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叶与葱白

  沈富贵和董平安是好朋友。这天,两家相约去小摊吃烧烤,中间上来一个果盘,除了一些水果,里面有3棵葱。人多葱少,只能分着吃。
  
  沈富贵让董平安先吃。董平安略一思考,扯下葱叶放到了自己面前。沈富贵笑笑说:“原来你喜欢吃葱叶。”
  
  没想到一句话让董平安生了气:“谁不知道葱白好吃啊,你让我先拿,我能那么自私吗?看来你沈富贵这朋友不可交啊。如果你先拿的话,是不是就挑葱白拿了?细节见人品。算了,以后不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了。”
  
  这话,董平安也就在心里想想,没往外说。可是自从这顿饭后,俩人就断了来往,两家也慢慢疏远了。沈富贵倒是也约了董平安几次,他都以有事脱不开身推掉了。
  
  起先,老婆还埋怨董平安小题大做,可是时间一长,见拗不过董平安,也就随他去了。
  
  俩人没了交集,可是各人发展怎么样,巴掌大的县城,你就是不想关心,那些消息也经常往耳朵里钻,因此各自的情况双方都知道。没几年,沈富贵成了某个镇的镇长。而董平安虽说也解决了副科级,却不咸不淡,工作和生活都波澜不惊,跟沈富贵的镇长比起来,差远了。
  
  “他那样自私的人,有好处就往自己怀里划拉,爬到镇长的位子倒是奇怪了。”有时老婆无意中提起沈富贵,董平安一脸的不屑。从此,他更躲着沈富贵了。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天,闺女小丽回家说交了个男朋友,姓沈,正是沈富贵的儿子大胖。原来,小丽和大胖从小一块长大,虽说两家大人不来往了,可是他俩从小学到高中一直一个班,有时还坐前后桌,考上大学后,虽说不在同一个学校,却在同一个城市。俩人都知道两家大人不知因为什么事不大对付,在大人面前从来不提对方。所以直到俩人私下确定了恋爱关系,董平安还蒙在鼓里。
  
  “这事我坚决反对。”董平安一听就炸了,“好你个董小丽,平时你妈关心你的婚姻大事,你不让过问,说你自己有数。现在倒好,给我们找了这么一家人。别人家谁都可以,唯有他沈富贵的儿子不可以。”董平安是真生了气。
  
  董小丽也是个倔脾气,说董平安是老封建,现在婚姻自由,只要她喜欢,愿意嫁给谁就嫁给谁。把董平安气了个半死。为这事,父女俩好几天没说话。
  
  没办法,董小丽把奶奶搬出来,给她爸做工作。小丽奶奶问自己的儿子:“我看大胖那孩子挺好的,你倒说说为什么不同意这门婚事?”
  
  董平安又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D饭,可是关于葱叶与葱白的故事怎么说得出口,他只好跟小丽奶奶打马虎眼。老人却使起了性子,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牒:必须同意孩子的婚事,否则别进她的门。
  
  董平安是个孝子,见母亲大人生了气,只好勉强同意。可是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想结婚也行,彩礼不能少,就“一动不动”,外带“万紫千红一片绿”吧,少一分这事免谈。
  
  只要董平安松了口就有回旋的余地,至于“一动不动”和“万紫千红一片绿”的彩礼回头再商量。小丽第一时间向大胖说了这事。
  
  等大胖把董平安要彩礼的事跟沈富贵一说,他这个镇长被气乐了。现在有些农村,彩礼攀比成风,极大地败坏了社会风气,没想到十几年不理他的董平安,这会儿要用这手来跟他“交手”。
  
  “一动”指的是轿车,“不动”指的是房子,而且是城里的楼房。“万紫”是一万张5元的票子,“千红”是一千张100元的票子,“一片绿”是一堆50元的票子,先不说这房子和车子,光这“万紫千红一片绿”少说也得30万元。这数字放谁家身上也不轻松。
  
  这简直是狮子大张口啊。为了儿子的婚事,沈富贵决定会会自己的老朋友董平安。
  
  等双方再次坐在同一张桌子前,董平安倒是很平静,只是在彩礼上寸步不让:“咱也别藏着掖着,你这么大的镇长,要说拿不出这点钱,我都替你臊得慌。”
  
  “谁规定我是镇长,就能拿得出这些钱?我现在啊,还真有点替自己臊得慌呢。”沈富贵笑了。
  
  “拿不出彩礼,这好办,婚事免谈。”董平安倒是挺直接。
  
  “我看说白了你就是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倒说说看,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这么大的意见?”沈富贵不想再藏着掖着,来了个开门见山。
  
  这时,董平安的老婆来把他拉走了,她怕俩人再谈下去,会弄得更僵。回去后,董平安气愤地对老婆说:“他姓沈的堂堂一个大镇长,每年的灰色收入那么多,咱又没跟他多要,他只要拿出一点点,就能压死我们。他却在装,真有他的。”
  
  “你啊,别给人家乱扣屎盆子了。你怎么知道人家有灰色收入呢?”老婆也不甘示弱。
  
  “像他这样的人,专挑自己喜欢的东西拿,会没有灰色收入?说出来鬼都会笑掉大牙。反正我是不信。”董平安越说越激动。
  
  就在两口子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时,女儿小丽回来了。她带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大胖的奶奶突发脑溢血,住院了。沈家一时拿不出住院的10万元押金,这会儿正在找熟人借钱呢。小丽让自己的父母赶紧拿钱去救人。
  
  “什么?沈富贵会连10万块钱也拿不出?”董平安明显惊到了。
  
  “他的工资都拿去扶贫了,听说每个月一分钱都拿不回家呢,他联系着十几个贫困户,还包着好几个贫困学生。家里的开支都由大胖妈一人的工资支撑着。”还是小丽妈知道的多,“我这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就出了这档子急事,这不是要人命吗?”
  
  这下好了,董平安不但没为闺女讨得一分钱的彩礼钱,还为了救大胖奶奶,先垫进去了10万块。
  
  “哼!如果沈富贵真的拿出‘一动不动’和‘万紫千红一片绿’的彩礼了,那孩子们的婚事,我还真得认真考虑考虑呢。他真拿出来了,说明他的灰色收入可能还真不少呢,这样的人我董平安更不敢‘高攀’了。”事后,董平安这样对老婆说。
  
  “你啊,看问题就是太片面了。当初那顿饭,人家沈富贵是先让你挑的,是你自己挑的葱叶,怪得着人家吗?他既然让你先挑,就说明心里有你。你倒好,来了个倒打一耙,就因为一句话怪人家自私。”老婆数落起了董平安。
  
  董平安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沈富贵这样的人心里有别人,手脚干净,还有同情心,值得交。更让董平安高兴的是,现在俩人从朋友变亲家,看来还是他董平安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