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心肝宝贝

  18岁那年,我如愿考上四川的一所大学。我是那个普通班里唯一一个考上二本院校的应届生。这是我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我知道这是用自己的勤奋换来的。我原本平庸的生命从此获得了新生。
  
  大学那四年,我⒓痈髦直热⒒疃⒕貉。沟状右恢幻嫱杀涑闪丝炖值暮;彼嘌鹄吹那诜芴刂拾镏沂栈窳撕芏嗟娜僖胝粕N矣敫盖妆3肿攀樾诺睦赐嵩谛胖行葱矶嗳松芩迹敢业姆较颍嗷嵩谛胖泄匦奈业囊场⑺咧柿恳约吧硖宓慕】怠C看问盏礁盖椎男牛睦锞突嵘谄鹨还晌藜岵淮莸牧α俊
  
  读大学后,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陪伴父母,一年两次。每次从四川回湖南,都要搭乘火车,到达吉首市后再转乘汽车回家。父亲每次都会来小镇的汽车站接我,每当汽车快要停靠车站时,我都能透过车窗看见那个站在不远处的熟悉的身影——我的父亲。他依然推着那辆老旧的自行车,把笨重的行李箱放在后座上,我们并排走回家。回到家后,他总会烹饪红烧鱼给我接风洗尘。他知道,这是我最爱吃的一道菜。
  
  后来,我去了西安一所重点大学读研,又去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研修,如同风筝一样,离家越来越远。可是不管我从哪儿回来,都会有父亲在等待我,在期待着在外辛苦求学的女儿回来感受家的温暖。
  
  直到有一次父亲来车站接我,我突然诧异地发现,他有了白发,脸上布满沧桑,背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挺拔了,父亲真的已经老了。我的心一阵刺痛,我多希望这个一直在接我回家的人,会一直都在。
  
  如今的我,不再是当初那个自卑叛逆的女孩,我不仅考上了大学,还通过努力考上了研究生,我用自己的奋斗史带给更多同龄人正能量。可是我渐渐懂得了,不管我的文字有多少人喜欢,不管我的才华有多少人欣赏,不管我在人前有多么闪耀,在他的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需要他这座大山庇佑的女儿,都是他心心念念盼着快些回家的心肝宝贝呀!
  
  这一刻,我好想回家。
  
  因为我知道,他会来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