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厨具

  一
  
  宏祥建筑公司理袁成和他漂亮的女秘书王菲菲到厨具大厦结算工程款,竟就此一去不返。在公司等待发工资回家过年的民工们这才意识到,合着袁成给他们玩了个“金蝉脱壳”,他们被袁成给涮了,袁成领着漂亮的“小秘”跑了!
  
  按捺不住怒火的民工们当时就要爆发,亏得一个老民工站出来劝阻:兄弟们,反正厨具大厦就在城西不远,我看不如咱们一起去问问。若是厨具大厦赖账,咱们就给袁经理长长威风助助阵,凭什么厨具大厦交付使用已经半年了他们还不结清工程款?若是袁成和咱们玩猫腻,咱们再收拾那狗日的不迟!兄弟们放心,昨夜我跟踪他了,知道袁成那狗日的家住哪里!
  
  于是近百名建筑民工开着工地上两辆破旧的自卸车,浩浩荡荡杀奔城西的厨具大厦而去。
  
  厨具大厦是宏祥公司承建的一栋专营厨具的大楼。厨具公司老总宋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大厦门前差点儿吓尿了裤子。待明白了民工们的来意,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宋清说,欠宏祥公司的工程款今天上午就结清了啊!怎么,老袁没回公司?哎呀老袁怎么能这样呢,他也是从建筑民工一步步干起来的啊……最后宋清怕民工们不相信,还让财务拿出一张工程款收据,上面有袁成的亲笔签名。
  
  这下民工们可真是“火山爆发”了。原来袁成这狗日的,真的席卷了他们的血汗钱带小秘跑了!民工们纷纷骂骂咧咧跳上自卸车,在那名老民工的带领下,又掉头向公司老总袁成的家中杀奔而去!
  
  厨具公司的老总宋清惊魂未定地擦了擦汗。刚才这帮要不到钱的民工已经失去理智。失去理智的民工,天知道他们会作出什么样的事情!
  
  二
  
  面对被洗劫一空的家,袁成的妻子高怡瘫坐在沙发上,欲哭无泪,一夜无眠。昨夜,警察接到报警赶来,疯狂的民工们早已风卷残云般席卷了他们的所有家私。而警察仅是对高怡家的遭遇作了详细笔录,并未给她过多的同情。这种坑民工血汗钱丧尽天良的行径,哪个不切齿痛恨?
  
  天刚放亮,高怡突然听到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谁这么早会来?难道……高怡一怔,忽有所悟,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但门外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袁成。门外站立的,是位彬彬有礼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不待高怡询问,便自我介绍道:“我是王菲菲的未婚夫,我叫程玉。”
  
  高怡脸一沉,但很快就释然了。现在我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家徒四壁,惧你何来!高怡转身回到沙发坐下,顺手拿过一条毛巾擦擦红肿的双眼,先发制人地说道:“是来找你未婚妻的?只是不知是我丈夫拐跑了你的未婚妻,还是你未婚妻勾引了我丈夫?”
  
  程玉却是涵养极好,对高怡的咄咄逼人毫不在意:“嫂子你误会了,我并没别的意思。我和菲菲相识已经两年了,我们感情很好,菲菲绝无背叛我的可能。前天她已戴上了我的求婚戒指,我们已经商定了婚期……”
  
  “你的意思是说,铁定是我丈夫拐跑了王菲菲,或是绑架了你的未婚妻,是不是?”高怡暗笑这男子痴情。相识两年算什么?我和袁成这混蛋还在一起二十多年呢!可他真要背叛妻子背叛家庭,还不是照样不露声色?
  
  程玉还是没有生气:“嫂子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唉!怎么说呢?菲菲喜欢厨艺,昨天她陪袁大哥到厨具大厦,说好要顺便购一套最好的厨具回来的。他们双双失踪,会不会出事?你想他们结算回的工程款可有一百多万元啊。别光听出租车会被人劫,一百万,同样会使出租车司机见财起意……”
  
  高怡听程玉这么一说,心更是沉了下去。自己这几年做专职家庭主妇,烧出的菜却总是越来越不合丈夫的口味。高怡曾不止一次听袁成夸赞秘书王菲菲的厨艺了。王菲菲年轻漂亮,还有一手好厨艺,再加上一百多万元巨款……以这样的价码,丈夫若是背叛家庭背叛自己,自己是真的没辙。
  
  但高怡还是听了程玉的话,随他去了厨具大厦。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使丈夫背叛,她也不愿丈夫出事。
  
  厨具公司老总宋清的弟弟宋涛接待了程玉和高怡。宋涛对这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深表同情,很仔细地回忆了昨天的事情:“袁总是和王菲菲小姐一起来,又一起走的。且肯定是打车走的。他们再傻,也不会抱一百多万元现金上街啊,是不是……对对,走的是挺匆忙,慌里慌张的。你看,这是王菲菲小姐精心挑选好的一套厨具,我们都为她打好包了,她走的时候连拿都顾不上拿。”
  
  这么说,袁成这混蛋是真的带上“小秘”私奔,撇下老婆孩子一去不返了?憔悴了一夜的高怡再也支撑不住,摇摇晃晃晕倒在地……
  
  宋涛和程玉这两个大男人又是掐人中又是打120,手忙脚乱张罗着把这个苦命的女人送去医院。
  
  一小时后,大批的公安干警突然如神兵天降,从四面合围着冲进了厨具大厦!
  
  新建的厨具大厦居然不是集体供暖。在厨具大厦后面独立的锅炉房,警察从负责烧锅炉的锅炉工身上,搜出了程玉送给王菲菲的订婚戒指。经突击审问,半年来发生于厨具大厦的几起杀人焚尸案暴露出来,近半年来与厨具大厦有业务关系的数起人员失踪案一举告破,霎时震惊全城!
  
  如此富丽堂皇的厨具大厦,如此生意兴隆的厨具公司,所有财富竟全是这样像对付袁成一样,靠“空手套白狼”,杀人焚尸堆积起来的!爱好厨艺的王菲菲因为是和袁成一起进的厨具大厦,宋清只好也把她杀了灭口。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你的未婚妻菲菲必在厨具大厦而没有离开?”半年后,高怡从审判宋清黑社会犯罪集团的法庭出来,顺便问同来的程玉。程玉幽幽地说:“我始终相信菲菲说过的话:菲菲说,戴上我的求婚戒指,她就是我太太了。从那一天起,她要天天回家为我烧菜做饭。一个准备天天回家为丈夫烧菜做饭的女子,又怎会忘记自己精心挑选的厨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