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蟹

  一
  
  市里有条石扇街,名字的由来,是因为街面上开着一家老饭庄,叫石扇居。前些年这家店的招牌下面吊着一块石扇,看样子像是一块石磨的三分之一,半径有二十厘米大小,四周雕着鱼、水草等纹路。有人问过店主赵师傅,干吗挂这个物件?赵师傅回了句“找人”,就不说话了。
  
  后来赵师傅年事已高,饭庄由他的儿子赵老板接手,这块石扇就被赵师傅拿回家了,但石扇居的名字还留着,毕竟是老字号。石扇居的主打菜是阳澄湖螃蟹,赵老板善于经营,生意蒸蒸日上。可是这天,石扇街又一家蟹店开张了,店主姓钱,东北人。店名起得响亮——霸王鲜,主打菜是东北螃蟹,把石扇居的生意抢了不少。
  
  赵老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找了店里端盘子的愣头青小李,让他包里藏一只发臭的熟东北蟹,去霸王鲜吃饭。等螃蟹端上来,伙计离开,小李就把其中一只蟹和藏在包里的蟹调了个儿,然后一拍桌子:“老板,你这臭蟹也卖钱啊?欺负我们当地人?”
  
  钱老板左看右看,觉得不像自家的螃蟹,明知道对方是来捣乱的,可想着自己是外地人,他还是低声下气地说:“这顿饭钱给您免单吧,给您换一只好的。”
  
  小李嫌事情不够大,还要嚷嚷,旁边桌子上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说了:“你这只蟹没坏啊,我用我的换。”说着就把自己桌子上的蟹换了那只臭蟹。
  
  这下小李有火发不出,闷闷地掉头就走。那中年人主动代愣头青结了账,操着本地口音说:“钱老板,我们本地人性格和善,不欺生,刚才捣乱那人是极个别的,您别往心里去。”把钱老板感动得眼泪都差点儿流出来了。
  
  这时赵老板就在霸王鲜玻璃门外站着呢,这一幕都看到了,他还看到中年人把臭螃蟹往袋里一装,走到门外,然后扔到垃圾桶里扬长而去。其实赵老板不是坏人,也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地道,可生意又不好做,怎么办?无奈,他只好请父亲赵师傅出山。
  
  赵师傅当年白手起家开了石扇居,靠的就是做蟹的手艺,无论蒸煮都别有风味。听了赵老板的话,他说:“同行是冤家,这话不错。可是动心思害人,就不对了。别管本地蟹还是东北蟹,只管尽心做好你的螃蟹,生意自然会上去。要懂得包容,才能做大。”
  
  包容?赵老板一听都快哭了,独家的买卖被搅了,还说什么包容!赵师傅见状,就从床下拿出那块石扇,也就是当年挂的招牌,说:“你先听我说段石扇的故事吧。”
  
  赵师傅本名赵山,那还是新中国成立前,因为连年受灾,他只好和从小玩大的朋友钱青闯关东,到了东北海边的盘锦。刚来的时候自然人生地不熟,想打个短工都找不到,眼看只能流落街头乞讨,幸亏遇到了当地一个养蟹的小伙子名叫孙鸣,收留了两人。三人都是棒小伙儿,平时就在蟹塘里养蟹,孙鸣教他们两个怎样捕蟹、绑蟹、煮蟹,赵师傅的煮蟹手艺就是那时候学的。
  
  三人的关系越来越好,索性就效仿刘关张,拜了兄弟。赵山老大,钱青老二,孙鸣老三。赵山把从老家带来的石磨一分为三,每人拿一块,作为标记。有人可能要问,为什么赵山要从老家带这么沉的东西?只因为他父亲是石匠,家里穷,除了石器没别的,儿子逃荒就带上了,当时是作为以后一家人相认的标记。
  
  最后,赵师傅说:“没有孙鸣收留,我和钱青就可能饿死在东北街头,这就是包容。如今街上的霸王鲜,也是东北人开的,我们也要容纳他。”
  
  二
  
  赵老板请不动父亲出山,只好回了石扇居。这天他接到通知,说本市要开一个斗蟹大会,评选出烹调螃蟹的冠军饭店,奖金三千元。
  
  三千元不算多,但赵老板明白,要是得了冠军,这可是最好的广告。他立刻报了名,可在报名现场,他又看到了钱老板,这才是冤家路窄啊!钱老板在他面前先填了表,然后打了个招呼,出门上了车。就在关车门的时候,赵老板看见座位上放着一样东西,正是一面石扇!
  
  赵老板急忙回家,告诉了父亲赵师傅。赵师傅一惊,霸王鲜老板姓钱,又有石扇,莫非就是钱青的后人?自己当初挂石扇的目的,正是为了找钱青和孙鸣这两位结义兄弟。
  
  赵老板也很高兴,说如果相认,那就都不是外人,有事就好商量了。赵师傅脸色一变,哼道:“我找钱青,是为了跟他算账!”
  
  原来,三兄弟经营蟹塘不久,抗日战争就爆发了。社会越发动荡,一口蟹塘养活不了三兄弟,只能各谋生路。孙鸣依旧养蟹;赵师傅则参加了游击队,抗击日本鬼子;可万万没想到,钱青竟然当了伪军,三兄弟就此决裂。有一天,赵师傅侦察鬼子敌情返回驻地,路过孙鸣蟹塘旁的屋子,就进去休息了一晚。两人正睡觉,赵师傅忽然被孙鸣推醒,说:“鬼子来了,快跑!”他推窗一看,十赘鋈毡竟碜雍臀本跑过来,领头的正是钱青,他急忙和孙鸣从后窗逃跑了。
  
  赵师傅说:“可惜孙鸣没跑远,被鬼子抓走了,后来就没见过他,也许……后来我因为受了伤,就离开游击队回到老家开了这个饭庄。挂起石扇,就是想着万一孙鸣后人会找上门来,没想到先等来了钱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