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戒与三畏

  《论语·季氏》中言,“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血是从人的生理角度而言,气则有精神气质上的含义。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身体不断发育,经验和气质也在不断变化。故不同的年龄阶段,人警戒的重点也不一样。“少之时,血气未定”,指少年身体和心智还未发育成熟,经验缺乏,容易受到美色诱惑,所以主要戒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指中年人正值年富力强之时,身体心理都已达到巅峰,这个时候容易斗强争胜,所以主要戒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指老年人的身体开始衰老,心理上也慢慢消磨掉了志气,易计较得失,所以主要戒得。
  
  当然,这三个年龄阶段警戒重点的划分只是相对的。如朱熹所言“随时知戒,以理胜之,则不为血气所使也”。所以,范氏(范祖禹)在解此问题时说:“少未定、壮而刚、老而衰者,血气也。戒于色、戒于斗、戒于得者,志气也。君子养其志气,故不为血气所动,是以年弥高而德弥邵也。”人的身体上的变化属于血气,戒色、戒斗、戒得的内在要求属于志气。范氏“养志”之说与孟子“持其志,无暴其气”的说法相似,都是要求我们努力培养意志力,并用意志力去控制和约束自己的情感和欲望,使我们避免在色、斗、得上犯错误。
  
  古语有云:“头顶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讲的是人要有畏惧之心,在中国古代,畏惧文化也是保证官员们廉洁的重要手段。
  
  《语》里,在“三戒”之后,孔子紧接着讲了三畏。“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天命就是上天的命令,也可以理解为规律,人应该努力去认识并遵从天命。孔子“五十而知天命”,彻底明了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因知天命,一切都了然于胸,无所违逆于心,故“六十而耳顺”。知道了自己能力的限度和范围,又无所违逆于心,故“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所谓“不逾矩”,通常理解为不越过法度,而法度、规矩深层的意义在于规律。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枷锁就是“天命”,是不可违抗的天道,是自然万物运行的规律。“从心所欲,不逾矩”代表的就是遵从天命后的彻底自由。敬畏天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故积极进取,哪怕“知其不可为”也努力为之。敬畏天命知道自己不该做什么,故不会为所欲为,恣意妄行。
  
  大人指的是地位高贵的德高望重之人。在古代,等级森严,而且得民心者得天下,故古人对大人心存敬畏是合适的。而到了当今时代,宣扬人人平等,提倡民主法治,是否依然需要敬畏领导?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要实现社会有序地运行,就必须各司其职,下级服从上级,这就需要建立领导的权威。而且如果领导当选的制度合理,对领导的监督到位,领导更能代表人民的利益,更能为社会做出贡献。这样,我们越敬畏领导,越有利于民众,有利于社会。
  
  圣人之言就是圣贤之言。圣贤之言是许多代人经验的总结,是圣贤智慧的结晶,在今天也依然值得我们学习和敬畏。当然圣贤之言也可能有错误或不符合当今时代发展之处,但我们依然要对圣贤之言心存敬畏。因为正是圣贤之言,激励并帮助先民在条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创造了我们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历史,圣贤之言是我们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前提是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