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天起,我希望这个世界没英雄

  1
  
  从小我就是一个内心戏很足的人,虽然慢热,总是摆出一副淡然的样子,但无论看见了什么,藏匿在心里的英雄梦都会爆发。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小学时一口气看完《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结尾,小天狼星中了索命咒死去。
  
  当晚躺在床上,哈利撕心裂肺的伤心模样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睁大眼睛望着透过纱窗洒进屋的温柔月光,伸出手,像握住了魔法,于是忍不住幻想了一场我亲自参与的大戏——我不仅在那场混乱、激烈的战争中大显身手,还在最后一刻推开了小天狼星,但与此同时,我中了很残忍的咒语。
  
  没错,当时的我特别“中二”,不仅想当英雄,救死扶伤,还想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在挣扎与逆境中取胜。
  
  久而久之,幻想这样跌宕起伏的故事成了我的睡前甜点。
  
  其中,我仗剑天涯惩恶扬善,再拖着累累伤痕的身体披着浸满鲜血的白衫跌撞着离开;在车轮之下于千钧一发之际拯救生命,然后翻滚到路边;甚至拥有一双智者的眼睛,明是非,斗小人,哪怕被世人误会也在所不惜……
  
  伴随着剧情发展,我的面部表情也变得极其丰富,疼痛、委屈、忍耐以及满足,这些情绪都被演绎得格外逼真,在铺着席梦思的大软床上,我翻滚坐立、自娱自乐了好多年。
  
  2
  
  现在的我依旧有英雄情结,会在不经意间陷入自己的剧情。但从某个时间点开始,我发现自己幻想的故事开始变得短暂且单一。
  
  大约在一年前,有一次上课,老师问大家,如果可以,我们最想拥有什么样的特异功能。躲在下面看小说的我突然被点名,当即给出了一个答案:“起死回生。”
  
  老师问:“是让陌生人,还是让亲人起死回生?”
  
  我说要让他们都起死回生。这是我第一次暴露内心像海一样深的担忧。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尚未被人探知的奥秘,但直至此刻,我也没获得“二次元”中的超能力,只能被迫面对这个现实的世界,比如在那之后的半年,不得不面对爷爷去世的事实。
  
  我一直不能接受爷爷的离开。他养的绿植爬满了窗子,可偌大的屋子里突然少了个乐呵呵地跷着二郎腿喝茶讲故事的人。好像从我出生起就一直看着他的这副模样,所以我理所当然地以为,甚至到我老去,他的模样也不会改变。
  
  被狠狠打击的我开始担心奶奶,听到老人在夏季的烈日中晕倒的消息时,便赶紧叮嘱她别再出门买菜了。
  
  我故作严厉地对耳朵不太好的她大喊大叫,走在路上也开始观察周围的老人需不需要帮忙,希望可以攒一点儿运气,让奶奶在需要时也能遇见帮助她的英雄。
  
  但我很清楚,做这些一点儿用都没有,生活里的意外太多了。
  
  3
  
  这个假期和爸爸出行,旅程第一天,在千里之外的我们接到妈妈带着哭腔的电话,她说自己在家摔了一跤,脸上缝了5针。
  
  我站在滚烫的日光下,听着这件讨厌的事情,可能是因槲易罱恢痹谘奥罚晕业哪源锿蝗环庞称鹚沟幕妫谇Ь环⒅剩猩砼放竦挠⑿鄹┏骞醋ё∷
  
  英雄可真厉害,如果世界上有超级多的英雄就好了。思维停顿了一秒,我又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虽然不想承认,但经历过这些事情,经历过危险艰难,慢慢长大之后,我的确比从前胆怯了许多,变得谨小慎微。再幻想英雄故事时,彻底没有后期加工不说,脑海中过完仅剩的一丁点儿剧情,紧接着就会摇头。
  
  呸呸呸!我可别再做英雄梦了,如果大家都能平安快乐那就是最好的。就像电影《烈火英雄》,我一直没敢去看,听了一点儿“剧透”就感动得几乎泪奔。我崇敬这些保家卫国、出生入死的人,但有邪恶就有正义,英雄生而为消灭灾难。
  
  我可不可以反过来想:没有了这些讨厌的事情,英雄及他们背后的牺牲与动人的故事,就会随之销声匿迹?如果是这样,那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再无英雄。
  
  4
  
  等飞机时为了打发时间,我从“一席”微信公众号上看了几期节目,看到美食专栏作家殳俏关于美食的分享,断断续续看到中间,突然被一个短小的故事吸引。
  
  她说国外有一个研究美食的人开了一家餐厅,专门把各种食物混搭在一起,做出另外一种食物的味道。很多人说他无聊,于是他关了餐厅,做起“换汤不换药”的好玩的事——研制食物胶囊。
  
  他研制出各种没有相应成分但有其味道的胶囊,供给比如癌症病人之类的患者,让他们重新尝到他们渴望却不能吃的那些食物的味道。
  
  在晚班飞机有些沉寂压抑的气氛里,我的心头忽地一亮,我惊喜地发现了英雄的另一种模样。他们不会牺牲,却在这个一半灰白的世界里替强大又脆弱的彼此,支撑起另一半斑斓的世界,如果避免不了伤疤,那就把伤疤画成蝴蝶的姿态。
  
  殳俏念完结束语,我打开熟悉的音乐,温柔的音符在夜空中跳跃,弥补了窗外漆黑一片的天空,创造出这一切的人,在我心里都成了英雄。
  
  想起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要靠着单曲循环《平凡的一天》入眠,词曲温柔而缓缓地流淌,像一场心理疗养。
  
  这个世界上,有人寻找到了温泉;有人做出治愈的音乐;有人发明了食物,将空空的胃填满幸福;还有人像节目里分享的故事那样,将这些美好事物的种子一路播撒。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突然改变了想法。这个世界上,多点儿英雄也没什么不好,天灾与人祸大概就像渐长的年龄,是无论如何也不可抗拒的。
  
  幸而有他们,总能为迫不得已或者新的生活创造一点儿光,种下轻松的种子。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