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的小毛驴

  赵胜家住山区,山势险峻,没有公路,乡亲们要赶集或到镇上买日用品,都是肩挑背扛,可以代替人力的就是毛驴。
  
  最近,赵胜买了头小毛驴,是公驴,两岁口。没想到,这小公驴有个怪毛病,只让女人骑,不让男人骑。越是年轻漂亮、花枝招展的女人,它越显得乖巧温柔,腰塌下来,腿微微弯曲,恭顺得像个讨主子欢心的小仆人。要是男人呢,屁股还没等挨着它的脊梁,它就喷着响鼻,又蹦又跳,一通尥蹶子,非把人从驴背上掀下来不可。村里的乡亲们见小公驴这德行,都觉得新奇。一个乡亲就分析说,动物都是异性相吸,小公驴是凭气味判断你是男是女。
  
  赵胜想试试这小公驴到底为什么只认女人不认男人。有一天,他穿上了老妈的花衣裳,扎上花头巾,打扮得花里胡哨的,挎个篮子,扭着屁股,捏着嗓子,学着女人的嗓音唱:“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
  
  一些孩子都围着看热闹。赵胜顺利地骑上了小公驴,小公驴欢快地走了几步,赵胜不禁“哈哈”大笑:“什么闻味儿,它就是看你穿得花花绿绿的,就以为你是……”
  
  赵胜这一说话,小公驴后腿蹦起老高,把他从身上掀下来,摔得他屁股生疼。看热闹的都哄然大笑。赵胜呻吟着爬起来,还是没弄明白这小公驴为什么只让女人骑,不让男人骑。
  
  赵胜的老爸老妈都在城里打工,家里只有他和爷爷一起过。买来的毛驴不让男人骑,这让赵胜很是头疼。他突然想起,上中学时的同学刘红梅,她家也养了头毛驴,是头小母驴。听说她家的小母驴去配种站配了几次都怀不上,如果能下头小毛驴,卖个千八百块钱,也能贴补贴补家用。刘红梅的老爸头几年得病去世了,家里过得挺艰难。
  
  赵胜想,刘红梅家里没男人,如果两家的驴换一换用,对她家没什么影响。
  
  赵胜暗地里对刘红梅很有好感,说暗恋也不为过。这天早上,赵胜来到了井台上,他早注意到了,刘红梅常在这个时候来打水。赵胜不好意思到她家里去,想在井台上说,假装是偶然遇到了似的。
  
  不一会儿,刘红梅果然挑着两只水桶来了。赵胜上前帮刘红梅打了水,红着脸,结巴着说:“我……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我家的小公驴不让我骑,却愿意让女的骑,你家的小母驴没这毛病,能不能咱两家换着用?”
  
  刘红梅愣了一会儿,说:“这事我得跟我妈商量一下。”
  
  赵胜说:“等晚饭后,我去你家找你吧,看看你老妈什么意见。”
  
  晚饭后,赵胜急匆匆地来到了刘红梅家,他站在院门外的一棵大杨树下,响亮地吹了三声口哨。
  
  不一会儿,刘红梅从家里跑出来了,来到杨树下,理了理额上的头发说:“我跟我妈说了,我妈说,咱换着用也行,但只能先试试,如果用不惯再Q回来。”
  
  第二天,赵胜把小公驴喂得饱饱的,皮毛梳理得干净光滑,牵到了刘红梅家,换回了她家的小母驴。
  
  刘红梅的老妈见赵胜家的公驴高大魁梧,走起路来蹄子“当当”响,干起活来更是不惜力气,差不多能顶两头小母驴,骑在驴背上也不像那瘦弱的小母驴那么硌屁股,就觉得这驴换得值。
  
  赵胜和爷爷心里也觉得如意,刘红梅家的小母驴虽说瘦弱一些,但什么都不耽误干,要拉磨也能任劳任怨。什么时候想骑,它都柔顺得像只小猫,温婉可人,讨人喜欢。
  
  如果日子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下去,也是不错的结局,但没想到起了一点儿波澜。
  
  起因是赵胜家的小公驴。
  
  一天夜里,不知那小公驴是怎么想的,竟然挣脱了缰绳,“嗒嗒嗒”地跑回了赵胜家。要是旧情难忘,回来看看原来的主人,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没想到,那家伙见了小母驴,眼前一亮,竟然耳鬓厮磨,卿卿我我起来。小母驴也对小公驴不无好感,两个私下里竟成就了一段两相情愿的风流韵事。
  
