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掉的密码

  加西亚在父亲的集团公司里担任总经理。父亲临终之时,曾经将加西亚叫进密室里,把私人账户的密码告诉了加西亚。这个私人账户里,有着天文数字的存款,是父亲奋斗一生的财富,从不让加西亚染指,一直到死,父亲才把密码告诉他。
  
  在告诉加西亚密码的同时,父亲还传授给他设置密码的心得。好多人设置密码,都会选择与自己的生活有所关联的一些数字,比如生日、手机号码、门牌号、车牌号、驾驶证号码,以及在生活中出现频繁的数字。这些数字虽然容易记忆,但是也会被一些高手所破解。所以,在设置私人账户付款密码的时候,最好选择与自己的生活毫无关联的随机数字,强化记忆下来。父亲的私人账户密码,就是按照这个逻辑设置的,至今都非常安全。
  
  加西亚几乎完整地继承了父亲的基因,阴险、狡诈、贪婪、机敏、虚伪,还有非常重的好奇心,当然还喜欢花天酒地的生活。自从完整地接手家族事业后,不到两年,能干的加西亚就做得风生水起。
  
  在加西亚的身边,活跃着一名叫泰勒的人。泰勒才入职半年,是公司有名的段子手,在公司举办的一次大型酒会上,泰勒诙谐幽默的语言风格,令加西亚刮目相看,把他调到身边担任随从,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加西亚的晚宴上讲脱口秀助兴。
  
  这一晚,泰勒竭尽所能地讲了不少好笑的段子,逗得加西亚开怀大笑,不断地与泰勒碰杯,两人喝了不少红酒。这晚的泰勒话比较多,其他人都告辞走了,泰勒还在喋喋不休地和加西亚聊着。后来,泰勒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老板,其实我也算是一名富豪,只不过我不愿意与姑父相认,才靠上班度日。”
  
  加西亚来了兴趣,问道:“哦,泰勒,说说看,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了继承财产?”
  
  泰勒讲,他从小父母双亡,寄养在姑父安德森的家里。可是安德森是一个烂赌徒,常常夜不归宿,为此夫妻二人经常吵架。有一天半夜里,安德森输光了钱,回来后夫妻两人就开始大吵,后来还动手打了起来。打了一会儿,客厅里突然没有声音了,泰勒溜下床,拉开一条门缝,小心脏不由得狂跳起来,安德森正面目狰狞地掐着泰勒姑姑的脖子!姑姑挣扎了好一会儿,身体软了下来,死了。泰勒吓得急忙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狂奔到街上。他胆子小,不敢找警察,只能跑得远远的,从此没有再回去。泰勒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在外面混长了,练得一副好口才,长大后,靠着好口才,他找到工作自食其力。
  
  后来,安德森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生意,居然发了大财,由于他年事已高,身边没有子女,他就想到了侄子泰勒。前两年,为了找回泰勒,安德森在报纸上刊登了寻人启事,让泰勒回到他的身边,继承财产。说完,泰勒还从包里拿出一张旧报纸。加西亚接过来,在报纸的末版上面果然刊登着寻人启事。安德森在启事上讲,自从泰勒失踪后,他一直在苦苦寻找,他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心里一直充满愧疚,希望泰勒能够原谅他,回来继承千万财产。
  
  加西亚说:“泰勒,你傻啊,千万财产你也不要,靠你辛苦地工作,一辈子也挣不了一千万。”
  
  泰勒却愤怒地说:“我才不要杀死我姑姑的杀人犯的臭钱,恨不得亲手宰了他。要不是时间太长,没有证据,我早就告发他了。”泰勒可能喝得太多了,说完就倒在沙发上发出了鼾声。加西亚喊司机进来,把泰勒送了回去。那张旧报纸放在茶几上,忘了让泰勒带走,加西亚随手放进包里。
  
  第二天,加西亚到了公司里,秘书告诉他,警长马丁要见他。
  
  加西亚在办公室里接待了穿着警服的警长马丁。马丁让加西亚验看了证件,告诉他,最近警察局抓获了一个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利用先进的电脑技术,擅长破解银行账户的密码,黑进银行系统里盗窃账户里的钱,不少富翁遭受了严重的损失。警察局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在最近才将他们抓获。但是团伙的头目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要想让他服法,必须要单独见加西亚一面,不然拒不认罪。警长马丁这次来,就是想和加西亚商量,恳请加西亚去见一见他。当然,见与不见,加西亚都有选择的自由。
  
  加西亚好奇地问道:“这个罪犯叫什么名字?他为什么非得指定见我?”
  
  马丁说:“他叫安德森,至于想见你的原因,他不肯说。”
  
  安德森?
  
  加西亚不由得一愣:这么巧,昨晚泰勒讲了他的身世,他的姑父不是也叫安德森吗?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想到这里,加西亚说道:“马丁警长,能不能详细地讲一下安德森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