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高山志,拥平地心

  一位朋友的小说在国外获了个奖,一时间,目光立即高过头顶。对家人颐指气使,一句话不顺耳就大发脾气。以前见人主动打招呼,现在别人喊他,他都装着没听见。单位安排他工作,也总推三阻四,大有此等小事怎么可以找我这个大名人的架势。
  
  应当承认,这位朋友有点才气,这几年小说发遍大江南北,也出席过各种各样的文学会议,但他的狂傲却使人不由自主地生出反感。
  
  谁都希望自己不平凡,不平凡意味着对社会资源的巨大掌控力,意味着锦衣玉食、前呼后拥。但我们也必须懂得,人不是万能的,你的不平凡往往是许多人的甘于平凡支撑起来的。就拿获奖的朋友来说,此君不擅家务,一日三餐全赖平凡的妻子照顾;他也不擅理财,炒股一亏好几十万元,假若不是在外打工的弟弟帮他清仓“止血”,说不定现在连房子都卖了;他喜欢做宣传,每有新书出版,都会托周围的朋友给他写评论,这些评论在客观上扩大了他的知名度。可以想见,没有上述平凡人的托举,他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吗?
  
  一个人无论抵达怎样的高度,都不应该忘记最初的脚印。毕竟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免费获得别人帮助的特权,家人无私待你,是亲情;朋友、同事、同学热心帮你,是义气。当你在行走中获得了脚力,当你在搏击中磨砺了眼光,你得记住他们的付出,俯下身子体会别人的想法与感受,精心呵护他们的尊严。否则,你再不平凡也是一座孤峰,只能承受无尽的寂寞和轻视。
  
  想起曾国藩来,说此君“不平凡”,大概没有谁会反对。一个农家子弟,凭科举考试进了京城为官,家里没有金钱打点关系,自己也没有任何过硬的朝廷背景,却10年7迁,连升10级。成为帮办团练大臣、两江总督,只花了10年时间,就底打败了洪秀全。除了政治,曾国藩的诗文、书法都很有成就,搁在今天,入个国家级作协、书协应该不是问题。曾国藩为何这么牛?此君特别低调谦逊,遇到问题,虚心向人讨教,不管你的身份如何卑微、地位怎样不堪。他懂得感恩,打了胜仗,喜欢归功于下属;任何人对他的好都记在心上,关键时刻必有回报。有了这份平常心,他也就一日一日脱离凡庸,实现了生命的大辉煌。
  
  其实,一个人有了大格局,才更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从而于内心深处选择低调。你是大教授,学问渊博,在专业领域少有人可敌,但如果让你当官,你敢肯定自己一定会治理好一个区域吗?你是大老板,日进斗金,假若让你作幅画挂在店里,价格只标1000元,你敢担保有人买吗?你是领导,今天在这里讲话明天在那里作指示,你能保证亲自到一线去做具体的事,一定比下属干得更好吗?一个人只有懂得自己的能耐有限,才不会随便轻视别人的平凡,也才会最大限度地为自己的前行清除路障。
  
  所以,立高山志,拥平地心,不只是一种心灵的境界,更是一种人生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