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烟袋王

  捉拿烟袋王
  
  晚清时期,麻城县城中有两家做玉器古玩生意的。一家的主人姓王,是位花甲老头,因为嗜烟成瘾,烟包大,人称烟袋王。烟袋王吸了几十年的烟,吸出特异功能──无论什么烟丝,吸上两口,或者嗅一嗅,就知道烟是哪个地方种的。烟袋王的店面比另一家绰号叫猴子的店面小,可是他为人真诚,童叟无欺,因此生意兴隆,财源茂盛。
  
  这天晚上,烟袋王与朋友喝酒,直到半夜才踉踉跄跄回到家,倒头便睡。黎明时分,忽听得人喧马嘶,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门就被踹开了,随后闯进来几个差役,其中一个头目从床上抓起烟袋王,喝道:“揭了官榜还睡大觉,快随我们去县衙见官!”烟袋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迷糊糊地问啥官榜?差役一看,烟袋王的手里还攥着一张卷起的纸筒,床边的地上还有半张封条,吼道:“装什么傻,你手里是什么?”烟袋王一看,连忙把手里的纸张展开,只见题头是“告示、缉拿”四字,下面写道:
  
  凌晨时分,盗贼偷走了朝廷贡品,望官民通力协作,如果有人提供线索缉拿到窃贼,定有重赏。
  
  烟袋王看后,脑袋“嗡”的一声,再瞅瞅差役送到眼前的半张封条,夜猫子看戏傻了眼:兴许自己醉酒后揭了官榜,捡了半张封条?
  
  差役们在烟袋王家里里外外搜查一番,没有发现贡品,便给他套上枷锁,拉拉扯扯带到了县衙。
  
  侯县令听说嫌犯带到,准备进行突审。刚击鼓升堂,忽听差役来报,说巡抚带着官兵驾到。
  
  侯县令有些慌乱,刘巡抚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他不敢怠慢,慌忙拂衣整冠,离座迎接。
  
  刘巡抚到了县衙,一见堂上的阵势,问审什么案子。侯县令说:“启禀刘大人,大事不好,寄存在县衙库房里的贡品昨晚被盗,本官今天黎明时就让人贴出缉拿盗贼的告示。抓到一个揭榜人,在他家里还发现半张贡品箱子上的封条。下官正要审问。”随后将官榜和封条交给刘巡抚查看。
  
  刘巡抚大吃一惊。原来,他是奉命来押解贡品进京的,这还了得!忙问:“揭榜人?家里还有封条?马上审问!”
  
  升堂后,侯县令惊堂木一拍,让烟袋王说出偷盗的贡品现在哪里。烟袋王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说昨晚喝醉了酒,不知道官榜和封条是怎么回事。侯县令听罢,稍思片刻,说:“虽然在你家里没搜出贡品,肯定是你与合伙人分赃不公,或者合伙人独吞了贡品,你一气之下想与他来个鱼死网破,就揭走官榜,现在却又后悔了是不是?看来,不给你松松筋骨你难以招认!大刑伺候!”
  
  “慢着。”刘巡抚观察着手里的官榜,“这官榜背面根本没有粘贴的痕迹,说明这是一张还没有张贴出去的官榜。县衙拟定的官榜是如何落到烟袋王手里的?侯大人怎么能忽略这一点呢?本案还有诸多疑点,比如,是谁看见烟袋王揭走的官榜?又是谁报的案?”
  
  侯县令听后,打了一个不易觉察的哆嗦,说:“下官不才,没细看这张官榜。依刘大人之见,此事该如何解释呢?”
  
  刘巡抚说:“既然在烟袋王手里发现了官榜,家里又有封l,他自然与本案脱不了干系。先带他到库房,看有没有吻合的手迹、足迹。”
  
  烟袋王猛然磕了个响头,“您千万为草民做主哇!”
  
  烟袋王断案
  
  侯县令带刘巡抚和烟袋王来到失窃的库房,见门锁已被撬坏,推门进去,窗户完好无损,地上的脚印杂乱无章。烟袋王耸了耸鼻子,再围着库房转了一圈,突然斗胆说道:“盗贼躲藏在库房里,最少有一袋烟的工夫。”听了此话,刘巡抚和侯县令都吃了一惊,忙问他是怎么知道的。烟袋王回答说:“库房里有烟味,再看看地上的烟灰,就知道盗贼在这里至少抽了有一袋烟的工夫。更奇怪的是,那官榜上说,贡品被盗的时间在凌晨,从没散尽的烟味判断,凌晨时候吸烟的人应该在库房里。”
  
  刘巡抚点了点头,很服烟袋王的判断。
  
  侯县令却冷眼说道:“你烟袋王烟不离嘴,不正对号入座吗?再说了,这里有刘大人和本官,没有你说话的份!只说说你是怎样盗走的贡品。”
  
  刘巡抚说:“侯大人莫急,先不说烟袋王,你们差役之中,或者看管库房的人,有没有抽烟的?”
  
  侯县令说,县衙里有抽烟的,说不定是哪个差役进库房时留下的烟味和烟灰。随后他走到一个差役面前,悄悄耳语几句。
  
  不一会儿,一个看库房的门卫走了过来,说自己有抽烟的习惯,还说是凌晨听到库房里有动静之后,跑过去一看,才发现门锁被撬,装贡品的箱子已经不翼而飞了。
  
  烟袋王壮了壮胆,要过来门卫的烟袋包,贴近鼻子嗅了嗅,摇摇头说:“库房的烟味不是这种……对了,县城向南三十里地有个叫姚家湾的村子,应该派人去那里打探,问问有多少人家种烟叶,而且是一种叫‘黑牡丹’的烟叶,又有多少人家吸这种烟,吸烟的人中又有多少青壮年。”
  
  县令听罢,惊得张大了嘴巴,说:“闭嘴!打探什么打探?简直是无稽之谈!你是不是想转移刘大人和本官的视线?种烟的、抽烟的多着呢,还找抽什么‘黑牡丹’的人!”
  
  “也好,那就不麻烦侯大人了。”刘巡抚说,“我带来的人马正好闲着没事,就让他们去打探。”随后派了几匹快马奔赴姚家湾。
  
  人马走后,刘巡抚满腹疑惑,悄悄问烟袋王是如何知道吸黑牡丹烟叶的人住在姚家湾。烟袋王回忆说:“大概半年前的一天,俺的店里来了一位客人,他不买玉器,说火镰丢了,是找俺借火抽烟的。他那烟味独特,奇香无比,俺当时问他这烟叶在哪买的,他说买不到,只有他们姚家湾种那种烟。他临走时,还送给俺一小包乌黑的烟叶。”
  
  刘巡抚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是否记得他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