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历险记

  朱家沟盛产松子,每年松子成熟后,当地村民便纷纷出来采摘。他们采松子的方式很特别,不是爬到树上摘,而是坐着氢气球采。这种氢气球高达数米,下方连着一个篮筐,人就站在筐内,当气球升到树的高度,筐里的人只需伸伸手便可将树上的松子果采下来。当然,为了不让气球飘走,还要有人在地上用绳子拉住气球。等一棵树上的松子采光,地上的人再把气球牵到另一棵树旁。
  
  小勇是个初中生,他的父亲朱城就是这样一个采松子的工人,看着父亲每天坐着气球采松子,小勇心里直痒痒,他也想上气球体验一下,可父亲总以危险为由不让他上去。
  
  一天中午,小勇又在饭桌上求父亲带他上气球,父亲又拒绝了。小勇气呼呼地说:“不带我上算了,哪天我自己悄悄上去。”
  
  一听这话,父亲立马变了脸,还给了小勇一个耳刮子:“你要敢趁我不注意偷偷上气球,看我怎么收拾你!”
  
  虽说挨了耳刮子,小勇心里还是不服气,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都有逆反心理。小勇暗暗决定,一定要上一次气球!
  
  星期天,小勇叫上表弟阿坤,问他:“你想不想坐一次气球?”
  
  阿坤犹豫地说:“想,可大人不让坐,说是危险。”
  
  “哪有什么危险!大人天天坐也没出事,他们就是怕我们把气球弄坏了。走,我带你去体验一下,有什么事我担着。”
  
  听小勇这么说,阿坤同意了。于是两人来到松林,小勇带着阿坤找到父亲工作的地方,当时正值中午,父亲和其他工人都吃饭去了,父亲的气球被几根绳子绑在一棵树上。因为气球的篮筐不大,一次只能上一个人,他俩决定轮流玩,小勇先上,阿坤负责在下面守着。
  
  上这种气球有讲究,小勇先穿上了父亲的脚扎子,然后利用脚扎子沿着绑气球的那棵松树往上爬,等爬到可以够到气球篮筐的高度,再从树上一下跨进篮筐里。
  
  初次登上气球,小勇兴奋不已,玩了好一会儿还觉得不过瘾,于是他对阿坤喊道:“老在一个地方待着太没意思了,你把绑在树上的绳子解了,拉我去附近转转。”
  
  阿坤应了一声,便把绑在树上的绳子一一解开,然而当他解开最后一根绳子时,没了束缚的气球猛地向空中蹿去!这种气球一个成年人都不一定拽得住,更别提一个小孩子了。阿坤紧紧地拉着绳子,双脚都快离地了,他急得大喊:“哥,你快下来,我抓不住了!”喊完,他就不得不松了手。
  
  上面的小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气球带上了天,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百多米的高空了。小勇急得快哭了,他用尽全力把身体的重心往下压,想把气球压下去,可气球就像一只脱笼的鸟,不但没有下降,反而越升越高了。
  
  与此同时,下面其他采松子的工人也发现了这只飞上天的气球,纷纷聚拢过来,闻讯赶来的还有小勇的父亲朱城,当他从阿坤口中得知小勇在气球上时,都快崩溃了。有人通知了驻守在林区的消防队,等他们火速赶到现场,也傻了眼——气球已经飞到了近六百米的高度,这可怎么救?
  
  这时,一个经验丰富的工人说,让气球下落的方法只有两个:一是这种气球都有应急降落装置,只是操作起来比较复杂,需要经过培训才能知道如何操作,可小勇什么都不懂,因此这个方法行不通;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想办法在气球上划一条细缝,这样气球并不会爆炸,通过这个细缝能达到放气的效果,从而一点点降下来。众人一听,都觉得这种方法比较可行,可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把这个自救的方法告诉小勇呢?有人拿喇叭对着天上大喊,可这种高度喊得再大声也传不到小勇耳里;有人提议叫一架直升机过来,但从最近的市里调直升机过来最快也得两小时,而这种气球最多坚持半小时就会爆炸。大伙陷入了焦虑之中……
  
  就在这时,那个工人问朱城:“气球上有没有配对讲机?”
  
