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擒金蝴蝶

  自从山城子大刀会跟土匪金蝴蝶打了一仗,十几个弟兄被俘以后,大刀会的大法师和会长张振东真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天,大刀会的人抓住一个上山给金蝴蝶送信的土匪。听那家伙说,金蝴蝶那位当汉奸的老爹,让金蝴蝶赶快拉着人马下山去投靠日本鬼子,共同剿灭大刀会,混个一官半职也好光宗耀祖。金蝴蝶已经同意,并准备拿抓来的大刀会的那十几个弟兄做见面礼。大刀会的首领们听说后合计着搭救的办法。合计来,合计去,想出一条妙计。
  
  这天上午,金蝴蝶正在他的寨子里,杀猪宰羊,大吃二喝,只等回信就下山。忽然一个小土匪来报:“金、金爷,不好了,山下树上有、有个人头。”
  
  “我当你死了爹,你慌什么,有十个人头也不用慌!”金蝴蝶一边臭骂一边往肚子里灌酒。
  
  “那人、人、人头是老太爷的头。”小土匪哆哆嗦嗦地说道。
  
  “混蛋!你说什么?”金蝴蝶炸了。
  
  “我亲眼瞧见的,那是老太爷的头嘛!”
  
  “再去给我看看!”
  
  掌柜的立刻带了几个人出去。不多时捧回来一颗人脑袋,果然是金蝴蝶他老爹的。那上面还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投靠日寇,与大刀会为敌,同此下场。刀!
  
  金蝴蝶看罢,“哇哇”号起来,他哭够了,一把抓过战刀,恶狠狠地骂道:“老子今天不把这帮穷小子斩尽杀绝,誓不为人!”接着他命令二掌柜:“好好看住那十几个穷小子,马队集合,跟我抄近道出发!”
  
  金蝴蝶带着马队直奔张家村。他打马在前,不大工夫来到一座山下。这座山,山高林密,只有一条小路。要是马队全都从这条路上去,那可得有时辰了。金蝴蝶命令大伙儿散开走。这帮家伙上了山顶,金蝴蝶说:“冲在前面的有赏!”只见土匪们一个个撒开缰绳就往山下冲!谁知没冲出去多远就听“哎呀”“扑通”,有的掉进陷坑,有的马被绊住前蹄,还有的马被套住脖子,立时乱成一片。这时候,大刀会员们从树上跳下来,挥着闪亮的大刀片,砍杀起来。
  
  金蝴蝶高叫一声“上当了”,打马向旁边跑去。张振东早看在眼里,便一个箭步飞身跳在金蝴蝶的大白马背上。可还没等坐下就被金蝴蝶用左肘捣下了马,那张振东哪里甘心,爬起来在后面紧追不舍,大白马渐渐地把他落下老远,张振东心中一动,立刻抽出短刀,“嗖”的一下对着金蝴蝶的后心窝飞去,可是飞刀没有刺中金蝴蝶,却被一个人抓在手里了,金蝴蝶逃了命。
  
  这个截刀人,是金蝴蝶的拜把师兄弟侯三,土匪帮“青山好”的头子。这天他带几个人出泶蛄裕正赶上金蝴蝶打马逃命,这才救了金蝴蝶。
  
  再说金蝴蝶,他马上加鞭,一口气逃出了树林。回头一看,后面也有一匹白马飞驰而来。金蝴蝶顾不得细看,两腿狠狠一夹马肚子,又向前逃去。
  
  “大哥,是我!”侯三在后面一面喊一面追。金蝴蝶听见喊声,慌忙中也听不出谁的声音,他生怕中计,只管跑。
  
  “大哥,是我,我是侯三。”
  
  金蝴蝶听出了侯三的声音,这才把马慢下来,侯三赶上去,边喘着粗气边说:“大哥,受惊了。”又把短刀递上去。他见金蝴蝶一时不明白,便说:“刚才好险哪,这是张振东的飞刀啊!”听他这么一说,金蝴蝶才觉着后怕,血红的小眼睛眨巴了老半天,咬着牙说:“三弟,跟我回寨子,看我怎么折腾那十几个穷小子,出出这口窝囊气!”
  
  他俩来到了金寨,只见寨子里静悄悄的,没岗没哨没人影。“二柜、二柜!”金蝴蝶喊了两声不见回答,心想坏了,中了大刀会的调虎离山计,那十几个人准让大刀会救走了。侯三一见金蝴蝶脸色由红转黄,由黄到白,便壮着胆子说:“大哥,我进屋看看。”说着翻身下马,端着枪向正厅走去。走到正厅门前踹开门一看,十几个人都在,便转身走出大门喊道:“大哥,那帮穷小子都捆着呢,动手吧!”金蝴蝶这才走过去,见正厅的柱子上绑着十几个人,心想不对呀,那几个穷小子嘴里哪有破布?再一细看,原来都是他自己的人。他立刻觉着眼前发花,一个腚蹲儿坐在了地上。
  
  金蝴蝶损失了马队,爹被大刀会砍了头,抓的人也让大刀会救走,效忠日本鬼子的见面礼也没了,气得他火冒三丈,狂喊乱叫:“我要血洗张家村,血洗大刀会,血洗!”喊叫够了,再看看他那些残兵败将,好像泄气的皮球,一下子瘪了。
  
  侯三在一旁劝道:“大哥,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就是要十几个穷小子做见面礼吗?只要咱俩同心协力,抓他十几个人,还不容易吗?”说着把嘴凑到金蝴蝶的耳边好一阵嘀咕,金蝴蝶连连点头,“好,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