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局长求情

  看著老局长气呼呼地拨打起交警大队的电话,老伴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午休过后,老局长正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手机骤响,接通电话,里面立即传来儿媳妇莉莉焦急的声音:“爸,不好了,您快想想办法吧,林辉醉驾被交警查到了,搞不好被吊销驾照不说,还要被拘留呢……”
  
  “什么?醉驾?那就让他自作自受吧!”老局长没好气地挂了电话。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早就叫他喝酒别驾车,驾车别喝酒,就是不听。老局长正气不打一处来地自言自语,手机又响了,他“啪”的按了电话,他知道一定又是莉莉打来的。那边老伴的手机又骤然响起,不一会老伴走近他埋怨道:“你这死老头子,到哪天才能改掉你这倔脾气。这辉儿出事了,你怎么连莉莉的电话都不接了?”
  
  “接什么接?我一听说那混小子醉驾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不是不听话吗,那就让他长点记性,要不然的话,搞不好哪一天会闹出人命呢。”老局长将老花眼镜推了推。
  
  “可辉儿是咱亲儿子,难道你就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拘留啊?你让他以后怎么在人面前混呀?你给局里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老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老局长在任的时候,她从来不插手政事的,可如今,出于爱子心切,她不能不闻不问。
  
  “你当我是啥啊?你以为啥事都是我一句话就能解决的?”老局长走到茶几跟前,倒了杯半凉的绿茶,咕嘟咕嘟喝了下去,没好气地瞟了一眼老伴。
  
  “你这退下来才几天呀,他们会这么快就人走茶凉吗?”老伴依然不依不饶。
  
  “唉,你让我低声下气地去求人家办事,我可抹不开这张老脸——”老局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叹了一口气。
  
  “好,你丢不起这张老脸,我可不怕丢脸。你不打是吧,我来打。”老伴拿出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边说边要拨打电话。
  
  “好了,好了,我打还不行吗?你到里屋去,别在这儿给我添乱子!”老局长怎么可能让老伴把电话打到局里去。
  
  老局长拨打了多次,电话一直没人接。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故意不接我老头子的电话吧?心念至此,老局长心里有点堵得慌。于是,不停地拨打起来。
  
  话说公安交警大队办公室里,见来电显示是老局长的电话,大队长便对办公室主任小周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然后,小周接起了电话:“是老局长吧?”
  
  “是,我是林家成。你们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接我电话?”
  
  “老局长,真是对不起,刚才我上了趟厕所。您这是想找谁?”
  
  “找你们大队长。”
  
  “大队长不在,有事您跟我说。”
  
  “这——”
  
  “您有事尽管说,您是不是因为林辉的事?”
  
  “唉,是,这混小子尽给我惹麻烦。气死我了,把我这张老脸都给丢尽了。”
  
  “老局长,您别动怒,这事其实不用您亲自打电话的。您就放心吧,我们已经对林辉进行了批评教育,人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什么?你们马上就放人?”
  
  “是啊,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林辉是您的儿子,所以,在对他进行体内酒精含量测试时做了点手脚,按酒驾处理。另外,他的认错态度较好,所以,批评教育后,可以放人。”
  
  “真是乱弹琴!把你们大队长闫长明给我叫来!”
  
  电话那头是瞬间的沉默,不一会便听到那头有人隐约说话的声音。
  
  “喂,老局长啊,我是闫长明。”
  
  “长明啊,林辉酒后驾车的案子是你处理的?”
  
  “是,老局长,您有什么指示?”
  
  “我问你,林辉的体内酒精含量检测报告你看了没有?”
  
  “看了。”
  
  “是属于酒驾,还是属于醉驾?”
  
  “这——”
  
  “这什么?实话实说!”
  
  “90mg/100ml,应该属于醉驾。”
  
  “那我问你,按照《醉驾处罚条例》应该给予怎样的处罚?”
  
  “吊销驾照,5年内不得重新获取驾照,经过判决后处以拘役,并处罚金。”
  
  “那你怎么能按照酒驾处理呢?就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吗?马上重新处理!这算是我撇下这张老脸向你求情了。”
  
  “这,老局长,林辉‘酒驾’的卷宗我们都搞好了,您看能不能这样,这次就按酒驾处理,下次,我们一定遵照您的意思如实处理……”
  
  “不行,你现在就给我实事求是地改过来。这既是对工作负责,也是对我儿子负责,更是对社会负责!”老局长掷地有声。
  
  电话那头,闫长明开心地笑了——老局长还是跟退休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他暗暗自责不该试探他的老领导,接着,他郑重其事地在林辉醉驾的案宗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