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

  在悉尼大学访学那半年,我寄宿在语言学系一位女讲师家里。她名叫朱莉亚,跟丈夫离婚有一年多了,和她一起生活的是她的宝贝女儿莫妮卡。
  
  我刚住进来的第二个月,莫妮卡就要过10岁生日了。朱莉亚跟我谈起生日礼物的事情,她说今年想给女儿一个特别的礼物,以前买的礼物,虽然她当时很喜欢,可过不了多久,就被她丢到一边儿,不玩了。我点点头说:“是呀,在中国,10象征一个整体,特别受重视。”朱莉亚笑笑说:“我想我该有我自己的方式。”
  
  没过两天,我们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朱莉亚玩魔术般地拿出一只用红绸布包裹着的小盒子递到女儿眼前:
  
  “莫妮卡,这是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可还有三天才是我的生日呀!”莫妮卡很惊讶。
  
  “因为10岁生日很重要呀,从此你的人生就进入两位数的年龄了,今年的是一样非常特别的礼物,所以我决定要提前三天送给你。”朱莉亚解释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不到生日那天,绝对不可以打开看!”莫妮卡似乎思索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
  
  接过礼物,莫妮卡感觉它好轻。她凑到耳边摇了摇,什么声音也没听到;又用手指按了按,盒子的薄纸板并没有凹下去,触不出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形状。莫妮卡仔细端详起这神秘的礼品盒来:究竟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呢?
  
  “好了,不要老盯着看了,你把它放好,上学去吧!”朱莉亚打断莫妮卡的思绪。
  
  第二天莫妮卡放学一到家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去找那特别的生日礼物。她小心地把它捧在手里,感觉还是那么轻,这时朱莉亚过来了:“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莫妮卡无奈地点点头:“记得,妈妈,到生日那天才能打开……那你现在就告诉我里面装的是什么,可以吗?”“当然不可以,那样的话,这礼物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朱莉亚拒绝得很干脆。
  
  晚上8点多,我和朱莉亚正在看肥皂剧,突然从莫妮卡的房间里传出哇哇的哭声。
  
  “莫妮卡,怎么啦?”朱莉亚很快地跑进了莫妮卡的房间,我也迅速地跟了过去。莫妮卡实在憋不住,拆开了盒子,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你是个大骗子,这里头什么东西也没有!”她伤心地抽泣着。
  
  我站在一边,看愣了。
  
  朱莉亚双手抱在胸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10岁生日是属于你的一个很特殊的日子,我问我自己,该给我的小莫妮卡送什么生日礼物呢?什么东西不仅仅是给她瞬间的快乐,而是能够陪她一辈子,以后每当有什么问题出现的时候,妈妈送给她的礼物都能拿出来派上用场。”她停顿了片刻,“我绞尽脑汁地想呀,想呀,最后我终于想到了,生活是需要耐心的……本想让你生日那天打开这份特殊的生日礼物,然后告诉你,你已学会了这条能让你受益终生的处世之道,再为你开个大派对好好庆祝……我想或许得到明年了吧!”
  
  到莫妮卡11岁生日的时候,我已经回国了,朱莉亚在电子邮件中很骄傲地说:“看来去年‘耐心’这件礼物算是给送出去了,今年我又得想个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