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红

  阿琴生了二胎,乡下的婆婆进城来照顾她。新生儿快一百天的时候,婆婆按照老家风俗,要蒸一些甜包子送给亲友们,象征生活甜甜蜜蜜,此外,还得在包子顶端点一点红色,象征日子红红火火。
  
  包子做好后,婆婆却犯愁了,包子上的那一点红是用红曲水点的,原本在乡下随处可见的红曲粉,在城里厨房却找不到。
  
  还是上小学的大宝聪明,一听说奶奶要找东西点红色,马上跑到书房,把自己的红色颜料笔给找了出来,拔下笔帽就要往包子上点。
  
  阿琴吓了一跳,忙制止道:“这颜料吃进去不得中毒啊?咱们得找些可以吃到肚子里的红色才行。”
  
  婆婆连连点头,说除了红曲粉,其他食用色素也行,只要是t色就可以。阿琴想了想,说她正好要去超市给孩子买尿片,顺便看看有没有食用色素。
  
  过了一会儿,阿琴回来了,失望地对婆婆说:“我在超市里找遍了,都没找到红曲粉,也没有别的食用色素。”
  
  谁知,婆婆却笑呵呵地说:“不用找了,包子已经好啦。”
  
  阿琴正疑惑,这时,大宝跑过来,捧着一个刚蒸好的包子对阿琴说:“妈妈,我找到可以食用的红色啦,你看,漂亮吗?”
  
  阿琴低头一看,包子顶端果然有一点红色,颜色还挺好看,她疑惑地问:“你用什么点的色?”
  
  大宝得意地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阿琴一瞧,差点晕过去,原来大宝拿了她最贵的一支口红,五百块钱一支,已经用掉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