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和谐

  老刘退休后,天天吵着要去找份返聘的工作。但他儿子大刘好歹是个副区长,副区长的老父亲退休之后还去打工,简直就是个笑话!
  
  但老刘心意已决,大刘没办法,只好给老爷子找了个市场管理员的工作。城东有个副商品批发市场,市场经理杨宽是个出了名的老好人,绰号杨弥勒,老刘在他手底下打工,绝对不会受气。
  
  很快,事情就搞定了。经理杨弥勒亲自上门送来工作服和一本《市场管理员岗位职责》的手册,说好下周一正式上班。老刘乐坏了,居然花了一整个通宵,将那本《市场管理员岗位职责》背了个滚瓜烂熟。
  
  到了约定的日子,老刘一大早就赶往副商品市场。杨弥勒亲自带着他到市场里熟悉情况,可才走了几步,老刘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杨经理,管理手册上规定,市场内小型摊位,占地不超过十平米,大型摊位占地不超过三十平米。可是我看似乎很多摊位都超过了这个范围,而且有些摊位甚至连消防应急通道都占据了。我们是不是该管管?”
  
  杨弥勒一听,立马招手叫来一个占据了消防通道的摊主:“李大胆,你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这几天可能会有检查组来暗访吗?麻利点儿,把摊子给我整整好!要和谐!明白吗?”
  
  “得嘞!您杨哥开了口,我们一定立马执行!”李大胆笑嘻嘻应承着,立刻将摊位收拾好。不仅如此,附近的摊主们听到他们的应答,不用杨宽再说第二句,一个个都主动将摆放在摊位外的货物拿走了。没多大工夫,原本乱糟糟的市场,就变得井然有序。老刘眨眨眼睛,心里不由一阵惊叹。
  
  这时,有个工作人员跑来,说上级领导把电话打到办公室了。杨弥勒只好让老刘自己逛逛,自己急匆匆地返回办公室。老刘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忽然,他目光一凝。
  
  “你等一下!”老刘叫住李大胆,从他手中夺过一箱空的酸奶包装盒。表面上看,它和其他包装盒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产品生产日期一栏,却写的是明天。老刘脑子一转,明白了:嗨,这个李大胆,是要明目张胆地造假啊!
  
  谁知李大胆却大模大样地点上支香烟:“老师傅,你是今天才来上班的吧?等你做得久了,就知道哪些事该管,哪些事不该管了。放心吧,我们都是懂事的人,绝不会给你们添任何麻烦。”
  
  “你这奸商!”老刘气得嘴皮子直哆嗦,拿出手机就要拍照。这下李大胆可不干了,拦住老刘,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起来。眼看就要形成冲突,杨弥勒匆匆赶来,大喝一声分开了二人。老刘气愤地把刚才发现的情况说了一遍,杨弥勒板下脸来,面沉似水。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李大胆,顿时像斗败了的公鸡似的,蔫了。
  
  “李大胆啊李大胆,你叫我说你什么好?你还真是见钱眼开,什么钱都敢赚!”杨弥勒恨恨地用手指点点他,下了判决,“立刻把这些包装盒,全给我烧喽!下次要再犯浑,看我不收拾你!”
  
  老刘觉得有点不对味了,轻声提醒说:“杨经理,按市场的规定,这种不诚信的商家,必须罚款两千,然后逐出市场。”
  
  杨弥勒哈哈一笑,亲热地搂住老刘,轻声说:“刘师傅,你就别跟李大胆这愣头青计较了。要和谐!他家里老老少少七八口人,就指着他在市场里摆摊赚点钱贴补家用。咱们把他赶出市场容易,可断了人家的生计,难道让他一家人喝西北风去?”
  
  杨弥勒这样一说,老刘也没话讲了。但他越想越不对劲,好不容易熬过一天,下了班回到家,老刘找来儿子大刘,如此这般地讲述完前因后果,疑惑地问:“儿啊,你说这杨弥勒,是不是收了李大胆的好处?所以才故意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真是这样,这事你可不能不管!大刘听完,“扑哧”一下笑了:“中央正三令五申地反腐,就杨弥勒那胆子,他敢去触红线?”
  
  “那他为什么又要暗地里维护李大胆?”
  
  大刘叹口气,只得掰开了揉碎了把这事讲明白。俗话说,无商不奸,所以城市里各类批发市场是最难管理的地方。要全按照法律法规去做吧,那杨弥勒就算长了三个脑袋六只手,也是忙不过来。说不定一个疏忽,还会酿成什么大事件,让杨弥勒挨上级领导的板子。而杨弥勒对摊主们的小动作睁眼闭眼,摊主们自然也会投桃报李,帮助杨弥勒糊弄上级粉饰太平。如此一来,杨弥勒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就把工作完成得漂漂亮亮,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好一个庸官!懒官!儿子,那副食品批发市场,不正是在你的管理范围内吗?这样混日子的经理,你一定要把他拿下!”老刘是老派人,眼睛里揉不得半粒砂子,立刻气得拍案而起。大刘张张嘴要说些什么,转瞬又苦笑起来:“这事我们从长计议,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