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金地

  凤城新镇有个富户,名叫赵富贵,虽有田产千亩,瓦房十几间,可他仍不满足,老想着再多捞一些,真是贪婪成性、掉进了钱眼儿里的人。
  
  这一年秋后算账,他发现家里的收成比往年差了几百斤粮,心里就不踏实了,只道是家道中落了,忙着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想要转转运。
  
  风水先生在镇前镇后转了3圈,又把赵家的地看了5遍,掐算了一阵子,远眺着盈水河,问道:“这河,变过吗?”赵富贵想了想,就点点头说,确实变过。在他还小的时候,有一年,盈水河发大水,县太爷组织人手治水,发现有个急弯阻挡了水路,就把那道弯给裁直了。风水先生点点头道:“那就对了。河已变了,你家祖坟地却没变,故此有所衰微。”
  
  赵富贵忙着问道:“先生,我家祖坟地该怎么变呢?”风水先生沉默不语,赵富贵忙着掏出一锭银子塞给他。风水先生重新给他规划了祖坟地,还算准了黄道吉日。赵富贵千恩万谢。
  
  两个人离开祖坟地,一同回家去吃饭。
  
  正行走间,风水先生看到路边一块地,忽然站住了,又打量了一番,点点头,低声道:“埋金地,埋金地呀!荒芜着实在可惜。”他声音不大,赵富F没听太清楚,趋近问道:“先生在说什么?”风水先生忙着摆摆手,说道:“我看恍惚了,你莫当真。”说罢,就迈步走了。赵富贵心里却想,蒙我,没那么容易!
  
  忙完了迁祖坟的事,赵富贵就一心琢磨风水先生那句话了。他站在地边,回想着当时的情形,还有风水先生讲话时的语气和口型,琢磨了五六日,他终于对上了。风水先生讲的是“埋金地”!难道这块地下埋着黄金?赵富贵可兴奋死了,因为这块地正是他家的。
  
  他跑回家,喊过了几个长工,让他们去挖那块地。一听这活儿,长工头儿刘云起可不干了,说道:“东家,可没有你这么做事的。咱们忙了一年,又苦又累,到了冬上,正该是歇歇的时候。前几天你说迁祖坟,咱们也没说什么,连着干了几天。你今天又说要挖地。这可是个累活儿。加了活儿,这工钱加不加呀?”那几个长工也跟着嚷嚷。一听说要加钱,赵富贵就心疼,可为了挖出金子,他咬了咬牙,说道:“加,加!”
  
  他肯加钱,长工们就不再拒绝,来到地边。刘云起问道:“东家,怎么挖?”那块地正处在道边上,看上去不错,可奇怪的是种啥都不长,种子都收不回来。赵富贵当然不做这赔本的买卖,就把地放荒了,长满了杂草。他对长工们说,从一头儿挖起,挖到膝盖深。刘云起一挥手,长工们就挖起来。
  
  刘云起是个庄稼把式,啥活儿都能寻出诀窍来,干得好又能省些力。他明白了赵富贵的意思,就想好了一个深挖的好办法,那就是先从地的一头儿开始,划出几间房子那么大,一层一层地挖开。挖下了几层土,下面就是大大小小的碎石了。大家都很奇怪:凤城是平原,哪来的这么多石头呢?而且,这些石头看上去都是被加工过的残碎石头。赵富贵却异常兴奋,石头下面,必定藏着宝贝呀,那个风水先生所言不虚。他就对长工们说:“接着往下挖,工钱翻倍!”
  
  一听说工钱翻倍,长工们顿时有了劲头儿,往外搬着石头。直搬到黄昏时候,长工们都累得腰酸背痛,再也干不了了,那片坑里的石头还没搬完。赵富贵怕下面的宝贝被人夜里盗走,就从家里搬来被子,让刘云起和他一道看着,别的长工先回去睡觉。
  
  刘云起很好奇,悄悄问他:“东家,这片地里有啥呀?还用看着!”赵富贵可不能跟他说埋着金子的事,只能打马虎眼,说挖出来就知道啦。刘云起也不再多问,干了一天重活儿,他早就累了,躺下来就打起了呼噜。赵富贵却睁大眼睛盯着坑,直到后半夜这才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