险?
  
  佛里斯推开约翰逊,气呼呼地说:“你瞧不起我?以为我真的老了吗?”说完,他突然连续翻了三个后空翻,动作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翻了跟头后,他站起身来,傲然地瞪着约翰逊,大气都不出一口。约翰逊不由得佩服,这老家伙,确是比许多青年人还要灵活。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能够胜任,但我还是不能让你冒险,正因为咱们是老朋友,我才要为你的安全负责。”
  
  不管佛里斯怎么说,约翰逊也不肯答应。佛里斯盯着约翰逊的眼睛看了半天,突然,他长叹一声,低声说:“朋友,跟你说实话吧,这次,你一定要用我,因为我需要钱,需要一大笔钱——还记得我的儿子汤姆吗?”
  
  提起汤姆,约翰逊立刻想起那个可恶的年轻人。佛里斯直到四十岁的时候才结婚,第二年妻子生下了汤姆,汤姆十七岁的时候,他的妈妈病死了,汤姆变得无法无天,整天跟一些小混混搅在一起,佛里斯用尽办法,也不能让他回心转意。后来,汤姆开始吸毒,败光了佛里斯的财产,佛里斯伤心之下,在退休前跟汤姆断绝了父子关系。约翰逊很清楚佛里斯有多恨这个儿子,他不明白,这事又跟汤姆有什么关系。
  
  佛里斯一下子好像苍老了,他低声说:“你看到新闻了吧?三天前那起抢劫杀人案,就是汤姆和他的朋友做的,现在正在调查他们中谁是真正的凶手,如果是汤姆,他有可能被处以死刑,我需要钱来为汤姆请最好的律师,保住他的命。”
  
  约翰逊吃了一惊,三天前的这起案件他知道,但没想到,罪犯竟然是老朋友的儿子。他不解地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汤姆为了要钱,竟然对你动武,还打断了你一根肋骨,你发誓不再认这个儿子,为什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佛里斯流下泪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儿子,我狠不下心啊。”
  
  约翰逊半晌无语,考虑再三,他决定答应汤姆的请求。
  
  走钢丝是个危险活,所以收入也特别高,通常都是按票房收入跟老板分红的。约翰逊为了照顾佛里斯,给了他最高的分红标准。事实证明,佛里斯虽然年岁已高,但是当年的雄风不减,而且,很多观众都记得他,得知他再度复出,很多人专程来观看他的表演,票房收入一下增加了不少。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六十多岁的佛里斯惊人的表演震动了乔治亚州,人们纷纷称奇。这一日,影响很大的一份报纸专门刊登了一则对佛里斯的报道,里面列举了他当年的辉煌表演,并且提出一个疑问:“佛里斯号称‘蜘蛛’,钢丝索对他如同马路一样平坦,十一年前,他曾经走过乔治亚州塔路拉峡谷中二百公尺高、三百公尺长的钢索,观众达五万之众,如今,‘蜘蛛佛里斯’以六十三岁高龄复出,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可以重铸昔日的辉煌?”
  
  在互联网上,这个问题讨论得尤其激烈,持肯定和否定态度的人各执一词,而且,有不少人专程打电话到杂技团,希望佛里斯能够再次以一条钢索,穿越乔治亚州塔路拉大峡谷。
  
  约翰逊接到这样的电话,总是毫不犹豫地推脱了,佛里斯目前的表演,已经表现了他非凡的勇气和超卓的技术,几十年来,敢于穿越乔治亚州塔路拉大峡谷的,至今只有佛里斯一人而已,那是佛里斯自己人生里程的一座丰碑,自己冒险去超越自己并无意义。
  
  没想到,佛里斯找到约翰逊,说:“老朋友,人们都在要求我再次穿越乔治亚州塔路拉大峡谷,我知道,你不想我冒险,但我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