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爱情

  许萌萌坐了一天的火车,又在面包车里颠簸了三个小时,才来到这个地处湘桂边界的小镇。来这里之前,许萌萌就给刘凯打了电话,让他在这个周末赶到小镇上给她一个答复,否则后果自负。
  
  在镇上安顿好了之后,许萌萌便出门转悠起来。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在小镇的东边,居然有一间卖开水的铺子,更让她奇怪的是,这间开水铺子的“老板”竟是一位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许萌萌好奇心顿起,她早就发现,镇子上的年轻人大多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都是些留守老人和小孩,而这个年轻的姑娘怎么愿意留下来,守着一间开水铺子呢?
  
  许萌萌索性站在一旁观察了起来。此时,那姑娘正忙着将铺子里间劈好的木柴搬过来,不时地还腾出手来往门口的灶膛里塞进去一块,没过多久,灶台上包裹着厚厚棉被的保温桶就冒出了湿热的水汽。那乳白色的水汽就像是信号弹一般,刚刚冒出去没多久,离得近的几户人家就匆匆忙忙提着壶赶过来接开水,一边接一边还往地上的一个盒子里扔下一毛钱。几个老太太看到站在一旁的许萌萌后,咧开嘴笑了笑,说:“还是柴火烧的开水好喝啊,甜丝丝的!”
  
  许萌萌也笑了一下,问道:“这老板人挺好吧?”
  
  “那当然了,我们小苗肯定很好啊,当年她家就是卖开水的,她爸妈去世后,她念着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还喜欢喝他们家烧的开水,就坚持着开下去了,你说她好不好?”老太太一脸的骄傲。
  
  许萌萌又问道:“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不趁着年轻出去闯荡闯荡呢?外面的机会多着呢。”
  
  老太太忽然变了脸色,一脸警惕:“你是哪里来的?想把小苗带到哪里去?”边上的几个老头老太太听见后,也急忙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怎么回事?是谁要把小苗带走?”
  
  许萌萌一下子慌了神,连忙摆手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一个老头恶狠狠地瞪了许萌萌一眼,说:“哼,你要是敢有什么坏心思,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三爷爷,人家只是来旅游的,你别吓着人家了。还有啊,我都告诉过你别那么容易激动了,要是心脏病发作,我可就不管你了。”就在许萌萌不知该如何应对时,小苗笑盈盈地跑出来解围了。
  
  那老头一听小苗的话,顿时换了一副笑脸:“小苗啊,我这不是怕你被人骗了嘛!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家都散了吧。”说着,提着开水就晃晃悠悠地走了。
  
  小苗对还在发呆的许萌萌笑了一下,说:“你是城里来的吧?以后可别当着那些老头老太太的面说我离开的事,他们可是会发疯的。”许萌萌撇了撇嘴,问:“这里都没有几个年轻人,你不闷吗?”
  
  “闷?”小苗“扑哧”一下笑了,“我每天一早一晚要烧两次开水,上午还要抽空去后山拾柴,下午还要劈柴,忙都忙不过来呢,早忘记闷字怎么写了。”
  
  两个年轻女孩碰在一起,很快就亲热得跟闺蜜一样,这一聊就聊了一下午,直到太阳下了山,许萌萌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住的地方。
  
  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许萌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一夜过去,就只剩下一天了:刘凯,刘凯,你会来吗?还是会像小苗一样,一辈子留在这里?
  
  许萌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大半夜的时候,她只觉得脑袋很沉,痛得像要裂开了一般。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到有好几个人在身边大呼小叫,里面好像还夹杂着小苗的声音。接下来,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许萌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惊讶地发现,小苗正两眼通红地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盯着自己。看到许萌萌醒了,小苗这才苦笑了一声,说:“大小姐,来,赶紧把这碗开水喝了,我刚烧开的。”
  
  许萌萌的脑袋依旧有些发沉,她一边喝着开水一边问:“我昨晚是不是病了?”
  
  小苗点了点头:“你半夜的时候大哭大闹的,把房东太太吓坏了,连忙跑去把我叫了过来。我来了以后才发现你病了,浑身发烫,就赶紧烧了开水给你喝,又给你擦了身子,你这才好了一点。”许萌萌瞪大了双眼,一脸吃惊:“你开水铺子的水还能治病?”
  
