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给自己买钻石

  首饰里的基本款,钻石耳钉算一个。
  
  属于经典永不过时,还可以传给下一代的投资。
  
  小时候看妈妈每天戴一对小小的钻石耳钉,就掰着手指算什么时候能“继承”它。然而妈妈对那对耳钉的爱一直没有褪色,还屡次在我虎视眈眈时警告我:这对耳钉我自己会一直戴的!
  
  所以我暗暗下决心要自己买一对。
  
  毕业第一年领到了第一笔年终奖,去香港逛街时我就去了周大福,想买一对钻石耳钉。在店里,男销售把钻石耳钉一对对拿出来给我试,从大到小,不厌其烦。但即使是最小的,当时的我也负担不起。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迫。那位可爱的销售,果断地收起所有的钻石耳钉,拿出来几对珍珠耳钉,对我说:“女孩子买什么钻石,钻石应该等别人送!自己买就买珍珠。”
  
  他很好地替我解了围。买单时,他特意指着珍珠耳钉上那颗小到不能再小的碎钻说:“你看,这里也有钻石的!”
  
  尽管丢三落四的毛病一直没改,但这对珍珠耳钉,过了十多年,我还小心翼翼地保存着。那既是我对自己的第一个奖励,也是来自陌生人的温情,值得念念不忘。
  
  去年在纽约,我终于还是买了Tiffany的钻石耳钉。它家最基本的款,也是我最初看中的款式——简简单单的金边包钻石。不算大,但很适合我。
  
  它是在纽约第五大道上的那家Tiffany被买到的,那里也是赫本的《蒂凡尼的早餐》的拍摄地,我几乎每次去纽约都会去打卡。里面那个温情的段子大家应该都记得吧。他买不起店里任何一款戒指,和店员寒暄半天,掏出自己带来的一枚银戒指,问店员能不能刻字。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本来想拒绝的,但听他们说这枚戒指是买巧克力送的,就贴心地帮他们刻了字。这位可爱的老店员在那时陷入了一个柔情时刻,“原来现在买巧克力仍然送戒指,这使人觉得,旧日子没有变。”我在这里也受到了同样温馨的对待。
  
  接待我的店员是在这家店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太太。在我试戴各种不同大小的钻石耳钉时,她一直很耐心地告诉我:你脸小,戴小一点的钻石更秀气;不要迷信大钻石,大的不一定就好,适合你的才最好。
  
  是啊,有什么比旧日子原来没有改变更浪漫的事呢?
  
  说起来有点好笑。这是我第三次走进这家Tiffany试戴这对耳环了。但前两次,总有心魔,想买的时候就想起香港那个店员跟我说的话:“女孩子不要自己买钻石,要等别人送。”
  
  而@次买下它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因为当时我已经心境澄明:自己有能力给自己买,为什么要等别人送呢?
  
  现在的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基本不再在意别人的眼光了。自己就能给自己十足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