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价小吃――麻辣烫

  北京今年冷得特别早,一天夜里,我走路出去找吃的,走路当然会比开车甚至骑车慢热,自脚心起慢慢热起来,如此走了很久,路过了全无路灯的树林子,也路过了高速路口,甚至路过了一个桥底的涵洞,越走越饿,这也是我想要的,把体内余下的热量消耗掉,一点儿也不剩,每个细胞都空虚饥饿,现在要寻找饥饿感必须得有意为之,真是无奈。
  
  然后我走到了一片居民区,居民区门口有超市,有各色小店,也有饭馆儿,在它的入口处,有一些野摊子,然后我看到热乎乎的麻辣烫板车,它的热气如此招摇,恨不能头顶上升起一股蒸汽柱,一颗六十瓦的灯泡下面,是一对小夫妻。我打算吃麻辣烫,而且是坐下来慢慢吃。
  
  咕咚咕咚滚着带味道的水,分成一个个小格子,里面放着各色丸子、豆腐、蔬菜,我挑了自己最喜欢的几样:鱼豆腐、大白萝卜、贡丸、包心鱼丸、凤尾菇和蘑菇,蘸料自配,有辣椒水、芝麻酱、蒜汁儿和香菜,统统放在一个小碟儿上面,蘸着吃。我对面坐着三四个姑娘,里面有个贫嘴的,跟男店家不停地开玩笑。
  
  超市里的火锅料区常常也可以买到鱼豆腐,以前我吃安井的,现在安井似乎败给了别家,我原先居住的小区小门口外,有个常年经菅烧烤的小摊,那位东北大婶也有烤鱼豆腐,我也每每点之,总觉得鱼加豆腐,好像古人吃羊肉加鱼肉,美到极点。
  
  电视主持人孟非在节目上讲过一个段子,说自己跟朋友二人深夜去三里屯闲逛,突然感到肚子饿,于是吃了麻辣烫,结完账后,他更是兴奋地在微博上发了一条说,今晚我跟朋友吃麻辣烫,才花了64元。底下无数潘扛钏鸥唬堑溃何颐浅月槔碧桃桓鋈俗疃喑允榍闶怯星故窃趺吹模
  
  说的就是麻辣烫的平价家常,摊主们通常用一种方法区别贵一点儿的签儿跟便宜一点儿的:粗一点的竹棍儿,用来穿牛肚香肠等荤物,那就是一块钱一串儿,细竹签代表了七毛钱一串的素菜。最后数签子,你不用捂住钱包汗如雨下,只要不是忘了带钱,基本上都付得起。如果又穷又月光又想吃一顿好的,这是最优之选。晚来风急,最难将息,独自一人哪里去?街边摊麻辣烫,端一个不锈钢浅碟儿,罩个素白塑料袋,里面加上麻酱辣椒油,就那么对着热腾腾的小格子们吃将起来,摊主不希望你走,拉着你聊天,同摊的食客大多是平常人,有颗幽默的心,开你玩笑惹你欢笑,这样的场景就跟穿越剧演到了原始社会,温情得可以直抵你的心。
  
  我还觉得,经得起一起坐麻辣烫摊子的朋友,才是出俗入雅的那类,坐五毛钱一位的茶座也可以,吃意大利餐厅亦高兴,重要的是坐在一起吃东西,聊一些有的没的,跟踪彼此的新闻。我身边这样的朋友越来越少,孤身出门的机会越来越多,这大概是自然规律,遵的人比较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