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请换个打开方式

  你是否觉得自己与班集体“八字不合”?班主任太严厉,“学霸”太高冷,“坏学生”好可怕,艺术生好“仙气”,班干部太无情!对不起,这或许是你的打开方式不太对。现在请关上班级的门,站在门前闭上眼睛倒数三下,然后用新的方式重新打开班集体吧!
  
  班主任,原来你是这样的
  
  大家印象中的班主任应该都不苟言笑,张嘴就是:“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整栋教学楼就我们班最吵!”要不就是整日在那里想着该制定怎样的班规,来约束我们这群放任不羁、爱自由的学生;要不就是在我们上课的时候来到窗边静静地观察我们,课后找我们去办公室谈人生、聊理想。
  
  但是换个打开方式,说不定你会认识一个与你印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班主任,就以我现在的班主任为例吧。
  
  国庆期间,我所在的城市要举办一场漫展,班上有个同学是这场漫展的“票代”。在某次课间,这个同学被告知班主任有请。于是这个同学便忐忑地走向班主任办公室,内心不断回忆这几日自己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难道是因为这几日自己为了卖票,跑遍教室的事情被班主任知道了?
  
  上课预备铃响起时,他才顶着一张怀疑人生的脸回来了。一问才知晓,原来班主任是在向他打听关于漫展的事情——班主任竟然也有意去看漫展!不过最终班主任没有去成,因为班主任的家人在国庆期间给她安排了相亲。
  
  幼儿园至小学三年级,若是作业完成得好,老师就会在作业本上盖一个小印章以示鼓励。但是从四年级开始,大多数人的作业都是以一个“查”字和日期来表示老师已经检查过了。
  
  对此,有许多同学表示不满,说老师对他们辛苦完成的作业太敷衍了。老师便说:“这不是你们不完成作业的理由。那你们要怎样?也要我给你们盖小印章吗?”
  
  大家在下面“好呀”“好呀”地瞎叫着,老师无奈地扶额。于是老师下午在文具店买了小印章,目测有七八种。如今我已经在作业本上集齐了五个印章,估计过两天就可以集齐一套。
  
  老师,你买小印章回来给我们盖在本子上也就算了,但是千万不要听他们的话,买贴纸回来贴在我们的额头上啊!他们不要面子,我还是要面子的!
  
  “学霸”不高冷,班干部也柔情
  
  所谓“学霸”,就是那种自带出场音乐,周身圣光环绕,“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神奇物种吧!嘴里每次都在说这一次考得有多差,有多少知识点没有复习到,但是成绩出来后依然拿第一的“学霸”,请你解释一下,就比上一次少了那么一分也叫考差了?你们是不是对退步有什么误解?“学霸”的嘴,骗人的鬼!
  
  但是最近我重新认识了一下“学霸”,发现其实他们跟平常的学生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们并不是时时刻刻都是圣光环绕的,他们也会在上课时犯困走神,也会在作业太多时跟周围的同学分工合作,也会跟周围的同学一起打闹,也会在课堂上偷吃零食。
  
  班上除了班主任,最让人害怕的就是班干部了,尤其是怕他们手里的那个值日小本本。因此,平日里我都是绕着班干部走,能不与班干部接触就不接触。直到某次调了座位,我才感觉自己来到了“龙潭虎穴”:左手是英语课代表,右手是班长,前方是学习委员,还有个数学课代表在身后。此等宝座我等“学渣”不配拥有,让我远走可好?
  
  但是相处下来才发现,他们竟然都意外地“亲民”。你们以为那些班干部都是成绩特别好、耻于抄答案的吧?大家才安置好那些书本,英语课代表就开口了:“来,我以后给你们英语答案抄,数学课代表记得提供数学答案,你们其他人哪科比较好?以后大家互相帮助啊。”
  
  原来他们不仅会抄答案,还会分工合作来抄,还会为了确保答案不雷同而故意改错几个。好吧,是我见识少。但是他们该认真的时候还是会很严肃的,所以平时还是要乖乖的。
  
  艺术生接的是地气
  
  “艺术生”这三个字一听就觉得“高大上”,一看到那些画纸、画笔、乐器、五线谱,就觉得自己不配与他们交谈。但是你们知道艺术生私底下是怎么样的吗?他们啊,其实特别幼稚且接地气。
  
  音乐生因为要保护好嗓子,辛辣食物是不能多吃的。美术生就没有这个要求了,于是美术生常常抱着一大堆辣条当着音乐生的面大吃特吃,还会分给周围的人。于是空气中满是辣条的气味,美术生还时不时故意讲两句话来气音乐生。你瞧瞧美术生那满嘴红油和音乐生面目扭曲的表情,还会把他们跟“仙气”联系起来吗?
  
  你们以为音乐生只会听贝多芬、肖邦吗?不,你们错了,我们宿舍时常传出的“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白龙马,蹄儿朝西”等,真的是音乐生唱的!伴奏也是他自带的!信我!
  
  “坏学生”其实超可爱的
  
  每个班总有那么几个让老师头疼的学生,他们常年“蜗居”于教室的角落,因为成绩差、打架、顶撞老师、上课睡觉等一系列行为,让他们拥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坏学生”。
  
  与他们相处后你会发现,其实他们很可爱的!班上一个高个儿的小哥哥,有一双白色的球鞋,有一天洗干净了才穿到学校来,结果让我不小心踩了一脚。于是,他那白净的鞋面上就留下了我的半个35码的帆布鞋鞋印。我是罪人!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怎么办,会被打吧?小哥哥盯着鞋子半分钟后,才喊了一声:“啊!我的鞋啊!才洗干净的!”之后,他就把头抵在门上,开始怀疑人生了。我向他道歉,他说没事儿,挥挥手让我走。
  
  看着他怀疑人生的样子,我不由得“脑补”他的心理活动:“要是男孩子我早就叫他给我洗干净了,要是男孩子我早就一巴掌拍下去了。但这是个女孩子啊!打又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好气哦!”
  
  我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了,莫名觉得他有点儿小可爱呢!明天买杯奶茶给他赔罪吧。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我们在后门口又相遇了。他伸出脚,用手指着鞋子说:“我洗干净了,你再踩啊。”他“傲娇”的模样,真的很可爱呢!
  
  怎么样,你相信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了吧?那么,请你用一个新的方式再打开一次班级的门,在倒数的那三秒里,请做好迎接新班级的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