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等

  错觉
  
  电梯里只有我和一个戴墨镜的男人,看他的手动了几下没按楼层,我正猜想他是不是一个盲人,他竟问我到几楼。我惊讶地反问:“你能看我?”他瞬间“石化”,后退了一步。
  
  原来,我把他当成了盲人,他把我当成了女鬼。
  
  巧克力
  
  我给女朋友买了一盒白巧克力,她却说:“人家爱吃黑巧克力。”我顺手递给她一副墨镜,说:“戴着吃。”
  
  口味
  
  周末,我带侄子去逛超市。在超市遇见我们老总,就和他聊了几句。侄子无聊地四处观望,突然大叫道:“姑姑,那边有一个超级帅的叔叔!”
  
  我没理他,继续和老总说话。侄子急了,催促我道:“姑姑,你快点儿过去看看啊。你啥时候换口味了,喜欢秃顶老头儿了?”
  
  汉语听力
  
  据说汉语等级考试是全球最难的考试之一,举一道听力题为例。
  
  男:“哟,你的牙齿好白啊。”
  
  女:“那是假牙。”
  
  男:“真的假的?”
  
  女:“真的。”
  
  问题:请问这是真牙还是假牙?
  
  摇一摇
  
  微信不是有“摇一摇”功能嘛。有一天在家无聊,我研究了一下这个功能,摇了几下,然后耐心等待。
  
  这时老妈敲门:“有事找妈喊一声就行,干吗还要摇一摇!”就这样,我第一次和女网友见面了。
  
  玩水
  
  正跟我爸研究放假去哪儿玩,我妈过来问:“喜欢玩水吗?”我心想,难道要带我们去海边旅游?忙答:“喜欢喜欢!”我妈说:“那你去把碗洗了吧。”
  
  地主之谊
  
  到外地出差顺便拜访老同学。到饭点了,我觉得有点饿。老同学说混得再差也要尽地主之谊,我欣然同意。然后,老同学就热情地把我带到家里玩了几个小时的斗地主。
  
  陌生的地方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立刻使劲儿回想:没有被绑架,没有喝醉酒,也没有发生什么灵异事件。哦,原来是昨天心情好把房间收拾了。
  
  习惯
  
  一哥们儿半个月前买了一辆面包车送快递,昨天他说不干了,原因是每次他媳妇看到车里的包裹,都格外兴奋,眼神中满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嘴里还不住念叨:“这些包裹要都是我的该有多好。”哥们儿说:“时间久了,我怕她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下厨
  
  丈母娘来家里吃饭,我下厨,正在给一道菜放盐,听到她在客厅问我媳妇:“他在干什么?”
  
  我媳妇说:“他就是这样子的。他吃得淡,盐都是一丁点儿一丁点儿地放。”
  
  丈母娘说:“瞧他那鬼样子,还以为他在菜里放砒霜呢。”
  
  理想与现实
  
  前些天,我看到一对情侣吵架,男孩不说话就只看着女孩笑,然后女孩扑到男孩怀里一把抱住他说:“连个架都不会吵,以后怎么办?”我瞬间感觉自己学会了一项新技能。
  
  昨天,和女朋友吵架,我想起新学的技能打算实践一下。于是,我静静地看着她笑。谁知,她抬手给了我一巴掌,骂道:“你还有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