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秀才派饭

  萧三爷救的秀才,有土匪的嫌疑,这让管家心里很不安。
  
  萧家冲是雪峰山腹地一个村庄。萧三爷有良田百亩,是村里的大户人家。他乐善好施,修桥铺路、赈灾救民,乐此不疲,人送绰号:萧大善人。
  
  那一天,是个风雪夜,管家在巡查院落r,发现一个人倒卧在大门前。萧三爷细细端详这个人,二十来岁,一副秀才装扮,虽然衣裳单薄,神情憔悴,身上有几处刀伤,倒也是眉清目秀,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子弟,顿时动了恻隐之心。便令人将他抬进屋内,盖上棉被,喂了碗稀粥,秀才慢慢睁开了眼。
  
  管家问他话,秀才只是沉默,对人不理不睬的样子。管家心里不悦,平白无故救了他,也不吭声。打听不到他的底细,在这乱世里,不可久留啊,便向萧三爷进言,不如趁早将他打发走。
  
  萧三爷看了眼秀才,又望了望莽莽雪峰山,山上白雪皑皑,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现在让他走,不如当初不救他。就这样,秀才在萧三爷家住了下来。
  
  这一天,天空放晴,大雪慢慢消融。管家在大门口捡到了一块玉佩,他把玉佩递给萧三爷,萧三爷一看,眼睛顿时直了,是谁丢在这里的?管家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萧家冲多数人家以打柴、捕猎为生,不会有这样的玉佩。萧三爷家有玉佩,但成色和做工,都无法跟这块玉佩相比。近几日,大雪封山,也没有外人进来,玉佩只能是秀才遗落的。
  
  萧三爷当年高中进士之后,曾做过州官,因被奸人排挤,干脆辞官回家。他把玩着玉佩,眉毛越蹙越紧。良久,他对管家说,这是宫中之物。
  
  管家大惊,老爷,莫非秀才是……
  
  雪峰山上土匪众多,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经常派探子下山探听情况。
  
  萧三爷微微一笑,莫急,先看看吧。
  
  管家放心不下,暗中加派了人手对秀才严加看管。
  
  这样过了几天,有一天,萧三爷从都梁城回来,连忙问,秀才还在?
  
  管家见萧三爷神情严峻,心里想,看来秀才真是土匪的探子,就答道,在呢。
  
  哦。萧三爷松了口气,然后说,以后让他到村里吃派饭吧。
  
  萧家冲民风淳朴,哪家来了客人,其他人都会请他吃顿饭,叫作吃派饭,以示对客人的尊敬。
  
  怎么不把他逮起来,还让他吃啥子派饭呢?管家一肚子疑惑,但看见萧三爷沉稳的样子,不好多问,只得把话咽到肚子里。
  
  吃饭时,秀才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大快朵颐。这天,到方四儿家吃饭,端上来的整只鸡,却只有一个鸡腿。秀才脸露不悦。
  
  管家问,怎么只有一个鸡腿?
  
  方四儿颤声道,小儿嘴馋,偷吃了一个。
  
  管家正要责备,秀才却走进灶间,掀开锅来,锅里是一锅高粱饭。
  
  秀才愣住了,就问,你们就吃这个?
  
  方四儿点点头。
  
  秀才又指了指桌上的菜,说,那这些……
  
  管家说,是为你特意置办的。连年天灾没有收成,你这一顿饭,吃了他们半年的粮。
  
  秀才沉默了。良久,他撕下一个鸡腿,塞进方四儿儿子的手里,红着眼睛冲出屋去。
  
  在全三家吃饭时,秀才刚拿起碗,就见全三的女儿旋风一样冲进来,大喊,不好了,土匪来了。一家人顿时惊慌失措,全三拿起一床被子就往外冲。好在一个村民及时来报,土匪没有进村,虚惊了一场。
  
  秀才问全三,为何只抱床被子跑?
  
  全三两手一摊,无奈地说,土匪经常来村里抢劫,家里只有这床被子值点儿钱了。
  
  全三女儿嘤嘤抽泣着说,我娘被土匪杀害了。
  
  秀才撸起袖子说,你们看,我也被土匪追杀,差点儿就没命了。这帮畜生,我一定要……
  
  管家鄙视一眼愤怒的秀才,心想,你就装吧。于是打断他的话,你能咋样?官府不抓,匪患不除,我们没有好日子过。
  
  管家向萧三爷报告此事,他捋着胡须,微微笑道,好,孺子可教也。
  
  看见管家一脸不解的样子,萧三爷拿出那块玉佩说,这是都梁城王府的玉佩。你知道秀才是谁吗?
  
  能是谁?是土匪啊。
  
  嘿嘿。萧三爷笑了,他是王府的小王爷,与王爷置气,偷偷跑了出来。
  
  啊!管家大惊,王府为何不来寻他?
  
  萧三爷说,寻了。但莽莽雪峰山,哪里寻得着。我带着玉佩找到王府,王爷大悦,原本想来接他回去,却被我劝住了。
  
  为啥呢?
  
  萧三爷望着笨拙地跟村民学种菜的秀才说,我想让他多住些日子,了解民情,体验民间疾苦,将来也许能成为一代明君呢。
  
  管家赞叹道,老爷高明,真能这样就好了。
  
  希望如此吧。萧三爷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