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针

  寿光县有个刘郎中,医术高明,尤其精通针灸之术,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一年,青州知府的爱妾突发重病,青州城无医能治,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派人大老远来寿光请刘郎中。
  
  刘郎中的本事不是吹的,在“青州府”住了半月不到,知府爱妾的顽疾彻底根除了。为了表达感激之情,知府特意为刘郎中挥笔写下了“天下第一针”的招牌。
  
  常言道,树大招风,人能招妒。招牌挂出不久,刘郎中就迎来了不顺心的事——寿光的同行们联合起来,找上家门要跟他“打擂台”,比谁的针法高超。因为,自打“天下第一针”的招牌挂出后,刘郎中门前天天排长龙,其他医馆却门可罗雀,同行们再不撕破脸皮,八成得歇业了。这下,“天下第一针”更热闹了,一边是身体不适急需诊治的病人,一边是心里不服等待答复的同行。哪容得犹豫,所以,刘郎中即使不乐意,也只能把二月二打擂台的事应了下来。
  
  二月二,龙抬头,是赶集逛庙会的日子,城里人山人海游人如织。郎中们打擂台这事,起初没几个人注意,喜庆的日子里也很少有人愿意挨扎、当“道具”。
  
  尴尬地挨到了午饭后,几个年长的郎中撑不住了,正嚷嚷着要散场之际,突然远处传来“让一让”的喊声。
  
  循声望去,几个大汉抬来了一个醉鬼。那醉鬼也不知喝了多少酒,四仰八叉躺在门板上,气都喘不匀了。
  
  有好戏可瞧,围观者猛然增多,人们期盼着郎中们亮出解酒高招。
  
  人命关天,大意不得。“病去堂”的徐郎中连忙拔出银针,扎向了醉汉的“天柱、风池”两穴,此二穴主中风治头疼,ψ砭坪吐楸蕴乇鸸苡谩
  
  “回春堂”的李郎中也不简单,他深知醉酒除了神经的原因外,还有脏腑积蓄烈酒的缘故,因而,他把银针用在了醉鬼腹部的“天枢穴”和“中脘穴”,以便疏通肠胃,辅助消化……
  
  谁料,几个郎中忙碌了好大一会儿,醉鬼不仅不见好转,反而因为被针刺了穴位,吐了起来,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呕吐物。
  
  这时,台下突然有人喊了一句“请刘郎中取针”。至此,人们才发现,身材瘦小的刘郎中一直没有插手的机会,急得干跺脚呢。
  
  听到台下的呼喊声,刘郎中赶紧趁机挤过去,先把不省人事的醉鬼摆成侧卧姿势,然后,取出一根银针,刺向了“百会穴”。
  
  “百会穴”位于头部正中,所谓天之门户,被冠之“诸阳之会,阳脉之海”。针刺此穴,可以升阳益气,醒脑提神,一穴通全身。不过,因其部位特殊,用针必须慎之又慎,下针轻了,不起作用;下针重了,会导致经脉受损。此外,醉鬼又因呕吐而身子抽动,更是难上加难,动作快了,穴位识别不清;动作慢了,银针不折便弯。
  
  但见刘郎中手捏银针,时急时徐,轻重有度,行内人一看便知他深晓子午捣臼之法、尽得龙虎交战之妙。
  
  刘郎中一番捻、转、提、插后,醉鬼终于睁开了眼睛,摇摇晃晃站起身来……
  
  目送醉鬼离开,刘郎中刚擦了一把汗,台下又传来一个声音:“还请各位为小老儿诊治!”
  
  人们定睛细看,说话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拄杖老人。
  
  徐郎中急忙跑下台去,搀着老人上了台。老人坐定后,大家方看出老人的病症——眼疾,内障。
  
  郎中们又是一拥而上,徐郎中把针用在老人眼眶下边的“承泣穴”,李郎中将针捻入内眼角里侧的“睛明穴”,梁郎中捏针插入外眼角外侧的“瞳子s”……
  
  几个郎中折腾了一阵,老人被扎得龇牙咧嘴,不停地喊疼,裤子都差点儿被抓烂了,可眼前还是模糊不清。台下的人们看不下去了,又有人喊道:“请刘郎中取针。”
  
  在一片叫好声中,刘郎中缓缓走到老人跟前停了下来,把本已擦拭干净的银针掷在地上,向台下拱手道:“我认输了,‘天下第一针’的招牌我让给‘病去堂’的徐掌柜。”说罢,刘郎中向内障老人深鞠一躬,起身告辞。
  
  看到这个结局,人们无不惊愕。
  
  治疗醉鬼的那一场,技高一筹的明明是刘郎中啊!就算是治疗眼疾“败下阵”来,也只能说是打了个平手,怎么就轻易放弃了呢?他唱的是哪出戏?
  
  更令人不解的是,比赛结束当天,刘郎中离开了寿光县。有人说,刘郎中受同行们的挤对,自知留下来无趣;有人说,打擂有规定,针不走同穴,别人总抢在前头占穴位,他早晚得输;还有人说,刘郎中本来是徒有虚名,守擂不成,只能逃之夭夭……
  
  刘郎中的去处是百里之外的沂蒙山,他改行做了兽医,天天钻在牛羊群里,寿光县里很多牛羊贩子在蒙阴一带见过他。
  
  大家为刘郎中感到惋惜,并没有人太为他牵肠挂肚。徐郎中等也都是医术高超,“天下第一针”的招牌挂门头,掌柜心里就有底气,病人心里也就踏实,只要能看好病,郎中姓徐还是姓刘无所谓。
  
  一年后,正当寿光百姓把“郎中打擂台”之事淡忘时,刘郎中回来了。
  
  那天,徐郎中正在给人治病,门外来了个瘦猴儿,抬眼一看,竟是旧日冤家刘郎中。刘郎中进屋就表明来意——他要挑战寿光所有郎中,比赛的内容还是治疗内障,规则是一局定输赢。
  
  “筹码呢?还是‘天下第一针’的招牌?”徐郎中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