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活是否陷入了“军备竞赛”

  很多年轻人认为,上大学是收获锦绣前程的前提。从一般情况来看,持有大学学历的职场新手,起薪的确比没学历的人的起薪高一些。然而,除去为上大学而花费的金钱和时间,一些大学生的实际收入并不高,甚至比没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收入还要低一些。如此看来,这些时间和金钱的投入价值何在?
  
  在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镜中奇遇记》一书中,红桃皇后曾对小爱丽丝说过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奔跑,才能让自己留在原地。”这句话精确地描述了学生们所面临的动态环境,即一种“军备竞赛”现象。“军备竞赛”本来是一个军事术语,然而如今已经出现在各行各业之中:人们互相效仿,被迫武装自己,到头来,整个过程却毫无意义。
  
  约翰·卡西迪曾在《纽约客》杂志中写道:“如果人人都拥有大学学历,那么这张文凭并不会让你与众不同。要想在此时获得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你便需要在精英大学就读。教育因此会成为‘军备竞赛’。”
  
  陷入“军备竞赛”的人很少会有所察觉。这会导致他们所走的每一步、进行的每一次投资在自己眼中都是有意义的,但行动的总体成效为零,甚至是负值。如果你已经陷入一场始料未及的“军备竞赛”,那你就得早早抽身。我可以保证,你无法通过这场争斗获得美好生活。
  
  你应当如何抽身呢?答案是:尝试找出一些没有受到“军备竞赛”影响的领域。你需要找到一个对自己而言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同时还不受“军备竞赛”影响的领域。
  
  “军备竞赛”正在很多人的职场中上演。一旦同事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你为了防止自己落后,也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实际上,这只是浪费时间。只要将自己与原始社会中那些狩猎者和采集者比较一下,我们就会发现:他们每周只会工作15小时~20小时,其他时间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闲暇时光。这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如果我们能抛弃“军备竞赛”,那么我们也可以过上这样的生活。难怪人类学家将狩猎者和采集者生存的年代称为“最初的富足社会”。在那个时期,财富的攀比并不会出现,因为当时的人们还居无定所。弓箭、毛皮、孩子……作为游牧民族,要带的东西已经够多了,难道还要再给自己增加额外的负担吗?谢谢,还是算了吧。所以在当时,能激励“军备竞赛”的社会体制是不存在的。
  
  时移世易,如今,在个人生活中,只要稍不留神,我们就会陷入“军备竞赛”的泥潭。别人在社交媒体上花的时间越多,你花的时间也得越多,只为避免自己被遗忘。整容的朋友越多,你感受到的威胁就越大,觉得自己也得挨上几刀。而其他的社交“标尺”,比如服装款式、饰物价值、住房面积、汽车马力、业余运动的成绩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如今,人类每年会发表200万项科研成果。而在100年前,人类每年发表科研成果的数量甚至不到今天的1%,然而当时科学界“破冰”的频率与目前旗鼓相当。“军备竞赛”在科研领域也存在。科研人T的薪酬和晋升机会,取决于其发表文章的数量以及文章被引用的次数,别人发表的文章越多,自己就越得加油多发表文章,以免掉队。这样的竞争和追求真知并无多大关系,学术期刊才是背后的受益方。
  
  如果你想成为音乐家,那你千万不要选钢琴或者小提琴。钢琴家和小提琴家是地球上最不快乐的音乐家,因为这两个领域的竞争是最残酷的。每一年,千万名来自亚洲的新晋钢琴家和小提琴家都会将世界各地的音乐厅挤满。请选择一种稍微冷门的乐器,这会让你能更轻松地跻身乐团。如果你是钢琴家或小提琴家,人们则会把你同郎朗或安妮-索菲·穆特进行比较,而你也会拿自己同他们比较,这种比较会影响你的幸福感。
  
  你需要从“军备竞赛”中脱身,但这股暗流有时很难被发现,因为每一轮“扩军”看起来都合情合理。因此,请记得偶尔到“部队”之外走走,并以俯瞰的角度观察战场。“军备竞赛”意味着一系列代价高昂的“惨胜”,而你最好能置身事外,不要让自己成为疯狂行为的牺牲品。只有在大家不会为“军备竞赛”而争斗的领域,美好生活才会成为可能。