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粉丝汤

  F宁在没有当皇帝的时候,曾经在京城前门大街一个叫“粉汤刘”的小摊上吃了一碗粉丝汤。虽然他从小在宫里锦衣玉食,但是从没有尝过这样鲜美的粉丝汤,于是乎,就吃得津津有味、点滴不剩,差一点儿就连碗筷也给吃了下去!
  
  摊主“粉汤刘”盯了F宁半晌,才一本正经地说:“我观公子的穿戴举止,就知道您将来一定是大富大贵、福禄无边之人!”
  
  F宁大吃一惊,急问摊主:“何以见得?”
  
  “粉汤刘”坐下来与F宁唠嗑儿,他告诉F宁说,其实人生在世,每个人终其一生所能够享用的衣禄、食禄,是各有定数的,禄尽则完事儿!看公子的衣着打扮、举止风度,不似平民,显然出身名门望族。生于富贵之家,必然衣食无忧──衣食无忧之人,尚且如此珍惜自己的食禄,将来必定会福禄绵绵、F不可言!
  
  对于“粉汤刘”的一番有关“衣禄食禄”的见解,F宁只是觉得新鲜有趣儿,其实并没有太在意。唯有那一碗鲜美可口的粉丝汤,却让他感到回味无穷、口有余香。
  
  后来,F宁由皇子变成了道光皇帝,吃遍了御膳房的山珍海味,总觉得比不上那碗鲜美的粉丝汤。这一天,他心血来潮,便亲自开列了菜谱,吩咐御膳房照着菜谱上的食材,也做出一碗粉丝汤来。
  
  菜谱上的食材并不复杂,无非是羊肉、粉丝、调料、青菜之类,普普通通,简单易行。御膳房里有最顶尖的大腕厨师、最完备的厨房设施、最丰富的食材调料,动手做一碗羊肉炖粉丝,还不是小菜一碟?可是,道光皇帝左等右等,两天过去了,就是不见粉丝汤端上来,他感到非常纳闷儿。
  
  道光皇帝没有等来粉丝汤,却等来了内务府总管杨钟祥。杨总管恭恭敬敬地向道光皇帝奏明,要想喝到粉丝汤,首先得请皇上调拨银子七万五千两!
  
  没有吃到粉丝汤的皇帝,首先吃了一惊:不就是一碗普普通通的粉丝汤嘛,怎么就值银子七万多两?难道这粉丝汤是金丝银片做成的,即使是金丝银片所做,也不值这么多的银子啊!道光皇帝怒道:“狗奴才,有你们这样宰人的吗?”
  
  看到皇上发怒,杨钟祥又急忙跪下,诚惶诚恐地告诉道光皇帝,接到皇上做粉丝汤的菜谱后,自己马上就召集内务府辖下七司三院的头头脑脑们会商,制定出了详尽的落实方案。方案制定以后,又会同广储司、掌仪司、营造司、会计司、庆丰司的首脑郎中们,在一起熬了整整一天一夜,共同拟出了做粉丝汤所需银子的预算折子。道光皇帝接过折子打开一看,顿时傻眼了!
  
  这道折子上说,依据大清内务府运作的律例条款,皇上的御膳,必须严格按照大清有关规定进行操作,丝毫不能有一丁点儿马虎。御膳房要做出皇上专用的粉丝汤,得先盖一间专用厨房,这需要一大笔银钱;还得另聘有资质的专职大厨,又要一笔银钱;再加上添雇一帮打下手的,端盘送菜的,也需要钱。一笔笔算下来,共需经费六万两银子。另外,常年做粉丝汤的费用尚再须一万五千两,林林总总加起来就是七万五千两,而且一两也不多,一两也不少。
  
  道光皇帝看罢折子,顿时雷霆大怒:“朕不过是想喝一碗粉丝汤而已,你们竟然编排出这么大一堆事情来。如果朕要在御花园搭一个茅草庵,你们还不折腾出一座金銮殿?”
  
  杨钟祥本是嘉庆十三年进士,在官场滚打摸爬许多年,在内务府又待了好多年,更是长袖善舞、左右逢源。他胸有成竹地对道光说:“陛下您有所不知,微臣自从嘉庆年间就开始侍奉先皇,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如今侍奉皇上,更应该恪尽职守,岂敢有半点儿差池?臣殚精竭虑,实在是为皇上的安危着想,亦步亦趋地按祖制律例办事,祈皇上明察!”
  
  听了杨钟祥的一番托词,特别是他又拿“祖制”说事儿,道光皇帝只得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朕不让你们做粉丝汤了!你可派人到前门外‘粉汤刘’那里去,为朕购得一碗粉丝汤便罢了。──朕记得那里的粉丝汤也不贵,也就是四十文钱一碗吧。”杨钟祥听了皇上的吩咐,满口答应,诺诺而退。
  
  然而奇怪的是,几天过去了,道光皇帝还是没有吃到自己想要的粉丝汤。道光无奈,只好派人去找来了杨钟祥。杨钟祥又跪下奏道:“奴才失职、奴才有罪!──前门外的‘粉汤刘’不知何时搬走了,搬得无影无踪,奴才实在有负圣恩,望陛下恕罪!”
  
  看着杨钟祥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光皇帝长叹一声:“唉,朕贵为天子,想吃一碗粉丝汤就这么难,可叹也!下去吧,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