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里乾坤

  一、销赃备礼
  
  朗州知县林至韦刚刚收到消息,近日知县以上官员要去巡抚衙门参加堂会,为巡抚严大人下月进京面圣饯行。林至韦正在为准备贺礼的事情犯愁,张捕头前来复命道:“老爷,前日的盗墓案已破,赃物尽数收缴,人犯逃脱。”林至韦责问道:“人犯又逃脱了?最近几桩盗窃案子也是一个人没抓到,为何?”张捕头面露难色地解释说:“您又不是不知道,犯案的全都是吃不上饭的可怜百姓,抓进牢里还要管饭,咱们衙门都快揭不开锅了。”
  
  张捕头说的倒是实情,这严巡抚上任后下令各个州县全都将农田用来种茶,说是为圣上培育新品好茶。可朗州气候本就不适合茶树生长,巡抚安排试种的茶品炒制出来味道苦涩,被严大人责骂不说,原先许诺调拨的粮食也没了下文。百姓家里的余粮也快吃完了,眼看就要爆发饥荒。想到这里,林至韦又叹了口气说:“巡抚衙门办堂会,我想去恳请大人开仓放粮救救急,可置办贺礼的银钱都没有,恐怕连门都进不去。”张捕头灵机一动递上一个小布包,说道:“老爷,这是盗墓案收缴的赃物,卖了换点钱置办贺礼,好救县里的百姓。”林至韦起初不同意违反律法擅自卖赃物,可经不住劝说,再想想忍饥挨饿的百姓,心中一横便决定要如此行事。
  
  张捕头叮嘱林至韦说,为防止露馅儿赃物万万不可卖给本地人,最近来了个外地行脚商人,可以找他问问。但由于查案,张捕头已经在行脚商那里暴露了官府身份,保险起见还是知县亲自出马去办。
  
  林至韦换下官服,按照捕头所说的信息,在行脚商人经常活动的地段找到了目标。行脚商接过布包,将几件器物拿着仔细看看,然后摇摇头说:“都不值钱。”正要将东西退回,突然眼中一亮,抓起一个沾满泥浆的青瓷茶碗仔细端详,然后又找水清洗,如获至宝地擦拭把玩着。林至韦看出些端倪,试探着问问价钱。行脚商故作高深地说:“既可说价值连城,又可说是一文不值。”林至韦不解,以为他故意找些说辞压低价格。行脚商于是跟他解释了一番。原来这茶碗名叫“天地乾坤盏”,谁要是用这个茶碗泡茶,便能窥探此人心底所想,更能预知命运走向,是问卜求卦的宝贝。林至韦疑惑地问:“既然是如此宝物,怎么又一文不值?你定然是骗我。”行脚商说:“客人有所不知,这天地乾坤盏不是谁都会用的,你我拿在手上就是个破碗,但到了懂得鉴宝之术的高人手中,就能窥探命运乾坤的奥妙。我走南闯北,正好认识一个懂得鉴宝的高人,你等我将宝物高价卖与他,再拿钱给你。”林至韦怕行脚商人借机骗了宝物脱身,坚持要和他一同去拜见高人。
  
  二、高人鉴宝
  
  行脚商拗不过林至韦,于是和他一同来到朗州县一个偏远的道观,还对他说这懂得鉴宝的高人就是道观里的仙云道长。两人一同拜见道长,奉上了那个青瓷茶碗。行脚商见道长拿着茶碗看了片刻却不说话,忙在一旁道:“我机缘巧合得了这茶碗,仔细鉴别就是天地乾坤盏,假不了。”道长望了他一眼,然后淡淡地说:“是真是假,一试便知。”说着,叫道童备了热水和茶叶,对二人道:“我们素不相识,便用这东西猜猜你二人的身份吧。”
  
  道长先让林至韦在碗中放了些茶叶,注入热水,然后盖好茶碗退去一旁观看。道长手按碗盖,口中念念有词。片刻后揭开碗盖,只见碗中茶水竟然会泛着3股涌起的波纹,中间的波纹高耸冒尖,两侧的波纹低平与中间的波纹相依,连在一起看就如同一个官帽。周边漂浮的茶叶绕着水波打转儿,像是围绕着官帽起舞。道长沉吟道:“盏中可知天地乾坤,看这平静的茶水突然冒出一顶乌纱,你定是位官老爷。乌纱四周茶叶飞旋像是庶民围绕拥簇,可见你倒是想做个百姓爱戴的清官好官。”说罢对着林至韦行了个礼,对他的态度也变得有些尊敬。
  
  林至韦心中一惊,忙向道长回礼,对这宝物更是深信不疑了。行脚商看如此情形,料想是道L算对了这人的身份,惊奇地说:“你,你竟是个官老爷?奇了奇了,官老爷怎么还亲自跑来找我……”道长打断了行脚商的话,说:“你先别急着往下说,让我来算算你的身份和心中所想。”道长命道童将茶碗端出倒去茶水,清洗干净,然后放回桌上,又让行脚商放茶注水,如法炮制地做法占卜。道长揭开碗盖后,茶水涌动的波纹呈现出一个铜钱的形状。道长笑道:“贪利商贾,你还妄想用此物在我这里卖个高价?修道之人不贪恋宝物,你二人带着这茶碗速速离去吧!”
  