  这句话瞬间提醒了朱城,他一拍脑门说:“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说完,他从腰间取出一只黑色的对讲机。大多数采松子的工人都选择在气球上用对讲机与地面的人沟通,这样就不用扯着嗓子对下面喊了。由于一时紧张,朱城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茬儿给忘了。
  
  事不宜迟,朱城赶紧打开对讲机,可他喊了半天却没有回应。他这才发现,这种对讲机是比较老旧的型号,最远通信距离不过四百来米,小勇却身处近六百米的高空,这怎么能联系上呢?
  
  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再次化为了幻影,朱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其他人也是急得团团转。
  
  过了一会儿,人们发现朱城不见了!有人喊了一句:“糟了,该不会是一时想不开寻短见了吧?”这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恐慌,众人赶紧四下寻找。很快,有人发现朱城爬上了不远处的另一只气球,他正在割气球绑在树上的绳子,还没等大家跑过去,绳子就断了,气球载着朱城径直向空中升去……
  
  这朱城到底想干啥?原来,他想对讲机的通信距离只有四百来米,如果自己也被气球带上天,不就缩短了与儿子的通信距离吗?于是他赶紧爬上了气球。
  
  再说天上的小勇,孤身一人身处高空,正抱膝蹲在篮筐里哭呢,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这声音起初还很嘈杂,随后越来越清晰,顺着声音他发现了一旁的对讲机。等他拿起对讲机,只听里面传来父亲的声音:“小勇,能听到吗?是我,是爸爸呀!”
  
  “爸爸!”小勇激动地大叫起来,幸好父亲曾教他如何使用对讲机,他按下通话键,对着那头喊道:“爸,你在哪儿?快来救我!”
  
  父亲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勇,你往下看就能看到我了。”
  
  小勇把头伸出去,看见空中飘着另一只气球,气球下方有一个人拼命地挥着手……小勇边哭边向对讲机喊道:“爸,我好怕……”
  
  对讲机那头传来父亲令人心安的声音:“乖儿子,别怕,你不是一直怨我没带你上过气球吗?今天咱就当上天过把瘾了。你找一下,爬树用的脚扎子还在身边吗?”小勇看了看,说“在”。父亲又说:“现在你拿着脚扎子往气球上划一下,别太狠,一道细缝就行。”
  
  小勇举起脚扎子,迟迟不敢动手:“我不敢,我怕气球炸了。”
  
  “没事,你看我。”父亲示意小勇往他这边看,小勇看见父亲举着脚扎子对着气球划了一下,气球果然没有爆炸,这给小勇增添了信心,他咬着牙用脚扎子在气球上划了一条细缝,里面的气体顿时顺着那条缝往外“呼呼”直涌,小勇忙将这一情况告诉父亲,可父亲已经飘远了,他们之间失去了联系。
  
  说时迟那时快,小勇发现下面的树林变得越来越清楚,他明白自己在下降。气球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气球降到与树顶差不多的高度时,小勇瞅准机会跃到一棵松树上,他紧紧抱着树干,大声呼救。
  
  一个小时后,搜救人员将小勇救下,送往当地的医院。小勇很幸运,除了脸和手划破了点皮并无大碍。在医院里,小勇见到了许多人,唯独没见到父亲,他着急地问:“我爸呢?他在哪儿?”
  
  一个工人说:“你爸下来的时候摔在了一块岩石上,多处挫伤,一条腿骨折,刚做完手术。”
  
  小勇听了,哭喊着要去病房看父亲。一见到父亲,小勇就哭着说:“爸,对不起,都怪我……”
  
  见儿子安然无恙,朱城也是眼泪纵横,他一把搂过小勇,说:“没关系,你没事就好……”
  
  那一刻,小勇第一次明白了父亲的伟大和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