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塔楼

  清同治二年,太平天国将领兰大顺率领义军自川北地界进入陕南。他们一路冲杀,先抢占了山阳县、镇巴县、石泉县、西乡县等四五座城池,接着,向洋县一路攻打过来。
  
  当时,洋县知县周老爷听到兰大顺占领西乡县城的消息后,知道太平军攻陷洋县的日子不远了,急忙召集大小官吏商议对策。王把总听周知县把话说完,就大手一挥说:“知县大人勿怕,我等投身行伍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只要长毛子一来,我先杀出城去,擒几个贼头子,杀几百长毛兵,他们看咱不好惹,也许就绕城而去了。如此,咱也好立上一功!再说,洋县如今虽说是个县城,可是从唐朝至明朝中期,一直是州城所在,墙高池深,我们坚守个十天半月也不难,只要汉中府的援兵一到,就化险为夷了。”田团练也随声附和:“是啊!敌兵未来,周知县不要先吓破了胆。本城也有千名兵士,个个都是精壮之士,大家都等着立战功呢。”尽管这两个武官声言有拒敌之力,但周知县还是十分担忧。商议过后,他一面督促王把总和田团练加紧操练兵士,加派人手在城头镇守,一面暗地里安排他的师爷李瑞将他的老婆和他搜刮的金银细软,全部运出城去,悄悄地藏了起来。
  
  周知县刚把这些事安排妥当,兰大顺的3万军队就杀了过来。
  
  周知县与王把总带领500名兵士和1000名团练,共计1500名守城兵士与兰大顺的军队一接上火,就感到不是义军的对手。义军个个势如猛虎,尽管城上兵士们不断用弓箭和擂木打击义军,但义军攻城之势越来越凶。周知县虚张声势地呼叫兵士们坚守城池,誓与城池共存亡,但是还没打到两个时辰,城上的兵士已被城外义军用弓箭射死了200多人,又加之义军用抛石车、小火炮向城上攻击,守城兵士伤亡加剧。这样勉强支撑了半天,等到天刚黑,周知县瞅个空子,开了北门逃了出去。
  
  知县一逃走,兵士们更无斗志,后半夜,太平军突然发起猛攻,到天亮时,东门南门都被攻破了。太平军攻进城里,很快将王把总和残余清兵消灭了。
  
  兰大顺的军队占领了洋县县城。可是,城里除了老的小的,已经没有多少百姓了。原来,太平军刚闯过槐树关,消息灵通的人就传言说,兰大顺比那些老太平长毛子还凶呢,动不动就要杀人放火,而且最爱杀年轻的男男女女。这些人一听,吓得屁滚尿流,能跑的都躲到城外的山上去了。
  
  却说东城门内老东街有个饭馆,老板庄明基一家都跑了。店里有个掌勺的厨子叫赵厨子,56岁了,也想跑,但跑不成!为啥?因为明天,对街的王财主要过大寿,在庄老板这店里订了12桌酒席,12桌的碗盘碟盆满满的菜都是他一手整治的,都跑了,扔了这些菜岂不可惜啊!这样一不舍二耽搁三拖拉的,城门已经关闭了。既然没跑成,赵厨子把心一横,人活百岁都是死,要死也要当个饱死鬼,慢慢吃了这些好东西,他就提了一坛黄酒,扯了一个鸡腿,坐到大门口吃喝起来。一个鸡腿吃完,酒才喝了一半,不知不觉就靠在门边的石桌上醉了^去。等他一觉睡醒,兰大顺领着人马都进城了。
  
  兰大顺看见街上家家关门闭户,没有一个人影,走了一条街,才看见有个饭馆开着门。他下马问:“里面有人吗?”“有人!”赵厨子应声走出门。兰大顺说:“大伯,街上咋没几个人呢?”赵厨子看见兰大顺说话很和气,没有传说的那样凶,胆子就变大了,说:“他们怕死都跑了。”兰大顺又问:“你咋不跑?”赵厨子说:“我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也不富有,不会挨刀。”兰大顺说:“说得好!我们弟兄只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不杀百姓,不伤好人。”
  
  赵厨子听了对方的话,就说:“你们都饿了吧,里面有饭,进去吃点儿吧。反正我三五天都吃不完的。”兰大顺和弟兄们又累又饥,巴不得有吃的,他转身一招呼,紧跟上来的百十个弟兄走进去,胡乱饱餐了一顿。吃完,兰大顺又问赵厨子这些席是哪个办的?赵厨子把情况照实说了。兰大顺说:“庄老狗跑了,这些酒席就算你的了,我们不糟踏百姓,公买公卖,这就把钱给你。”兰大顺随即令部下给了赵厨子一包银子,足足有60两。
  
  兰大顺告别赵厨子后,就带着弟兄们到处张贴安民文告。陆续有百姓回城了,兰大顺就带人打开官仓,把粮食分给穷苦百姓。赵厨子也得了一些粮食,更相信兰大顺的军队了,就带着儿子使劲地向穷苦百姓们宣传。很快,城里的百姓和城外的穷人都涌进城里,大家横卧街头,衣衫破烂,非常可怜。兰大顺又下令让手下人去找了几个大户人家,把他们的粮仓也打开,分给了穷困户。就这样过了10多天,县内的穷人越聚越多,还有好多人饿着肚子。兰大顺派人打听城里的老街坊,寻找更多的富户,希望他们拿出钱粮救助穷人,再顺便筹措些军粮。可是,又找了几个富户,也没挤出多少钱粮。兰大顺一时再找不到解囊相助的对象,有点儿着急。
  
  这天,兰大顺又转到赵厨子所在的饭馆那条街,看见赵厨子一个人坐在门槛上抽旱烟袋呢,兰大顺就跟赵厨子打招呼。赵厨子看到兰大顺走过来,就上前拉住他说:“兰将军,我东家见您专找富人分他们的粮食,吓得又跑了,现在饭馆又是我做主了。快来,我帮你做油饼吃,再沏一壶好茶品一品。”说着,把他往饭馆里拉。兰大顺说:“大叔,我大事还没做好,心里很乱,可没闲心喝茶呀!”赵厨子就问他心里乱啥?兰大顺就把他的心事向赵厨子说了。
  
  赵厨子告诉兰大顺,城西谢村和城南江坝各有几个大富户,特别是城西谢村的刘财主和城南的梁财主,家大业大,他们各有良田五六百亩,听说在县城、邻县及汉中府城都开有商号,钱财更是不计其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