  见此情形,林至韦忙对道长讲明想要卖出宝物筹钱送礼的实情,然后道:“原本想卖些钱置办礼品求巡抚放粮,想来也是希望渺茫。现在得了这宝物,又见识了道长驾驭宝物的本领,还请您随我一同去巡抚衙门走一趟,想办法救助朗州的百姓。”说着流下眼泪,跪下行磕头大礼。道长将他扶起,问:“你想到了什么办法救助百姓,说来听听。”于是林至韦道出自己的想法,他想请道长同去参加堂会,以宝物占卜求卦博得巡抚大人欢心,才能让他答应拨给钱粮,为朗州百姓求一条活路啊。仙云道长被他为民请愿的诚意和决心打动,毅然说道:“罢了,为了百姓,我这出家之人也不管那些清规戒律,破例下山随你同去。”林至韦见状欣喜万分,还将身上仅剩的碎银给了行脚商人表示谢意。
  
  三、献宝问卜
  
  林至韦与仙云道长带着“天地乾坤盏”来到巡抚衙门。巡抚的门房见林至韦空手到场,没送贺礼,也没给打点的赏钱,于是朝着内堂大声报着:“朗州知县林至韦,空手拜贺!”严大人在内堂听着,眉头一皱,当即命人将林至韦喊来询问公事。
  
  严大人质问道:“天下人都知道圣上爱茶如命,命我到此培育新品好茶。你在朗州种茶办差不尽心,种出的茶不堪用,我还没有治你的罪,你现在竟然目无上司,看我不免了你的官!”林至韦忙叩拜,说为了弥补过错,寻得一个宝物奉上,然后就介绍起了“天地乾坤盏”,还请仙云道长来做法占卜。
  
  片刻之后,严大人冲泡的茶水浮现出一个官帽,道长一本正经地说:“大人因向圣上献茶而平步青云,可见这茶就是大人官运之本。这天地乾坤盏是与茶相关的至宝,这一卦预示着大人这次进京献上新品贡茶,一定龙颜大悦,必能官拜将相啊。”严大人听了大喜,夸奖林至韦办差得力。林至韦趁机提出调拨钱粮的请求,严大人很是痛快地签了文书。
  
  随后,林至韦又建议请仙云道长在今晚堂会的压轴大戏用这个宝物占卜,好让各州府衙门的官吏同僚都看一看大人即将加官进爵的好兆头,让人更加信服和尊重巡抚大人。严大人听了直夸他想得周到,笑得合不拢嘴。
  
  在堂会开始前的间隙,林至韦拿着严大人的公文调拨钱粮,速速运往朗州救灾。办完之后,赶回巡抚衙门参加堂会,正好看见仙云道长捧着“天地乾坤盏”登台表演。严大人在一旁面露得意的神色,非常配合地放茶注水。仙云道长按住碗盖做法念咒,然后对着在座的官吏道:“还请各位大人走近观看。”众人忙上前围住,只见道长猛地提起碗盖,茶碗之中射出一道道耀眼的金光。众位官吏还未看清是什么,便已经开始阿谀奉承,齐声叫好。待他们定眼一看,发现茶水之中涌起的水波绞在一起,慢慢向上升腾而起,突然间向上腾跃而出一条水波急流,正是一条茶水金龙。
  
  仙云道长愕然道:“盏中可知天地乾坤,更知腹中人心,原来大人想的是有朝一日能金鳞化龙,这是要谋朝篡位啊!各位大人,快将这个反贼拿下,为圣上除害,这定是大功一件啊!”话音未落,围观的官吏军士猛然醒悟,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扑向目瞪口呆的严大人。现场一片混乱,等林至韦挤出人群,再也不见了仙云道长。
  
  之后,各州县官员和驻军将领上奏弹劾巡抚严大人心怀不轨,意图谋逆,还附上以种茶为名私占粮田、贪污受贿的罪状与证据,还有人发现他在给圣上供奉的茶中下了慢性毒药。圣上震怒,将他斩首示众了。
  
  四、尾声
  
  严大人倒台后,所属各州县爆发了不同程度的饥荒,朝廷加紧调运救灾粮食救助灾民。只有朗州没有爆发饥荒,朗州知县林至韦治理有功,被提升为知府。
  
  林知府上任后,命百姓把N茶树的田地改种回粮食,随后带着人去道观寻访,可观中人说此地从未有过仙云道长这号人物。他派人多方查探,朗州附近的道观都找不到此人,连那个行脚商人也没了踪影。更奇怪的是朗州县衙的张捕头竟然辞了捕头的职务,不知去向。
  
  天地乾坤盏的谜让林至韦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多年后有一天,他去探访远亲时在一家街头杂耍处见到了类似的把戏,那艺人在碗中显出不同形状的水波。于是林至韦向他请教其中缘由,艺人道:“这个其实很简单,预先做好形状不同的暗槽藏于碗底,然后通过机关向碗底暗槽通气,吹动水波荡漾,形成形状不同的小小浪涌。至于你所说的水波金龙,只需要加大气流,再往水中洒些金粉就可以实现了。只不过不同形状的波涌需要不同的暗槽,换个形状是要换碗才能变的。”林至韦想起那个清洗茶碗的道童,恍然大悟。什么茶里乾坤,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只不过为了黎民百姓,他也甘愿做这局中一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