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举报人

  阿良从父亲手里接下蓝天纺织厂时,那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厂。因为父亲是个退伍军人,做事上纲上线,都按原则办事,企业一直没有大的发展。
  
  阿良和父亲截然相反,他脑子活络,路子广,办事灵活。没几年,厂子被他搞得红红火火,规模也扩大了好几倍。
  
  今年,国家加大环保治理力度,全国上上下下全力打起环保治理攻坚战,中央还派多个督察组到各省市督察工作。可阿良和一些有着侥幸心理的老板一样,都认为是一时的,过了这阵风,就会风平波静,恢复原样。所以,他和许多老板一样,和当地环保局玩起了“拖”字诀,找出各种借口和理由迟迟不装环保设备,还偷偷地开工生产。
  
  这天,阿良正在和一客户谈生易,不料,生产科长打来电话,慌慌张张地说:“老板,不好了!环保局的人来了,他们说有人举报我们厂污染严重,环保工作不到位,要封我们厂,进行停产整顿。”阿良一听,大吃一惊,急忙向客户解释几句,向厂里赶去。
  
  在回来的路上,阿良赶紧给市环保局的同学老李打电话询问具体情况。老李在电话里叹了口气道:“老同学,不要怪我没给你透露消息,这次是中央环保检查组亲临本市,要检查哪家企业都是他们自已选定,根本不让我们参与,检查时,我们只能全力配合他们的工作。这次检查你的厂子,据他们的人讲,是有人举报的。所以,老同学,这次和往常不同,中央对环保问题一查到底,决不姑息。我现在就在你厂里,快点回来。”阿良挂了电话后一边开车一边想,到底是谁举报了自己。是自已的同行?这几年,同行业竞争十分激烈,自已难免得罪了一些人。可他又觉得不像,厂里没装环保设备是严格保密的,在厂里他三番五次开会强调,谁泄露厂里的秘密,就立马走人。所以外界不可能知道厂里情况的。难道是内部有人举报?这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出卖了自己。
  
  这时,车子已开到工厂门前,只见环保局的人正带着几个不认识的人在厂里检查环保工作。阿良一见这些不认识的人,心里凉了半截,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一定是中央派来的环保检查组的人。只见他们正在查封工厂,要求厂里停产整改,否则强行关闭厂子。生产科长和一些工人正苦苦哀求他们手下留情。阿良一见慌忙下车,笑容可掬地迎了上去,对环保局和环保检查组的人又是递烟又是说好话。检查组的人一见阿良脸就一沉道:“上面三令五申,要你们做好环保工作,打好蓝天保卫战。你们把中央的要求当耳边风,还是我行我素,拒不执行。这里的环保工作就拿你们厂开刀,拒不执行者就地取缔。”在阿良的苦苦哀求下,检查组还是下了最后通牒,限期两个月整改,到时验收不合格,直接关闭。阿良无助地望着老李,希望他能替自己向检查组的人求求情。不料,只见老李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老同学,这不一定是坏事。迟改不如早改,免得整天跟做贼似的,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地生产,累不累呀?”说完,他和检查组的人就一起离开了。望着走远的老李和检查组的人,阿良气得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此时他对举报他的人更加憎恨,最近客户们都得到消息,国家要对严重污染环境的企业进行治理整顿,而纺织行业又是重污染企业之一,客户们都想在整顿之前下订单,因为整改之后,订单价格肯定有所提高。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阿良最近和许多老板签定了几百万的订单,正准备大干一场,发笔横财呢。可他万万没想到关键时刻,自已后院起火,被人家举报了,厂子还被查封。如果自已不能按时交货,得赔偿客户多少钱?!想到这里,他对举报人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就能找出举报人,狠狠地揍他一顿,以解他心头之恨。所以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查出这神秘的举报人,以报封厂之仇。
  
  可他把全厂职工都招来一一询问,却一无所获,厂里根本没人举报。阿良叹了口气,心想,看来还是外面的人举报的,这事得慢慢地查,当务之急是解决厂里的困境。
  
  这几天,阿良通过各种关系托人到环保检查组那里找人说情,都被无情地拒绝了。最后,他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拨通了老李的电话,请他务必把检查组的人约出来吃顿饭。不料,老李一听大发雷霆道:“阿良,你小子胆子够大的,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这阶段正是国家打赢环保攻坚战的关键时刻,再说中央检查组的人都是政府部门精挑细选出了名的清官,你这样做会更让他们反感。所以,我劝你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赶紧把手里的订单发给别人加工,如果你再拖延时间,等大部分工厂都停产整改,你再找人加工都难,到那时,你的损失就大了。”阿良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他只好把手里的订单转给别人加工,因为纺织车间对车间里的温度和湿度要求很高,车间不安装环保设备,根本织不好布,所以要对客户们负责,保证产品质量,他只好这么做。与此同时,他以最快速度从外地购买了一套先进的环保设备,让工人们加班加点地安装调试。
  
  一个月后,他终于完成了环保设备的安装调试工作,并顺利地通过了中央环保检查组的验收,工厂可以恢复生产。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想到,阿良工厂刚恢复生产,许多客户就纷纷上门抢着要和他签订单,还有许多纺织厂的老板跑来求他,都说厂里要进行环保整改,手里压着加急订单赶不出来,求他帮忙加工度过难关,否则不能按时交货,就得双倍赔偿客户的违约金。这时,阿良才知道原来和自已想法一样的纺织厂老板们,都保持观望态度,谁也不想把那么多的资金投在环保上,抱着侥幸心理,和环保部门捉迷藏,能躲就躲。不料,中央环保组雷厉风行的办事作风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在市环保局的配合下,对全市污染企业进行一次全面检查,对环保不合格或没整改企业采取了零容忍的高压态势,强行让他们停产整改。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M管阿良手里的订单都接不过来,可他还是推掉了一些订单,帮助进行环保整改的厂子解了燃眉之急,得到了大伙一致好评。就这样,到了年底,他的收入不但没有减少,而且赚得盆满钵满。虽然到现在他也没查出举报他的人,可他回过头来想想,隐隐觉得这举报人不一定是害他,而是在帮他。他觉得这举报人不但熟悉纺织业的业务,而且有敏锐的观察力,他好像早就预料到有这样的结局,所以才变相帮自已。这只是阿良一厢情愿的猜测,或许是自已命运好,歪打正着足足赚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