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能忍受“听取蛙声一片”吗

  杭州有个小区,一到晚上,蛙声一片。业主投诉这些青蛙扰人清梦,要求保安履行职责进行驱赶。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曾是古诗里一种令人怡然自乐的意境,但现在却成了被人投诉的噪音。不是现在的青蛙音量大了,而是我们的心态出现了问题。中国道家讲究的是“天人合一”,其中一层意思是人类要与自然和谐相处,不要试图去改变自然规律。自然界并不是一个安静的世界,早晨鸟儿啼鸣、夏天中午有蝉长鸣、晚上又有虫儿的啁啾……这就是大自然最原始的“生态”。
  
  但城市把自然割裂了,它独居一隅,自成一体,人们以为“安静”才是最自然的,也是最宜居的。
  
  可是,“安静”并不是大自然的特质,真正的大自然往往是“吵闹”的。人们择水而居,水终年流淌,或叮叮咚咚,或奔腾咆哮;人们喜与绿树为伴,树欲静而风不止,树或轰鸣发声,或浅吟低唱;人们还喜欢居在山间,山间万籁并非无声,而像数万个乐队,在暗处演奏……一个生活在“自然”中的人,绝对不可能为几只青蛙的鸣声而失眠,除非他已经离开“自然”好久好久了。
  
  久居上海的亲戚去浙江天目山疗养,准备小住半个月,谁知住了三天,就打道回上海了。他告诉我,晚上山风吹过,宾馆外面万亩松林发出的声音似有千军万马,实在无法入眠。有朋友告诉我,他家就在小区的水景边,人造小溪流水淙淙,声音单调而枯燥,已与物业交涉多次,要求停止放水……其实,我也像他们一样,进城二十年,是一个被城市“戕害”已久而且已经丧失“什么是真正的自然”的判断的人。平时我们总是吵着嚷着要回归自然,但是真正进了“自然”,我们发现自己竟然适应不了它,而那个人工建造出来、与自然背道而驰的城市,才是自己的“最”。
  
  但是我的童年、少年却不是这样的:屋前是小溪,终年水长流,音则轰轰然;屋后又有涌泉,水从泥壁上冲下,音又咕咕;屋前屋后有竹林、有松树,风吹过,会演变出雄浑的旋律;满山遍野有小虫鸣唱,只有三九严寒才会消停;雨会落在瓦上,沙沙沙。还有雨滴索性从瓦缝里溜进来,掉在你的脸上。
  
  这就是当年的大自然,我从来没有为此失过眠。
  
  现在,当我为午后的一只知了的聒噪感到心烦意乱时,我愕然发现,自己离开童年真的已经太远、走进这片钢筋水泥的建筑森林太久、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