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匪记

  祸从天降
  
  从哈尔滨往呼兰去,过了松花江不远,有个屯子叫于金店。
  
  于金店有一个大地主,姓葛。葛老爷只有一个儿子,大伙儿都管他叫葛大少。葛大少在哈尔滨念书,学过俄语,学成之后他本想留在哈尔滨干一番事业,葛老爷却把他叫回了家。葛大少心里烦闷,想干点啥解解闷,就迷上了滑冰。
  
  离葛家不到五里地,就是松花江,正好是大冬天,葛大少便天天去这天然的大溜冰场滑冰。这天,风大雪大,气温有零下四十多度,葛大少嫌冷,就没出去滑冰。
  
  这一天,就出事儿了。
  
  清朝末年,俄国人在东北修了一条中东铁路,铁路沿线都架上了电话线。这天可能是太冷了,电话线被冻脆了,风刮雪打之下就断了。断的这一截,恰好在于金店大屯子西边这一段上,于是就有两个俄国兵背着枪,来修电话线。
  
  两个俄国兵一人扯着电话线的一头,往电线杆子上爬。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他们向上爬之前,摘掉了背着的大枪,脱掉了羊皮大袄,扔在一旁,轻手利脚地向上爬去。
  
  这时,有两个胡子从这儿经过。胡子是东北方言,就是土匪。两个胡子见着地上的枪,顿时两眼放光,偷偷摸过去,抱起大枪就跑。声音惊动了电线杆子上的士兵,两个士兵低头一看,吓坏了,电话线也顾不上修了,急忙沿着电线杆子往下滑。
  
  其中一个士兵下来得快,下来后就在后边追。一个胡子回过头,端起枪,“砰”的一枪打在了士兵胸口上。等另一个士兵赶过来一看,伙伴已经断气了。他不敢追了,躲在一根电线杆子后边,叽里咕噜地喊叫起来。
  
  那天,一起过来检查电话线的还有七八个俄国兵。听到枪响和求救声,他们急忙跑过来。见此情景,两个士兵跑回去报信,其余的就去追逃跑的胡子。
  
  那两个胡子也缺德,见俄国兵追他们,怕暴露老窝,没敢直接往回跑,而是跑进了于金店大屯子,从大屯子中间穿过去,又从屯子后边折回来,绕着小道跑了。
  
  俄国兵跟着进了屯子,没有找到胡子,认定胡子就躲在屯子里。很快,援军到了,一个俄军上尉带来了五十多个俄国兵,还用马车拉来四门大炮。上尉听完汇报,气坏了,命令手下摆好大炮,准备向屯子里开炮,要屠掉整个屯子。
  
  炮口逃生
  
  这又是枪响又是拉大炮的,葛大少哪能不知道呢?他急忙对家里的长工们吩咐了几句,冲出院门,对着上尉用俄语喊:“革必旦,不要开炮!革必旦,不要开炮!”
  
  俄军上尉见葛大少和长工们赤手空拳,身上没有武器,也就没怎么防范。葛大少冲到大炮前,忽然回头一挥手,站在大炮底下的长工马上架起了人梯,把葛大少和另外三个长工都塞进了大炮筒子里。
  
  这下子,俄国人傻眼了。大炮筒子里塞了人,炮弹打不出去,就会在炮筒子里直接爆炸,炮筒子就会炸膛,整门大炮就废了。这还咋开炮啊?
  
  几个俄国兵冲过来,要把葛大少他们从大炮筒子里揪出去,葛大少急忙又用俄语冲上尉喊道:“抢走你们枪、杀了你们人的,不是我们,是过路的胡子,不信,我可以I你去看他们的脚印。”
  
  看脚印?下了半天大雪,刮着大风,还能留下脚印?俄军上尉让葛大少给整笑了,戏谑地说:“好,你带我去找。”
  
  上尉心想,等葛大少找不着脚印,出够了洋相,再把他杀了,然后再放大炮,屠屯子。
  
  可没想到这脚印,还真就让葛大少给找着了。
  
  葛大少让几个长工拿着扫帚,在屯子后面的大道上清扫起来。上面的浮雪扫光了,那两个胡子的脚印就露了出来。两个胡子的脚印,没有直接印在泥土路上,而是印在了大雪上。脚踩下的地方,雪都被踩实了,清扫的时候,旁边没被踩过的雪都被扫下去了,而被踩实了的雪则滞留在泥土路上面,还保持着鞋印的形状。大雪上的脚印,正好是两行。这么冷的天,屯子里的人都躲在家里猫冬呢,谁会出来呀?那两行脚印,肯定是那两个胡子的,错不了。
  
  看完那两行脚印,俄军上尉再看葛大少,眼神可就不一样了,他带着一点钦佩,说:“放过你们了。”说完,他领着士兵拉着大炮就要往回走,葛大少却一把拦住了他,说:“你就这么空手回去,连一枪都没放,你们长官能放过你?”
  
  上尉一听这话,也犯了愁。这时,葛大少凑在他的耳旁,嘀嘀咕咕地说了起来。上尉的脸色渐渐由阴转晴,竖起大拇指,一个劲儿地夸赞:“哈拉少,哈拉少!”
  
  长工们都看呆了,这俄国人难道是给大少爷忽悠傻了?
  
  俄国人拉着大炮走了,刚走出不大一会儿,不远处,就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大炮声。屯子里的人们一看,只见那大炮正对着松花江中心的棉帽子岛,猛烈地轰炸呢。三轮炮弹轰下来,那个像棉帽子一样的小岛就被轰平了,小岛上的砖瓦泥土,被炸得满江面上都是。
  
  这些俄国兵炸了棉帽子岛,是为了有战绩,回去好交差吧?不用说,这一定是葛大少刚才给挑唆的。这也太损了吧?棉帽子岛上还住着人呢。一个外号叫徐老怪的孤老头子,就住在棉帽子岛上唯一的一栋房子里。徐老怪平日以打鱼为生,性格很古怪,从不许别人靠近棉帽子岛。只要一有人靠近,他就挥舞着一把剁猪骨头的大砍刀,又喊又骂。即使这样,葛大少也不能借俄国人的手,把徐老怪给炸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