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棺之谜

  1。棺毁人无
  
  盛夏的一天中午,赵文轩没有告诉家人,千里迢迢从南方赶回来,准备帮妻子冯昌敏夏收。
  
  刚进家门,就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昨天深夜下大雨,他家在后山坡上废弃的牛栏突然倒塌,墙基上的一块大石头顺着山坡上滚下来,从屋顶穿过,正好砸在了邻居家顾大娘的寿棺上。
  
  赵文轩一听,不免惊出一身冷汗。
  
  顾大娘无儿无女,是村里五保户,虽然七十来岁了,身板还算硬朗。
  
  十年前的一个冬天,气候异常,天气出奇的寒冷。顾大娘家是两间土坯房,不挡风,晚上难以安睡,她便突发奇想,睡到寿棺里。
  
  有道是习惯成自然。
  
  自此,不管是春夏秋冬,还是刮风下雨,顾大娘觉得每晚就寝只有躺在寿棺里方才睡得安逸踏实。
  
  赵文轩问顾大娘被砸着没有,冯昌敏说:“不知道,天亮后我起床到顾大娘家里,才发现她的寿棺被砸坏了,蹊跷的是顾大娘人不见了。”
  
  夫妻俩一路小跑来到顾大娘家。顾大娘的房门没上锁,赵文轩推开虚掩着的门,只见靠墙角处的寿棺被巨石砸成了五大块,却没有发现顾大娘的踪影。
  
  顾大娘是否受伤了?赵文轩为此很是焦虑。
  
  如果顾大娘受了伤,她一个人不可能到镇卫生院或就近的村诊所就医,一定会叫上冯昌敏。
  
  十多年来,顾大娘生病后总是能扛就扛过去,实在扛不过去了,也是托冯昌敏去拿药的。
  
  赵文轩思来想去,突然想起橡树洼村的曹文耀,他是顾大娘的远房侄儿。顾大娘别无亲戚,她会不会到他家去了?
  
  于是他叫冯昌敏到曹文耀的家里去看看,自己则留在家把顾大娘的寿棺整修一下。
  
  赵文轩以前学过木工活儿,他找来工具便开始整修寿棺,没费太大的工夫就将顾大娘的寿棺重新组合在一起了。
  
  2。尸骨惊现
  
  傍晚时分,冯昌敏才从橡树洼村回来,但跟在其身后的不是顾大娘,而是她侄子曹文耀。
  
  曹文耀说自己并不晓得顾大娘的去向。
  
  他直走进顾大娘的堂屋,在屋里巡视一周后,有些惊讶地说:“你们夫妻俩搞什么鬼名堂,我大婶的寿棺不是好好地停在这里吗,怎么说被石头砸坏了呢?”
  
  赵文轩急忙解释说是自己刚修好的:“她的寿棺被毁我们也有责任,是我牛栏墙基上的石头滚下来砸的,我不修,从良心上也说不过去。”
  
  曹文耀有些不依不饶:“现在天已黑了我大婶还没回来,你们说怎么办?”
  
  “我们这就再去找。”赵文轩拉着冯昌敏欲转身而去,却被曹文耀拦住了。
  
  “你们也不想想,村里的人谁不知道我大婶晚上睡觉是睡在寿棺里的,你们说寿棺被砸坏了,而且又是晚上被砸的,人却没了,鬼才相信呢!”
  
  赵文轩真有些急了,曹文耀在一旁说:“我大婶要真的被砸死了也就算了,你们也别害怕,是天祸也不是人为。再说,此事天知地知,你们知我知,破点财消灾算了。
  
  “拿一万元钱来把我大婶一安葬不就完事了。”
  
  冯昌敏心想:顾大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要是把这事闹大了,公安局来一查没法说得清,现在寿棺又修好了,房顶也补漏了,谁能相信自己说的是真话,想到这里,她拉拉赵文轩的衣角,小声说:“就依他的算了。”
  
  赵文轩却说:“人命关天的事马虎不得,出点钱是小事,我不能背一辈子的黑锅。要说出点钱就此了事,那不是等于我认账了吗?”
  
  “这事不急,你们再想想,我明天下午再来听你们的回音。”曹文耀说完,转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入夜,赵文轩和冯昌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安睡。天一亮,夫妻俩就急忙起床,分头又寻找顾大娘去了。
  
  直至中午,冯昌敏从自家菜园子里跑出来,失魂落魄地对赵文轩说:“刚才一只野狗在菜园子里老桑树下不知啃什么,我走过去一看,好像是顾大娘的尸骨!”
  
  赵文轩来到老桑树下一瞧,死者虽然面目全非,但从衣着上来判断,那就是顾大娘!
  
  赵文轩来不及细想,掏出手机就向古寨镇派出所报了案。
  
  3。迷雾丛生
  
  半小时之后,古寨镇派出所所长郭俊坤和民警万斌就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