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快递

  一
  
  凌晨一点,翟志军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这一天,他送了150个快递。家中鸦雀无声,他的心犹如从遍布荆棘的草丛中跌入冰窟。一年前妻子去世,如今正在上高一的儿子是他的全部希望,可是对于快递员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他能有较高的收入,可是几乎没有留给自己的时间,更别提与儿子交流。
  
  他轻手轻脚地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躺上了床。今天是儿子新学期报到的第一天,他请了半天假,想陪他去,这件事他昨早跟儿子商量过,儿子以沉默点头表示了同意。他很累,所以睡得很沉,但还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一家人其乐融融,他无比开心。可是梦醒后,他发现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十二点了,他慌忙起身奔向儿子的房间,空无一人。他懊悔万分,转头发现儿子留在餐桌上的纸条:爸,你太累了,多休息会儿吧,我自己去上学了。
  
  儿子的字迹不算好看,但言语把他感动了,顿时浑身注满了新鲜的动力。简单的午饭后,他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由于想着儿子,工作起来格外有劲儿。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老师打来电话告知他,翟峰根本没有去报到。
  
  二
  
  翟志军又气又恼,他把字条带来的感动忘得一干二净,现在只想抓住翟峰这个臭小子狠揍一顿。他冲回家中想找儿子算账,可是儿子并没有在家,他一时间像断了线的风筝没了头绪。
  
  晚上九点,翟峰回到家中,他似乎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对翟志军挥来的两个巴掌无动于衷。他的脸颊被打得通红,但是眼神依旧清冷,带着一种下定决心的坚毅。终于,翟峰开口说话:“我不想上学了。”
  
  以前翟峰的成绩也算名列前茅,可自从他母亲死后,成绩就一落千丈,现在处于中下游。翟志军从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只是恼怒翟峰居然会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法。“我每天这样辛苦,你居然说你不读书了,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妈吗?”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翟峰被打得蒙了,血从嘴角和鼻孔中流出来。听到“妈妈”这个词,他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然后转身跑出家门,消失在楼道昏暗的橘色灯光中。翟志军气得一夜无眠,他想起自己只身一人来到城市的光景,酷暑寒冬都搬运着厚重的包裹,那时候,他最恨的是书,因为凡是跟书有关的包裹都重得不像话;但现在,他深刻地体会到书中装载的知识是一个人命运的舵盘!
  
  第二天晚上八点,翟峰还没有回来,翟志军不免担心起来。他去学校找了班主任,班主任也拿不定主意,于是带着翟志军去了班里,此时大家都在安静地学习。翟志军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快递服出现在大家面前,立马引起了满堂的热烈讨论,班主任压制住声音后说明了翟志军的来意,便问大家:“有谁跟翟峰关系好一点,知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众人摇头,班主任有些生气:“没有一个人知道翟峰去哪儿了?”一个胖乎乎的男生哄笑道:“老师,我们谁都跟翟峰关系不熟,怎么会知道他去哪里?”翟志军蒙在了原地,对儿子的恼怒一瞬间被心疼代替。
  
  最后,在一些男生的建议下,翟志军一家接一家地去网吧找人,终于在一家名叫“信天游”的网吧找到了儿子。他没有冲上去扯掉儿子的耳机,更没有关掉他的电脑,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看儿子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厮杀。等到翟峰打完游戏取下耳机,他才走过去说:“儿子,我可以答应你不读书,不过,你明天要跟着我去送快递。”
  
  翟峰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父亲会出现,更加不知道父亲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三
  
  翟峰开始了做快递小哥的第一天,他的运送工具是一辆尘封已久的自行车。他的第一份快递是一份文件,需要送到一所小学,不过比较特殊的是,这份文件必须在今早八点半前送达。翟峰七点就出了门,他觉得时间绰绰有余。
  
  清晨的空气清新凉爽,街上的行人正在逐渐汇聚成群,两旁或精致或破败、或高耸或低矮的建筑物与他擦肩而过,留下淡淡火花。七点四十分,他到达了那所小学,可是门卫告诉他,他走错了位置,快递单上填写的小学地址其实是另外一所靠海的分校。他顿时慌了神,以他骑自行车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在八点半前赶到学校。这时,翟志军骑着电动车出现在翟峰面前。翟志军接过文件便扬长而去,他只对翟峰说了一句:“出师不利。”翟峰望着父亲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一股热流盈满眼眶。
  
  不过他很快就从失落的情绪中跳了出来,赶去送第二份快递。第二份快递有些令他为难,地址显示的是沿江路某栋楼房的十楼,可是具体是哪一栋他也没有搞清楚。这一片都是年代久远的楼房,没有电梯,没有物业,他只好一栋一栋地去问。才问了两栋楼,他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问到第四栋楼了依旧无果。他打电话向父亲求救,翟志军不假思索地告诉了他具体位置。按照父亲的指示,翟峰终于找到了快递的主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爷爷看着翟峰稚嫩又累得发红的脸,一个劲儿地道谢。他腿脚有些不便,还是进屋拿了一瓶饮料给翟峰,说:“看你年纪不大,怎么不读书啦?哎,没关系,干什么都有出路,只要肯努力。”
  
