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黄花梨家具

  刘大胜退休后,对收藏产生了兴趣。这天,他听说滨河市最近正在举办古玩展销会,就坐高铁赶了过去。在一家古玩店转悠时,刘大胜突然腹痛不已,店经理孙江是个热心肠,当即将他送到了医院。原来刘大胜是急性肠胃炎发作,孙江见他人生地不熟的,就在医院里照顾了他一夜。
  
  第二天出院时,刘大胜想回到孙江的店里,买几件东西。孙江笑着说:“大胜,我知道你想买几件东西答谢我,你的心意我领了。你呢,赶紧回家调养,我这就送你去高铁站。”刘大胜一听,大为感动,双手握住孙江的手说:“孙经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一个月后,刘大胜再次来到了孙江的店里,一口气买下了好几样东西。孙江热情地招呼刘大胜坐下喝茶。落座后,刘大胜发现椅子是黄花梨的,不禁赞叹了几句,孙江说自己十分喜爱黄花梨家具。刘大胜想了想说:“是吗?我不懂黄花梨这东西,也不收藏,你要是有兴趣,我老宅里那套黄花梨家具可以便宜卖你。”孙江喜出望外,当场就和刘大胜敲定了。
  
  刘大胜喜滋滋地回到家,刚好一位搞了多年收藏的朋友来访,刘大胜正在兴头上,拿出刚买的东西让朋友看。朋友过目后,摇了摇头,说你看走眼了,这几个是赝品,不过仿制的工艺还不错。刘大胜却连连感叹,孙经理对他太够意思了。
  
  等朋友走了,刘大胜的爱人就劈头数落起他来,说你为了面子充当冤大头,人家在医院照顾你不到一天,你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人家,他拿赝品忽悠你,你还乐成这样。刘大胜笑着劝爱人说:“我本来挑了几件好东西,想买下来,变相地答谢一下孙经理。谁知,孙经理不同意,非让我买这几件,价格很优惠。我不喜欢欠人情,就答应孙经理,把老宅那套黄花梨家具卖给他。”爱人叹了一口气,没再吱声。
  
  过了几天,孙经理果然带着一位朋友如约而至。刘大胜领着两人来到了老宅,走进厅堂,只见里面摆放着一套黄花梨家具。那位朋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家具后,对孙江耳语了几句。孙江不露声色,爽快地说:“大胜,东西呢,我要了!你开的价钱也不高,我一分钱也不压。成交!”刘大胜乐坏了。孙经理的朋友一听,却吃惊得瞪大了眼。
  
  黄花梨家具出手了,看着空了好几年的老宅,刘大胜决定把老宅变现出手,给儿子买一套婚房。他跟爱人说了,又给儿子打了电话,让他把老宅挂到网上出售。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位买主联系刘大胜,要求下午看房。
  
  吃完午饭,刘大胜便去了老宅。没过多久,看房人来了,竟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刘大胜领着她进了老宅,挨个屋子看,可推开东厢房的门时,刘大胜不由得大吃一惊:里面摆放着一套黄花梨家具。这是怎么回事?这套家具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刘大胜一头雾水。姑娘倒是爽快,转完了屋子,就与刘大胜谈起了相关的合同事宜,并从坤包里掏出一张80万元的支票递给刘大胜,作为定金,说三天后签合同时再交上余款。
  
  回到家,刘大胜向爱人问起老宅里黄花梨家具的事儿,爱人支支吾吾地说,是自己雇人先把家具抬到了后院东厢房,再把从仿古家具厂购买的一套模样差不多的家具抬进了厅堂,还说姓孙的能坑你,咱为啥不坑他一下?
  
  刘大胜一跺脚,嚷道:“你知道个啥!人家孙经理不想让我花大钱答谢他,特意让我买那几个赝品,我瞧着做工很好,他就低价卖给我了。你、你怎么能干出这等缺德事儿?让我怎么面对人家孙经理?”
  
  刘大胜转头立马给孙江打了电话,把黄花梨家具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说:“实在不好意思,孙经理,麻烦你把那套家具寄过来,我把这套给你发过去。”
  
  孙江在电话那头笑了,满不在乎地说:“大胜,你真是太够朋友了,要是换了别人,才不会跟我讲明呢。东西呢,我收了。你呢,也不要再寄了。”
  
  刘大胜坚持要寄,孙江却说:“你寄过来我也给你寄回去。大胜,你是我朋友,就这样吧,别再争了。”刘大胜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
  
  转眼三天过去了,购房的姑娘迟迟没有露面,刘大胜打电话过去催问。姑娘给他发了一个手机号,让他跟机主联系,并说此事与自己无关了。刘大胜一看,这手机号不正是孙江的吗?孙江如果想买老宅,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联系,却要找一个姑娘来看房?刘大胜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一下,刘大胜一看,是儿子发过来的一条微信,上面写着:老爸,千万不要卖老宅。
  
  这下,刘大胜更糊涂了,当初跟儿子通话时,儿子明明十分支持,怎么现在又出尔反尔了?刘大胜满腹疑问地拨通了孙江的手机,问道:“孙经理,你要买我的老宅,干吗还要找个替身?拐这么大一个弯?”
  
  孙江说:“大胜,你的老宅是清朝初期的建筑,值几个钱。我的意见呢,是把它留给后代,后代是不是无偿捐献给国家,那是他们的事。你不是需要钱周转吗?我已经借你80万了,够不够?”
  
  刘大胜这才恍然大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孙江接着说道:“大胜,那个去看你老宅的姑娘怎么样?”
  
  刘大胜如实答道:“很好啊!长得漂亮,嘴又甜。”
  
  孙江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道:“大胜,那是我闺女,也是你儿子的女朋友。你卖老宅时,我才知道两个年轻人的事儿。我闺女在文物部门上班,做通了你儿子的思想工作,怕你卖老宅,闺女就让我买下,我就遵命喽。我有两个担心,一是怕你不卖我,二是怕你低价卖我,只好让闺女出面。”
  
  刘大胜听了,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过了些日子,刘大胜去滨河市看望孙江。一见面,他便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来提亲的,并带了一份彩礼,就是那套黄花梨家具,过两天就能到货。
  
  孙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摇摇头告诉刘大胜,他和爱人祖辈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调换黄花梨家具的事情,让他和爱人都很生气,自家闺女嫁过去,没法和这样的婆婆相处。因为这事,孙江的闺女都跟刘大胜的儿子摊牌了。
  
  ⒋笫ざ偈鄙盗搜邸K锝参康溃“不过呢,亲家做不成,你还是我绝对的好朋友!”
  
  “对对对,朋友!”刘大胜缓过神来,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孙江,“给,红包!”
  
  孙江眉头微微一皱,下意识地接过红包,打开一看,是一张80万元的支票,他心底不由得掀起一股热浪:“大胜,你看你,怎么这么见外?这么着急还干什么?”停了一下,他感慨地说道:“我没有看走眼,你这个朋友我交对喽!”
  
  刘大胜笑了,与孙江握手告别后,回到了家。
  
  第二天,刘大胜兴奋地给孙江打了个电话:“孙经理,我爱人已经认错了,说自己当初再不知情,也不该做坑害别人的事情,今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我儿子刚打来电话,说你姑娘宽宏大量,已经原谅了我爱人,与我儿子重归于好了。”
  
  孙江听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大胜,我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呢,我闺女也告诉我啦!不过呢,最重要的是,我结识了你这么个讲信誉、重情义的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