  “那当然了!”小苗一脸得意地说,“我们这里山高林密,湿气比较重,很容易就伤风感冒,所以,我烧的开水里都放了生姜、茯苓之类的祛湿药材的。”
  
  许萌萌听了,对小苗不由得有些感激,她有些歉意地说:“昨晚真是辛苦你了。”
  
  “别客气,你现在还是有点虚弱,再躺下休息一会儿吧。”小苗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许萌萌躺在床上,脑子里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也静不下来。于是,她干脆穿好衣服,打算找小苗聊聊天。来到开水铺子后,她才发现铺子的门大敞着,可小苗却不见了。许萌萌到隔壁找了个老太太一问,才知道小苗是给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送开水去了。
  
  许萌萌只得回到铺子里,一边往灶膛里添柴,一边无聊地等小苗回来。就在这时,只听远处传来了小苗的喊声:“快叫三爷爷把板车拉过来,大爷爷从床上摔下来,把腿摔坏了!”
  
  许萌萌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循着声音跑了过去。大老远,她就看见身材娇小的小苗满身大汗地将一个老头从屋子里背出来,边上一群老头老太太焦急地跟着。小苗将那满脸痛苦的老头放在垫着被子的板车上后,又来到前头拉起板车就往外跑。许萌萌连忙追了上去,问:“怎么回事?”
  
  “大爷爷有点中风,一直躺在床上的,今天我去送开水时,发现他从床上摔下来把腿摔坏了,得赶紧送县医院去。”
  
  小镇离县城有十多里山路,虽然一路上两个人轮流拉车,但到医院办完入院手续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累得快虚脱了。
  
  小苗苦笑着说:“这次幸好有你,不然的话,我可惨了。”许萌萌从来没这么剧烈运动过,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苗笑着问:“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许萌萌尴尬地点了点头。
  
  小苗神秘地说:“你知道吗?其实,村里外出打工的那些人,每家每个月都会给我寄五百块钱。”
  
  许萌萌一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隐隐有些失落。小苗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就地躺了下来,伸了个懒腰。两个人之间似乎多了层隔膜,一下子疏远了,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过了好久,小苗才说:“其实,我要那些钱干吗呀?我饿了,随便到哪家都有饭吃,我没衣服穿了,那些老太太都会亲手给我裁剪衣服。所以,这些钱我都存好,就是为了预防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我还有个愿望!”
  
  “什么愿望?”许萌萌忍不住开口问道。
  
  “建一个老人院,让留守的老人都住在那里,每天都能喝上我亲手烧的开水!”小苗笑嘻嘻地说。
  
  “看来,那些老人还真是离不开你了。”许萌萌感叹了一声。
  
  “你错了,我也离不开他们。”小苗突然露出认真的表情。
  
  许萌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过了好一会儿,许萌萌忽然问,“小镇上的年轻人都跑出去了,那你怎么找对象啊?”
  
  “找对象?这倒是个难题哦,我好像也不小了。”小苗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忽然一脸坏笑地说,“要不我就去找那个刘凯算了。”
  
  “你……”许萌萌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小苗“哧哧”笑着:“你昨晚喊了一晚上这名字,谁都知道你是来找他的了。不过,你要是不喜欢他,就让给我呗,你看妹妹这么可怜,孤苦无依……”
  
  许萌萌笑骂了一声,心里面早已经透亮了。是啊,在城里呆久了,自己早已经不似当初在学校里和刘凯恋爱时那般纯真了。
  
  当初毕业时,她选择了留在城里,而刘凯选择到这边来支教,她这次来,就是想着要么带走刘凯,要么和他分手。她原以为,支教的刘凯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配不上自己了,但现在才发现,原来是自己配不上他。
  
  想到这里,许萌萌不由得有些心慌,她连忙起身朝外面跑去,连小苗在身后大声叫喊也顾不上了:她得赶紧跑到靠山村小学去找刘凯,若是晚了,说不定就被小苗这个“情敌”将心爱的人给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