  翟峰握着饮料,老爷爷的话不绝于耳,他发自内心地感到温暖。这给了他动力,也似乎给了他好运,这一早上他很顺利地送出去了二十个快递,那些接到快递的人或是惊喜,或是感动,他们向他表示感谢。
  
  中午他跟父亲一起吃了盒饭,两人蹲在路边狼吞虎咽,他用余光偷偷观察父亲,这个男人每天都过着这样的生活。饭后,他问父亲:“爸,你怎么什么地方都知道?”翟志军笑了笑,说:“以前在乡下干农活,一年里连村都很少出去,到了城市送快递,要去各个地方,这可把我难住了。刚开始的时候,送错地方被人投诉,钱扣多了,心里难受啊。于是我就趁着空闲时间,把我所负责区域的每一个位置都记下来。现在啊,忘不掉了。”此r,翟峰心中的父亲再也不是那个回家倒头就睡、一个月也见不上三天面的模糊的影子了。
  
  四
  
  下午的工作仍旧繁重,短暂的休息之后,翟峰又开始赶往下一个地点。翟志军看着儿子做得越来越顺手,于是不再偷偷跟在他身后了。
  
  翟峰手上有五个包裹,都是送给同一个人的。他本想直接投递到驿站的,可是父亲却反对他这样做:“五个包裹太重了,一定要亲自送到人家家里。”翟峰看着沉重的包裹,咽了口水,说:“现在好多快递员都送到驿站,这样节省很多时间和精力啊。”翟志军说:“我们的首要目的是让顾客满意。”翟峰若有所思,然后憨憨地笑了,他忽然明白父亲站在阳光下精心擦拭他所获得的证书时是多么骄傲,那些“业务标杆”和“零投诉”的荣誉是对父亲多年来坚守原则的最好褒奖。
  
  翟峰感到自己的身上油然而生出一种强大的责任感来,他扛着装了五个包裹的袋子,爬上了五楼,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一个男人,他十分惊愕:“你还是第一个把这么多快递送到家门口的呢。小伙子,不错!”翟峰憨笑了两下,可谁知,就在男人准备签字的时候,女主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笔抢走了。女人带着仇恨的目光盯着翟峰和男人,对男人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买买买,家里的包裹都堆不下了,全买些没用的东西。这些包裹必须退了,不准留!”女人把笔和包裹一起甩给翟峰,害得他差点跌倒。男人有些尴尬,对女人好说歹说无济于事。翟峰不知如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他本想求助父亲,可他转念一想,如果是父亲,他会怎么做?
  
  翟峰仔细看了一下包裹,瞬间心里有数了。他依旧面带微笑:“姐姐,你可以先看看这些货物有没有用,再决定要不要,可以吗?”暴躁的女人被翟峰厝岬囊唤校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红着脸,点了点头。男人接过快递,逐一打开盒子:高跟鞋、老年鞋、化妆品、小型按摩器……
  
  女人一脸震惊地看着男人,男人说:“你以前说我只会给自己买些没用的东西,我其实反思过,这不,这次全是给你和爸妈买的。”女人羞愧地含着泪,抱住了男人,翟峰差点也忍不住一起流泪了。男人和女人向翟峰致歉,翟峰摇摇头说:“没事的,祝你们幸福!”
  
  五
  
  晚上十点,翟志军和翟峰回到家中。两人快速地洗漱好,却迟迟没有回到各自的房间,他们都有话对对方说,但都不知如何开口。沉默了一会儿,翟峰说了句:“爸,谢谢你,今天我学到了很多。”翟志军伸出手按了按儿子的肩膀,两个男人的情感以这样的方式打通了。
  
  第二天,翟峰回到了学校。一个月后,翟志军接到班主任的电话,让他今天下午一定要抽空去一趟学校。翟志军以为翟峰又犯了什么错误,可他没有想到,他被老师带到一个金碧辉煌的讲堂,正在台上演讲的是他的儿子翟峰。
  
  “初三的时候,母亲走了。在我最痛苦挣扎的时候,父亲每天忙于送快递,我由于被忽略而恨他。上了高中,我不适应新环境,看着周围同学完整的家庭和富裕的生活,我更加讨厌他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快递员。我变得孤僻自卑,想要逃离学校和家庭,直到父亲带着我体验了快递员的工作,我才感悟到,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为每家每户送去的是一份惊喜、感动或者幸福。父亲他其实很想与我交流,是我一直把心门紧闭不让他进来。不过,他用他的责任感和温暖敲响了别人家的大门,也敲开了我的心门,打开了我的心结。我为我是一名快递员的儿子而骄傲,要知道,我们国家每年超500亿的快递量,稳居世界第一,这都是他们用脚步和汗水奋斗出来的……”
  
  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翟志军早已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