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养是对自己的致敬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北大学生罢课,要求国民党政府全面抗战。一天,反对罢课的法学院院长周炳琳在北大一院门口和学生辩论,胡适正好经过,他虽然同情学生的爱国心,却反对学生动辄以罢课的方式表达诉求。胡适说:“周院长,同他们辩论等于对牛弹琴。”一个学生立即质问他:“胡先生,你这是什么话!你说我们是牛,那么你就是狗,竦车淖吖贰”胡适没有生气,反而解释说:“同学们,别误会,别误会,我是随便套用一句成语。”
  
  读了这个故事,大概没有谁会认为胡适这人没用,软弱可欺。原因很简单,发生冲突的双方力量太悬殊了,一方只是未出茅庐的学生,无论社会地位和影响力都还没有成形;一方是美国哥伦比亚博士、大名鼎鼎的文史学者,年纪轻轻就是北大教授,当时正出任北大文学院院长兼中国文学系主任。胡适没有厉声训斥学生,是因为他教养深厚。
  
  教养真是个好东西,它首先会使人舒服。跟有教养的人在一起,你有成绩他不会嫉妒,而会大声喝彩;你有过失,他会在人后温言规劝,而不会让你丢面子。他做事有底线,他喜欢鲜花,宁可出钱买,绝不会随意摘下公园里的花;他喜欢金钱,肯定会努力去赚,而不会用计谋将别人的或公家的变成自己的。生活中并非每一个人都有教养,但几乎每一个人都愿意跟有教养的人打交道。
  
  教养其实也不只是有利他人,许多时候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一种致敬,是对自己名声、形象的一种在乎。人活在世上,只想着自己那点事,只在乎自己一时的情绪,不顾他人感受,别人就会从内心里排斥你。我不喜欢在QQ群、微信群里聊天,一个原因就是群里总有一些不友好的人,你聊得热火朝天,他一句话就将气氛破坏了。这些人能力未必如何强、品位也未必高到哪里去,却专以骂人为能事,使你不由得生出远离之心。他们没有教养,教养自然也不屑于将种种益处馈赠给他们。
  
  人是靠事业立足的,没有出色的事业支撑,我们的人生就很难光芒四射。而做事业就像一个人推三轮车,平路你可能轻轻松松,到了上坡,因为地球引力的关系,车子时刻面临下滑的危险,有人帮你一把,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而要别人帮你,首先就要别人看你顺眼。有教养就是使人顺眼的重要因素之一。
  
  教养能给自己带来真正的安全感。一位好兄弟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们的家属院管理不严,时有社会人员进入,他的儿子高考,那天深夜二三点又有一帮小青年在家属楼后的草坪里吹拉弹唱。朋友没有惊动早已入睡的儿子,悄悄披衣起床,来到小青年中间,第一句话就是:“小兄弟们好。”然后温言地向他们说明自己家有个考生,明天还要考大学,请大家早点休息,并向他们作了一个揖。小青年们见他说得诚恳,就一哄而散了。一场可能的纠纷,因为他的有教养的沟通方式,被消解于无形。
  
  有教养的人是高大高尚的,这样的人看自己都是心生自豪的。生活的哲理永远这样朴实:使人不快,自己不快;让人舒服,自己舒服。这就是教养的赐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