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花烛夜

  清朝光绪年间,一个吉祥的日子,粤东县金家大院里张灯结彩,大摆筵席,正在为女儿金环举行新婚大礼。新郎徐谦虽然与金环早有婚约,并且也是一名秀才,但因父母谢世,家道中落,不得已做了个上门女婿。新婚良宵,他也说不清是喜还是忧,本来不善饮酒,却喝了个人走墙也走。
  
  金环让丫环把徐谦从席间叫进洞房,一改往日的羞怯,自己取下盖头,又让丫环端来酒菜,要与新郎共饮。徐谦连忙推辞,说今日已经喝多了,来日方长,定会陪金环喝个够!金环不愿意,说为妾日夜思君,总算有了今日,怎能不来个一醉方休。然后把丫环都支了出去,两位新人开怀对饮,你一杯我一杯,渐渐地徐谦支撑不住,倒在床上睡着了。
  
  这时候,院内客人也都酒足饭饱,正要离席告别,突然听到洞房内几声怪叫,接着房门一下被撞开,新郎披头散发夺路而去。家人们尾随其后,并不着急,以为新郎喝醉了酒,跑一阵儿就没事了。没想到新郎一直奔向前面一条大河,家人们这才感到大事不妙,冲上前想抱住新郎。可是晚了一步,新郎“扑通”一声,纵身跳进了滚滚的河水之中。
  
  “不好啦!新郎跳河了,救人啊!”岸上喊声连天,有几个会水的纷纷跳进河中救人,可是忙活了半天,也没看到新郎的影子。家人们一个个哭丧着脸,回来向主人报信。金环娘大怒:“混账!你们这么多人,竟连一个人都拉不住,明明是见死不救,有意坑害我家女婿!”家丁们齐喊冤枉,金环娘把眼一瞪:“别唆了!还不快找船只四处打捞,要是找不到人,决不轻饶!”众人领命而去,当下雇来4条船,在河里上下合围,只是打捞到天亮也没找到新郎。第二天,金环娘带着十几个家丁,来到县衙门前击鼓鸣冤。吴知县多日未曾升堂,见今日有案,格外来精神,他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何人,有何冤情快快讲来!”金环娘跪在堂前诉道:“在下金氏,本县小民,只因昨晚小女完婚,女婿多喝了几杯,冲出洞房,跑到河边不见了人影。小民怀疑是家丁对主人平日管教甚严不满,蓄意谋害我女婿,请大人做主。”
  
  吴知县问:“人找到没有?”
  
  众家丁连忙解释道:“是他自己跳河而死,尸体至今还未找到。”
  
  “你们为何见死不救?”
  
  “这实在是很突然的事,姑爷醉酒而跑,我们一直跟随其后,万万没想到他会跳河,我们只是上前迟了一步,这是大家亲眼所见。我们都在金家做工多年,岂有谋害姑爷之理。”
  
  吴知县又一一讯问了其他证人,回答都不差分毫,便喝道:“金氏,你实在无理!明明是你女婿自己跳河,怎么能诬告他人?将这妇人重打50大板,轰出堂去!”吴知县有些恼怒,本以为是个实实在在的大案,可作为将来夸耀的资本,没想到只是一起意外事故,因而将气全撒在金氏身上。
  
  金氏一听辩解道:“大人息怒,民妇还有话讲。他们说是投河自尽,为什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事情还没搞清楚,怎能对民妇用刑?”吴知县听后觉得也有道理,便率领一班人马来到河边,只见河水滚滚,浊浪翻腾,就想着尸体一时半刻是打捞不到了,于是打道回了县衙。以后金氏也没再来县衙告状,此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几个月后,吴知县调走,新上任一个姓朱名庆的年轻知县。此人机智果敢,又善于体察民情,为官甚为清廉。他到任后,立即清理了所有积案,阅卷中看到徐谦投河一案,心里产生了疑惑:这个金氏明知道女婿投河,为什么要状告家丁?不久又听说近几个月来,金氏之女金环与本县巡检大公子郑书甫打得火热,已到了不避人嫌的程度。朱知县反复推敲,有所醒悟:金氏告状,很可能本意不在加罪于谁,而是要知县和家人都证实新郎确实是投河自尽。那她为何要这样做呢?莫非其中还有隐情?
  
  一日下午,朱知县化装成算命先生,来到金家附近察访。当他看到一个老太婆在门前洗衣服时,便佯装借凳子坐了下来。等了一会儿,朱知县举目四望,突然对老太婆说:“哎呀!你这附近阴风阵阵,鬼气袭人,恐怕不是吉祥之地呀!”
  
  “先生讲什么鬼话,我们这里好好的,有什么鬼气!你别吓唬人,你要歇便歇,不歇便快走吧!”老太婆很不高兴。
  
  “绝非鬼话!我推算,这附近3月之内,必有人死亡,而且是年轻人。此人有冤未申,所以鬼气缠人。”
  
  “啊──”老太婆吃了一惊,忙说,“先生,这死人倒是确有其事,但并无冤情。”
  
  “老太太,能不能讲一讲,也许我能帮您驱鬼避邪。”
  
  于是,老太婆详详细细地将徐谦投河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金家女婿之死,是我们亲眼看见的,绝非冤死。
  
  “徐谦跑出来,你们都看清楚了?”
  
  “那当然,他穿着拜堂时的大红袍,披头散发跑出来的。”
  
  “那面容看清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