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友送他进高墙

  在民间有这么一说,叫“姑表亲,姨娘亲,打折骨头连着筋”。中国传统的宗亲文化“是亲三分向”,使很多人陷入进亲情关系网中。
  
  看过《利益输送,“财神爷”迷失在“亲友圈”》的文章,写的是,浙江省财政厅原厅长、省金融控股公司原党委书记钱巨炎严重违纪违法的事。他在同龄人中曾被称为“神童”,16岁上大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省财政厅,提拔为副处长时年仅25岁。35岁时,他就被提拔为省财政厅副厅长。
  
  一个有才华之人,如果把心思全部用到工作、事业上,应该说前途无量。担任副厅长6年后,2004年,钱巨炎被选派到国家行政学院任职资格班学习。这对一般人来说,无疑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提高机会,钱巨炎对此虽从未公开说过什么,但一直有点不太高兴,私下场合表示:“对于我这个已任职6年的老资格副厅长来说,这次学习实在没有多大意思。”言语间隐隐流露出几丝失意。从那时,钱巨炎的信仰开始动摇,“新朋友”带他开了眼界后就明白了:要懂得生活,享受生活,工作上保持适度即可。
  
  钱巨炎以低价从房地产商人柴某某处买得一套排屋,就发生在北京学习后的第二年。据钱巨炎交代,他同柴某某既是老乡又是好友。当偶然得知柴某某在房地产行业发展得不错时,钱巨炎便动了心思,有意识把他作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平台。后来,在柴某某把排屋以明显低价卖给钱巨炎后,他利用手中权力为其输送利益的想法便被他觉得是理所当然。“我也知道他的目的是让我在他需要帮助时为他出点力,这也算是双赢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和动作后,固守多年的信仰防线,随之被攻破,贪欲的大门一下子被打开。
  
  当老乡某银行营销顾问柴某靠近时,钱巨炎并不是没有察觉其另有目的,但觉得人还诚实,需要时,可以作为一个利益输送对象。这位老乡很懂事,逢年过节必到钱父母家拜访做客,还不忘塞个大红包。这让钱巨炎很有面子,抱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心态,有意将一笔高达数亿元财政性资金存到柴某所在银行,使其获取一笔“营销费”。柴某没忘“报恩”。2009年11月,柴某以钱父名义开了个账户炒股,随后1年时间,多次在钱父证券账户存入200万元。
  
  2003年,钱巨炎利用担任省财政厅副厅长便利,将老家妻妹钱某某调至某银行杭州解放支行,在社保等财政性资金存放上有意为其谋利。据钱巨炎交代:“我把她调入银行工作之始,就有意识地把她作为一枚棋子嵌在这家银行,作为我们获取个人利益的共同通道。”钱巨炎先后利用职权陆续为钱某某揽取财政存款资源,使其“营销费”收入与日俱增。获取业绩奖励2400万元。钱某某分10次直接或通过姐姐送给钱巨炎现金或银行存单?185f元。
  
  这远远没有达到钱巨炎安插钱某某到银行工作,作为利益输送棋子的预期。2009年上半年,因对回报力度不满,钱找钱某某商量,提出由钱某某出资720万元,以孩子名义购买临安青山湖一套面积达500余平方米的别墅。两家人经讨论,商定以钱某某女儿名义办理相关手续,再把房子送给钱巨炎。一条以亲情关系为纽带的利益输送链逐渐形成。
  
  原本“打折骨头连着筋”的亲友,当2018年8月14日,钱巨炎站在法庭审判席上时,他看了看旁听席上,竟没有一位“亲友”到场。这与之前不遗余力挖空心思为“亲友”谋利形成鲜明反差。于是,在法庭允许最后陈述时,钱巨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悲切的情绪,数度哽咽。只是这悔恨的泪水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