  本来,那小母驴被怀疑是不会开花结果的,可没想到,它竟然“结果”了,肚子一天天“显怀”。赵胜的爷爷见小母驴有了身孕,很是高兴。
  
  这事传到刘红梅老妈的耳朵里,她就想,小母驴本来是她家的,这怀上的小驴也应该是她家的。她把自己的想法和刘红梅说了,刘红梅说:“这驴换了都快一年了,现在看怀上了小驴,就想要回来,这么办事,还不得让人家瞧不起呀!”
  
  老妈说:“当初就说好了,不想换可以再换回来嘛!”
  
  刘红梅说:“这小母驴是在人家那儿怀上的小驴,下的小驴也得算人家的,应该等下了小驴再说。”
  
  老妈脸色一变,说:“你这丫头,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你要不去,我去!”
  
  老妈执意要把驴换回来,不得已,刘红梅只好来到赵胜家,把赵胜叫出来,把老妈的想法说了。赵胜回了屋子,把情况和爷爷说了。
  
  爷爷说:“她家过得挺不容易的,咱应该帮帮呢,你给牵回去吧。”
  
  赵胜把刘红梅家的母驴牵出来,交给了她,又跟着她去把自家的小公驴牵了回来。
  
  没想到,柳暗花明,事情又有了意外的发展。
  
  一天,赵胜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问谁家有种驴,他家的母驴要配种,去配种站嫌路远又太贵,如果附近谁家有好公驴,他愿意登门出五十块钱配种。
  
  看到这个帖子,赵胜心里一动,觉得自家的小公驴品种不错,高大强健,最关键的是,能让刘红梅家多年不孕的小母驴怀上,说明本事不一般。赵胜就在网上跟那人联系,约好了时间。那人牵着小母驴如约而至,看了小公驴,很是满意。赵胜轻而易举就赚了五十块钱。
  
  那人回去后不久,就发现自家的小母驴怀上了。赵胜家的小公驴只让女人骑,不让男人骑,本就是个稀罕事,再加上它能让久配不中的小母驴怀孕,这些奇闻趣事,早在十里八乡传开了。这一下,小公驴的名气更大了,在乡亲们嘴里,小公驴作为种驴,它的“好色”已经不是缺点,而是大大的优点了。乡亲们纷纷牵了自家的母驴来赵胜家配种。小公驴全心全意,尽职尽责,那些母驴也都乘兴而来满意而归,大多是一次性“喜获贵子”。
  
  这天,赵胜牵着小公驴去给一家乡亲上门服务,路过刘红梅家的院子,刚好听到屋里母女俩在吵架,声音不小。赵胜隐约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就拉住小公驴的缰绳,站在门外悄悄地听。
  
  只听刘红梅的老妈说:“有了小公驴,赵胜每天坐在家里,钱就到手了,像大风刮来的一样。早知道这样,咱就不该换回来!”
  
  刘红梅说:“上次换回小母驴,我们就够理亏了,您这次可别再打什么主意了!”
  
  老妈生气地说:“你干吗老向着别人,难道你看上赵胜了?真是女大不中留!”
  
  刘红梅静默了片刻,突然说:“看上了又怎么样?”
  
  赵胜听到这儿,心里一阵狂跳,抑制不住的喜悦直冲心头,母女俩接下去说了什么,他都没有听见。正想再听一会儿,小公驴突然不耐烦地“嗷嗷”号叫起来。赵胜吓了一跳,赶紧牵着小公驴离开。没走几步,他就听到身后有人开门。赵胜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刘红梅站在院门口,两人的目光一对视,刘红梅的脸似乎红了……
  
  几天后,赵胜找刘红梅表白了。乡亲们知道他俩在一起后,都觉得有些意想不到。有人找赵胜的爷爷打听,赵胜的爷爷乐呵呵地说:“他们呀,是因驴结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